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清欢与你》序(二)(以夜)

文/以夜为眼

读砚小鱼诗,总有一种凌厉的气势从纸面逼仄而来,让人心生敬重,这算是她诗歌特色之一。一般来说,女诗人的文字是柔软的,以描拟莺莺燕燕小情小爱者居多。

像砚小鱼这般刚直,且贯以深厚文化底蕴的诗并不多见,给我影响较深的有一组题为《方块字》诗,其句第一首就让我艳慕不已:


“背负天与地/背负预言与传承/祖先掏出的每一块骨头/都能顶天立地/线条,沿着脊背起起落落/演奏一个王朝的兴衰


“纹理,在月光下错落斑驳/剥落又一轮桑田沧海/拥有生命的厚度/才能够深刻且深刻/在水深火热之中/直面钝刀和风雨/只是如今,大多数骨头酥软/再也无法承载/一个方正的字”


描述并不复杂,没有过多的启承转合,作者直抒胸臆,有对一种已然衰败的文化现象的呐喊,试图唤醒那些依然昏睡的人。

是呀!无论何等样的文字,必须由人来支撑,必须要有和文字一样坚硬的骨头来高举!或许,如此会比那些圆滑市侩的人少了实际之好处。但一样会被大多数读者所喜爱,并广为流传!


砚小鱼贴近现实的诗也不少,这本诗集中有三辑诗,第一辑“浮世”,第二辑“清欢”,第三辑“与你有关”,我都细细拜读过一遍。“浮世”中多人间烟火,透露作者对世人的悲悯之情。其中有一首《环卫》:


“第三根肋骨/交给了酒驾的司机/一节脚趾头/被口香糖粘在了大街上/铁肺过滤尘灰和汽车尾气/以及带着结核菌的痰/把清净还给清晨/


“路灯把矮小身躯的影子拉长/却扯不直佝偻的脊背/就着几斤落叶/饮下一口辛辣的西北风/街边的高楼里/灯光依次点亮炊烟/他大大的扫帚扫过,人间悲欢”


这首对底层人群生存状态的刻写,让人读之动容,他们的不易和艰辛,被诗人充满怜惜的目光注意到了,并报以盈盈热泪。

这两天在纸上雪,大家谈到诗人必备的素质,其中有这么几句:“情怀、品格、基本的写作能力,对诗的兴趣是必备的。一种大爱的情怀、一种高尚的品格都会提升诗境。”


一段文字如果没有这些,它存在的意义就近似于无。诗歌会以各种面貌出现,但总之还是作者在书写自己,情怀也就是对世间万物的感知以及态度。除此之外,别无意义。


其余二辑,“清欢”则多为时序之感思,笔触恣意,想象绮丽。“与你有关”是爱情诗合辑,楚楚深情耐人嚼味。砚小鱼诗艺纯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相比较于许多诗人笔底华丽的词藻和优美的句式,我更注重蕴涵其中的纯真和善良,不畏世俗的真性情!这一切似乎又和苦涩的现实有所冲突、格格不入?由此,诗人注定是孤独的,单枪匹马行走人间!


最后以《诗品》钟嵘语结尾:“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照烛三才,晖丽万有,灵祇待之以致飨,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愿与君共勉之!

感谢:以夜为眼老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个人诗集《浮世清欢与你》已交由出版社,也给自己数年成果一个交代。荣幸地邀请到几位诗词好友为拙作写序。在此,向各位老...
    砚小鱼阅读 2,490评论 59 66
  • 【九洲芳文·牛气冲天042】 窗外,几树玉兰已托开了花苞,暖阳下浮过淡淡幽香。 大年夜,却春来早,鼠年的最后一宵,...
    叶叶素心阅读 2,186评论 42 143
  • 夜莺2517阅读 2,931评论 0 6
  • 版本:ios 1.2.1 亮点: 1.app角标可以实时更新天气温度或选择空气质量,建议处女座就不要选了,不然老想...
    我就是沉沉阅读 1,874评论 0 4
  • 我是一名过去式的高三狗,很可悲,在这三年里我没有恋爱,看着同龄的小伙伴们一对儿一对儿的,我的心不好受。怎么说呢,高...
    小娘纸阅读 594评论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