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曾经少年(49)

“日子总是越过越好的……”

“要是鲁迅活着,也会这样说的。希望和梦想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有希望总会把日子越过越好的啊……

“鲁迅、鲁迅,可惜,死得太早了……”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他死了,是因为他不是为自己而死;正如他活着,也不是他为自己而活一样……

“那你为谁而活?”

“我为我自己,至少现在是为我自己,因为我现在只懂读书,上学,啥都做不了。要是说我为谁活着,我连自己都羞于承认,因为我啥也不会,我活着不会是任何谁的依靠……”

“就是说,离了你地球照样转……”

“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

“所以,这跟‘为谁活着’压根就是两码事……”

“地球跟谁都没关系,但是你跟你周围的人有关,有关的那些人,就是你为他们活着……”

“为他们活着容易,可是为自己活着不容易……”

“尤其是吃了红心鸭蛋,那可能就是想活也活不了了,还有瘦肉精……”

“还有地沟油才对……你看我们天天吃的那些菜,那油,我去呀,都黑成什么了?”

“我乍一下看到,都能把那磕磕巴巴的大铁锅和黑漆漆的油当成修马路的沥青喽……”

“真是恶心,想想都不敢想……”

“可怜我们这祖国的下一代啊”

“可怜我们这祖国的花朵啊……”

“拉倒吧你,就你,还花朵呢?……当叶子都嫌你丑……”

“呦呦呦,过分了哦……”

“聊别的,聊别的……”一副息事宁人的嗓音从角落传来。

总有异样的声音从角落传来,总有黑夜遮挡这异样到底是什么样。

“聊别的容易,可是回避问题就是不对的……”

老是逃避,逃避一切问题和苦难,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不幸!

“自欺欺人!……”

“嗯,对,自欺欺人。就我自己来说吧,现在想起来,在上学这回事上,那干的最最低级的、最自欺欺人的事就是为了买一个玩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骗我妈说它可以开发脑力……”

“还说呢,谁不是?我还说为了锻炼动手能力把皮卡丘闹钟拆得七零八碎,结果装不回去的……其实呢,不过是为了避免一顿笤帚疙瘩……”

宿舍里一阵静默,似乎所有人都干过这些蠢事,似乎所有人都在回忆自己的自欺欺人。

“可是很奇怪,人人都胡诌的这些蠢事,家人居然全都点头默认了?”

“鬼话!……”

“傻子才信呢?谁都知道,其实,他们不信。不过你不得不信的是:他们是那么爱你,就算你拆毁了房檐、拆毁了屋顶的椽子,他们依然那么爱你,直教你觉得那种爱不可言说的伟大。”

“直教你觉得那种爱伟大得过了头,几乎成了一种负担,一种错误的负担……”不无戏谑的话语从似醒非醒的嘴里流出。

“咦?!过分了啊!……怎么那样说你家人呢?”

“哎呀、哎呀……”一阵气急败坏地结巴,却终于没有产生下文。

“哎呀!我们的民族啊,还是说我们的民族啊……”

总有人在导火索快要被点燃的当口充当和事佬。

“那就接着说我们的民族……”

我们的民族,勤劳!智慧!大多数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勤勤恳恳,低着头拉着一架大车的重担,可是抬起头来望望前路的人太少。有时候,好不容易有了几个登上车架眺望远方的人,可他们还别有用心的指条错路给人民走……”

“有时候,干脆就走了回头路……”

“唉,千万别走这种路,劳民伤财,劳民伤财啊……”

说到底,还是大部分人连抬头看一眼的意愿都没有,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没有人愿意付出多余的辛苦,应对不可预知的、抬头后的苦难和挑战。选择了逃避,或者说回避,就只能低着头赶路,尽管这样是那么无聊地任由人指挥、任由人驱赶……

“对!”马骁想到自己的逃避,冷不丁蹦出一句话。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小布跟我说,逃避不能让人成长。就像我,一直逃避,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男生,什么叫女生……”

“噗……哄……哈哈哈哈……”

马骁异常平静的接受着这股哄笑,不再用自己“好学生”的孤傲来逃避难堪。

“所以呀,我们有梦想和有希望是对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忽略问题,或者说刻意逃避问题……就像刚才说的,我们吃的那些地沟油,我们吃的红心蛋,我们吃的瘦肉精,频繁发生的矿难,频繁出事的幼儿园校车……”

“说得对!”

“如果我们不正视这些问题,不去着手解决问题,那么我们无异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那我们的发展注定就是彻底地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这样下去,就真的是问题叠着问题,早晚会扛不住……”

这种话又说到了马骁的心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