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曾经看独木舟写过一篇专栏叫,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当时就被这个标题吸引住了,说实话,我看的书不少,能记住的东西却极其的少,这篇专内容讲的具体是什么我也差不多全忘完了。但是就唯独记住了这个,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等到有一天,年华老去,我们都已白发苍苍。早已随着时间的洪流将那些曾经疯狂的喜怒哀乐埋葬在碎叶的缝隙里头,销声匿迹。 突然有一天,或许是明月高悬,或许是阴云密布反正就是突然梦到了年少时候的那些人,那些事,有熟悉的,有陌生的,有些还是青春少女,有些也如你白发苍苍,更多的是早已埋入坟墓之中的人,争先恐后的从记忆的底层挤出来。他们冲你微笑,冲你嘶吼,像放映黑白电影那般,将过往匆匆走一遍,虐心的,暖心的,平淡无奇的都一一展开在你眼前。突然惊醒,望着窗外月色如水,愣愣的发着呆。总觉得心口在隐隐作痛,该记起的,不该记起的,统统都记起了。然而却偏偏少了关于那个人的一切,那些深入骨髓的东西却从没有走进过梦里,就连梦里,也都不愿回忆起,是不愿,不敢,不舍,不忍,不能,回忆起,关于你的一切。

昨晚,突然梦到了你 ,梦到了我在心灰意冷之下打算与你同归于尽,你却在死亡的边缘向我告白,你看,关于你的,就算在梦中,都是带着疼痛的呢,我怎敢轻易回忆起,关于你的,全是荆棘丛,只要稍稍触碰,便全身流血。我怎敢轻易触碰还未痊愈的伤口,我怎敢?

 可是,偶尔想起来,却愿意把自己往那刀尖火海上送,

很喜欢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里面有句歌词说,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没为你落得孤单的下场

有一天晚上    梦一场    梦到你白发苍苍    说带我去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   就随你去了天堂

真的,没有你的日子,我依然过得很好,虽然你也从来没有在我的身边逗留过,可是,却在我的心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后来 啊我的心里也会换个人居住,然后我会交很多很多的朋友。去看许多以前计划着和你去看的风景,吃许多以前计划着和你一起吃的食物,看许多以前计划着和你一起看的电影,从桀骜不驯,长到温婉如玉,从伤春悲秋,到不喜不悲,从撕心裂肺到大彻大悟。这个过程中再也没有你的身影,我变得再好,过得再好,也与你无关。

可是啊,要是突然有一天,你向我招手,只需要,轻轻的挥挥手,不管你身后是火,是海, 是刀山,是悬崖。我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奔向你。只要有你在身边,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排除万难,抛弃一切,随你去。

很羡慕性德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有些人,真的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在一起,而有些人就算无论如何都不是同路人,譬如我和你。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你有你爱的人,心悦你,君知,又有何用?到头来,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么?呵呵,真是太讽刺了,亦或者是,世事弄人。罢了罢了,过了就不要再提起了吧

最后,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提起你,从此天涯陌路,你是你,我是我

最后的最后,望君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