918

昨天下午一个半小时的打坐,通中脉的方法,持续感受到下丹田的气之外,后背压力很大,同时来自身体右侧的压力持续加大,自己好像需要顶回去才能坐稳,同时感受到肝部和眼眶的压力很大,对于肝部开始我是有意识观想的,但后来眼睛的反应是我没有想到的(现在肝部压力突然增大,我对意志力算越来越有感了,好强大)。昨天下午,我在一个气往上顶的时候突然想到链接高我,于是一些问题开始出现答案,

晚上打坐的时候,我有意识的聚念于右眼,肝部顶顶的,同时鼻梁上的那个结被气顶到难受,那个地方是不是不通?第三眼一起压力很大(是不是因为这个不通而影响第三眼?)今天早起右眼比左眼舒服,滋润,但白天右眼却感觉不好,更加干涩(病灶出来了),中脉用我得到的黑曜石金刚钻进一步拓展,嗓子今天感觉声音更加洪亮,发声的地方似乎是胸腔和部分腹腔,不再是从嗓子本身发出来……我因此可以断定的是,用意念可以控制气,气的聚集可以去除病症,这一点是肯定的。

由此,我可以明确自己还在筑基阶段,身体上的问题正在一点点清除,这个时间究竟有多长,中脉什么时候可以打通,我会在想,内心有种盼在,好吧,看到了就放下了。我现在对所有疑惑都只是知道一下,无所谓答案,该来的就会来,每天看到自己身上发生的点点丝丝的变化,不论在哪个方向上的变化,都会是惊喜,不是很好?

对于大方向和前人实修的道路我非常感兴趣,对于自己在哪个阶段也很希望明确,但心里明白,各种身体的感受都是虚幻的,没有意义,就好像那个假,知道就可以了。但内心是笃定的,总有一天自己可以突破这个身体,进入虚和道。


最近观心做的不如前两天,一旦平静,内心就不容易被觉察,这真是神奇啊,觉察会带来平静,而不平静却更容易带来觉察,这是一个有趣的过程。另外,我发现对自己的观可以延续到对他人的观,就只是看着那个人表演,没有评判,就好像看着自己,这两件事似乎是分不开的,你有多少觉察自己,就会有多少觉察他人,这是一个镜子里外,因为那个人在你面前的状态,你观察到的其实是这个人引起你内心的反映,如果对于这个反映只是观察,那么对对方就只是观察了,对对方的评判根本是来自对那个反映的观察。

最近在观察的过程中,很容易看到同一个模式,当觉察到一个模式反复出现的时候,会更深入的看到这个模式,甚至会飘过来一个对这模式产生的感受。昨天下午我在与“高我”对话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答案是我在累世中有被迫害的经历,于是对于对自己的否定会有担心和心理反映,那是一种恐惧,因此曾经因此受到伤害甚至丧生。如果这个觉察是真的,那么这会变成合理性反映还是被清除的工具,还需要相当长时间的觉察。

最近做梦非常的真实,一改从前很少做梦的状态,昨晚梦到帮助很多人洗澡,水很少,好几拨人来洗澡,还有女儿、同事,大家洗的很开心。之前有一天梦到laopan,从地库开车出来,太太坐在车后面还有一个小姑娘,好像是他们的女儿,laopan是来接我的,忘了要去干嘛,让我很感动。这份感动下面是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终于把书桌收拾出来啦 之前一片狼藉 离婚期越来越近了,之前邀请的人中有的说的好好的要来,临到跟前不是我问就不会...
    Alco_hol阅读 117评论 0 0
  • 之前我一直在思考我做的这个公众号应该有什么样的特色和主题,时至今日我才明白一个人做一个小小的公众号虽然很累很麻烦要...
    小鹿没有角阅读 407评论 0 0
  • 说到旅行,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幅幅美好的画面。人的一生中不知道会经历多少次旅行,不管是难以忘怀的还是平平常常的...
    何俊良th阅读 79评论 0 0
  • 昨天表现好了一天,今天又打回原形了。好习惯的养成还需继续努力…… ...
    女儿芳菲儿阅读 49评论 0 0
  • 学心理学以后,我对解梦有了更强烈的兴趣。 小时候,我会想象一些情节,然后再晚上做梦的时候去寻觅,让自己成为梦里见主...
    Natsuka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