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我撞了,刚好够个故事

不辜负每一次吃得苦,不辜负所走的每步路。前天晚上我和网友柴子在微信里聊了好久,听完她的诉说,我下半夜无法入眠,于是起床,用第一人称,写她的故事给你们听。

五年前我爱上了一个小我七岁的男人刚子,他很穷,但长得蛮帅的,认识不久,他便提出结婚。我父母虽不乐意这门亲事,可迫于爱女心切,只好接受了。

我家庭条件非常富裕,父亲是当地很有名的企业家。父母亲怕我受委屈,婚房,车都置办齐全,另外又把刚子调到公司做了总经理,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结婚那天,刚子家里人都来了,都是非常朴素的人,很亲切。只是他一表姐,挺与众不同,穿着妖艳,举止间带着轻浮,她的眼神总是瞄着刚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婚后,你情我浓,日子也过得滋润。不久,刚子把他表姐带进公司,做了他的私人助理,都是一家人,我也没觉着不妥。

我成为了生活富足的全职太太,没事了和闺蜜一起逛逛街,做做美容,看场电影,偶尔发个抖音,显摆一下自己幸福的生活。

有一天,闺蜜告诉我,前几天看到刚子和他表姐一起逛商场,手挽手,似乎不正常,我还骂了闺蜜一顿,说她胡思乱想,也没在意这事。

如果没有后来的转折,我想,人生的单纯会一直持续到死去,而我是把一切看得简单的傻女人,还天真的活在爱情的童话里。

那天,我正在阳台看书,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病倒了在医院。怎么会病倒?虽然有心脏病,但已好多年没犯了。急匆匆赶到医院,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父亲怒骂的声音:“你赶快从我眼前消失,不要脸的东西,我女儿对你这么好,你竟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我推门进去,看到刚子在床前跪着,父亲气得面色通红。母亲告诉我,父亲碰到了刚子和他表姐在办公室里做苟且之事,当时就气得心脏病发了。

闺蜜曾提醒过我,我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这对狗男女太令人恶心了。刚子交代,他和表姐在没结婚之前,就已经上过床了,本打算结婚后好好过日子,可表姐总纠缠他,说他找了个有钱的媳妇,自己以后也可以衣食无忧了。

太可笑了,仿佛在那一刻,我彻底清醒了,我的婚姻只是个笑语,说什么爱我一辈子,全是屁话。全是为了攀附荣华富贵,好让他们一家摆脱贫困罢了。

我的心如坠冰冷深渊,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果断的去民政局办了离婚。

自那以后,全部身心投入事业,帮助父亲打理公司,做得有声有色。

柴子说,南墙我撞了,刚好够个故事,也许以后会遇到真心爱自己的人,只是觉着很遥远……

有些爱就像根毒刺,扎伤了我们,会很疼,但终会有一天会愈合的。

请相信一切都会过去,天幕终将启明。就当那一段过去是一场失心疯,那是我们取经路上的一次磨难,一次自渡,从此想清楚,然后活得明白。

岁月美好,自愈是王道。

图/花瓣网

文/藕花

于千万人中遇见你,轻轻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如果喜欢我的文字,欢迎留言,告诉TA曾来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