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此一生(摆渡人和岛上书店有感)

最近读到两本书,《摆渡人》和《岛上书店》,每每安静下来,思绪要么跟着迪伦在荒原里奔跑,要么跟着A.J.费克里在书店里思忖。时动时静,像是刚经过了一段长长的美妙旅程后回品这一路的种种。

《摆渡人》所讲述的是一个在灵魂的空间发生的事,从生到死,自死赴生,每个灵魂都需经历一片荒原才能达到彼岸,都会有各自的摆渡人协助。故事的主人公迪伦意外而“亡”,经历灵魂荒原的过程中,与自己的摆渡人相爱,在爱的魔咒下,破除了荒原的规则,带着摆渡人重回现实世界。

《岛上书店》讲述的是A.J.费克里,人近中年,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经营一家书店。他,爱妻去世,书店危机,就连唯一值钱的宝贝也遭窃。他的人生陷入僵局,他的内心沦为荒岛。就在此时,一个神秘的包袱----弃婴玛雅,出现在书店中,意外地拯救了陷于孤独绝境中的A.J.费克里,成为了连接他和妻姐伊斯梅、 警长兰比亚斯、出版社女业务员阿米莉娅之间的纽带,为他的生活带来了转机。

“鲜衣怒马,烈焰繁花”是我对年少时期最美的期待,我期望在年轻的时候,拥有像迪伦那样惊心动魄的奇遇,遇到不可思议,遇到满心欢喜。遇到一个人,相见倾心,走进心里,我们因为彼此而不断微调自己。我们开始用各种方法探讨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相似度最高的,我们成了恋人、闺蜜,然后深爱不移;相似度一般的,我们成了朋友;三观完全不符的,我们慢慢从对方生活里抽离,然后淡漠然后重新寻找。我想像着那样的爱情,因着那些心意相通,双方愿意去冲破更多的不可能,为所有荆棘拔掉尖锐,为所有凹凸填平棱角。而所有的蜜语甜言、所有的海誓山盟大多抵不过相守。文章最后出现迪伦和崔斯坦的对话“原来你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泪雨如注,这便是我想象里最动听的情话。可是当人到中年,难免生活不如诗,难免有不可追者不可见者,我定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无措,可是“没有人会漫无目的的旅行,那些迷路者是希望迷路”,我希望我能在A.J.费克里那样的一家温暖安静的小书店找到从孤岛前往新世界的路,然后继续启程去追求爱和阳光,坦然面对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用自身魅力去感染身边的人。当然,我也希望,若我不幸离去,我的挚爱亲人也能从孤岛中走出。也能因为玛雅而反转棋盘,能因为阿米莉亚而得到救赎。

A.J.费克里成了我心里的独角兽,高贵、高傲、纯洁,一双翅膀能够救赎灵魂、传播爱,愿我余生,以他为志。这两本书里,迪伦、崔斯坦也好,A.J.费克里、阿米莉亚也好,都因为情趣相投而对对方生死不离、一路追寻,这是我认为爱人的真正条件,而这应该也是我们一直歌颂、追求的伴侣吧。

       所以,“来吧,亲爱的,且让我们来相爱,趁你我尚在人间。”

                                                                                                            ——读《摆渡人》和《岛上书店》有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