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上的路途(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单车上的路途(目录)序言


第7章:破碎的情谊

宿舍里姚辉、路萍、甲烷歌声打成一片。

姚辉开始她的英文歌单曲。

路萍开始她的中文歌演唱会。

甲烷则在一旁听着,偶尔跟着她俩哼几句。

“呀,小烷子你别跟着我唱啦,情到深处时老是被你带跑。”路萍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同意,老大你还是来自己的即兴独奏吧。”姚辉在一旁附和道。

“切切,又嫌弃我。”

“谁让你不会还乱唱,老是把我带沟里。”路萍抱怨道。

“就是就是,老大你是即兴王,还是发挥所长吧。”姚辉说完又开始她自己的歌。

这时甲烷的手机响了,甲烷拿到手机看到号码,她欢快表情顿时没了。

路萍注意到了她的变化,她也变得紧张起来,“谁啊?”

“肯定是哪个爱慕者呗。”姚辉起哄道。

甲烷踱着步子,拿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接。

终于,甲烷按了接听键,“喂——嗯,知道是你。”

路萍听得出甲烷是故作轻快和高兴,心里暗骂起来了手机那头的人。

“挺好的,还是像以前一样整天疯疯癫癫的,”甲烷这时走向阳台,“是啊,管他呢,每天开心就好。”

路萍有些生气了,“还是不狠心,还对那家伙这么好。”

“路萍,啥情况?”姚辉见路萍生气的模样,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肯定是原先缠着小烷子的那个坏蛋。那家伙刚进大学时,这儿受阻,那受挫,大大小小的事儿,甲烷没少给他帮助和鼓励。小烷子一直拿他当做好兄弟,可那家伙……那几天搞得小烷子心里很抑郁。”路萍心疼又气愤地说。

“就是老大一回来不说话,直接早早的趴床上睡觉那段时间?”姚辉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嗯,那家伙突然向她表白了。”

“唉,现在男女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纯友谊。要么一个装傻,另一个呢,打死都不说。”

“可甲烷一向是当他是好兄弟啊,你也知道她一直很看重朋友间的感情。特别是她那种兄弟之间的感情神圣不可侵犯的根深蒂固的念头。后果可想而知啊。”

“也就是说那段时间老大和那个兄弟……”姚辉做了个手腕翻开的手势。

“这还用说啊?小烷子当时一直尽力挽回那段情谊,可是……”路萍说起来甚是伤心。

“唉,这感情一旦出现裂痕是很难修复的啊。”姚辉感叹道。

“都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又突然打扰小烷子了。”路萍有些焦虑和担心。

这时甲烷关上通向阳台的那扇大窗,走了进来,姚辉和路萍两人都紧紧地盯着甲烷。

甲烷发现二人奇怪的表情,站住了一下,随即笑着手机放到了书桌上,“你们两个这是怎么来了?”

“没事。”她俩异口同声地回答。

“放心吧,我没事,只是和一个老朋友久违的寒暄。”甲烷笑着说道。

“明天的要交的作业写完了没?”路萍转移说道。

“作业?啥作业?”姚辉突然间有些惊恐。

“你们不会都忘了吧?”路萍见她俩齐刷刷地盯着自己,她便明白那俩个家伙不是没兴趣就是完全给忘了,路萍好无奈啊,“语法试卷啊,两位大仙。”

“啊——”姚辉突然惊醒过来,“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forgot啦!你咋不早说啊。”

“我?这还怨我了呢。”路萍一脸无辜相。

“完了,老大,今晚又要打突击了。”姚辉有些想笑的感觉。

“我就算了,啥都不能打扰我睡觉。”甲烷说着便往床上爬去。

“老大,你还是真淡定啊。”

“小烷子一向这样淡定。”

“我能说发下来后我就做完了吗?”甲烷从床上探着头。

“你,你,你,……”姚辉彻底伤了,“老大你太不人道了啊。”

“很简单,小灰就你的能力差不多十分钟就搞定了。再说了都这时候了,没写就没写吧,急也急不来,睡觉才是王道。”甲烷躺在了床上。

“唉,你们睡吧,我五分钟后去梦里追赶你们。”

躺下后,路萍突然说了句:“小烷子,骑行赛你真不打算参加?”

这句话让甲烷猛地一惊,沉迷了一会:“参加,有必要吗?”

“也是。”路萍松了一口气:“快睡觉吧,晚安亲爱的。”


上一章:骑行赛风波(6)

下一章:梦境渐生(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单车上的路途》目录(序言) 第2章:针锋相对 教室里热闹非凡,前两排的中间位置一如往常坐着班级里的学霸和乖巧的同...
    乐微扬阅读 338评论 17 13
  • 单车上的路途(目录)序言 第5章:雕刻之夜 “亲爱的,回来了。”路萍听到开门声就盯着门说起来。 “嗯,你怎么知道是...
    乐微扬阅读 253评论 15 11
  • 参考网站 http://www.runoob.com/design-pattern/factory-pattern...
    暴龙战士蔡徐坤阅读 391评论 0 0
  • 练习(02) 汗粒儿有点过份,还在偷偷往脑门上跑。你们这坏东西,想干嘛呢?嗯!他们不听我警告,肆意玩耍着,足迹恨不...
    陈三白阅读 547评论 6 3
  • 相信很多小伙伴在童年时期,都被家长的“夺命连环催”催到耳朵长茧心力衰竭的程度。唉~现在想想也是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泪啊...
    温迪的大世界阅读 459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