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33)有南

我不怕孤身一人,只怕没有你(目录)

陈辰坐在床边,凝视着透明的液体一点一滴流入璇子纤细的淡青色血管,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白天的医生说过,璇子的血管出奇地难扎,观察了半天之后,才在右手最边缘找到一根明显一点的血管,就这还扎了三次。

医生过来看过,嘱咐陈辰盯好璇子,不要跑针,记得每小时试温度。所以,陈辰一直轻轻地抓着璇子的手,自然是为了怕璇子乱动,可大概也是寻求一种血脉相连的切实感。如果不这样,好像连关切都没有着落。

璇子输过退烧药后体温确实不断下降,身体渐渐有了知觉,也渐渐会在迷糊中辗转呼痛,陈辰想问她到底怎么样,可又心疼她现在这么难受,舍不得叫醒她,只是小心地捂着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就这样过了四五个小时,值班的医生小哥过来给璇子拔针,随口问陈辰璇子现在是多少度,虽然用手试着病人已经完全不烧,但最终还是需要数据说明问题。

“从输液开始到三点温度一直在降,最低是35.4度,现在比较稳定了已经,也略升了一点,刚量的是在37.2度。”陈辰讲得很认真,生怕错过哪个细节,会影响到医生的判断。

“哦……”值班医生小哥很少听到除了同事之外的人这样形容体温变化,况且沈青璇只不过是肠胃炎发烧,说到底算不上什么,这小男朋友也是够上心的了。

医生小哥打量一遍陈辰,下意识叹一口气,“这样应该就没事了,我针先拔掉,白天再观察一下,看需不需要再输退烧。”

陈辰听医生说要拔针,才终于放开握着璇子的手,他再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坐得太久,腿都麻掉了,摇摇晃晃,好容易才站稳,如果不是扶了下墙,大概会倒下吧。

“……我……我在……医院?”璇子终于醒了,是拔针的时候醒的,她还以为自己是在寝室睡觉呢,可睁开眼才发觉,周遭的环境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不是烧到浑身肌肉都痛,她大概会一跃而起质问发生了什么事。

“你,跟她解释解释吧~”值班医生看她一脸惊恐又防备的模样,也不多话,只是把输液器乱七八糟地收走,然后留给陈辰这么句话,就走了。大概是怕璇子讲出自己拔针的失误——

没错,他拔针的时候一晃神,就把璇子的血管扎穿了,不然她也不能这么快醒。

然后璇子就看到陈辰忽得进入她的视线,躺着看真的是好高,刚睁开眼睛的璇子几乎看不清陈辰的脸,但她知道,那是他。

“这个医生是脑残嘛,手都起包了~”陈辰看看璇子泛青略肿的手背,心疼得什么似的,不由得想骂人。不过终归是看璇子没事了,所以终于有闲心吐槽吧。

陈辰终于坐回璇子身旁,握着她的手开始娓娓道来,“我告诉你哦,看可以随便看,但看归看,不许说话,你现在这不清不楚的,对吧,也问不到点子上,白费神。你想知道的,等我告诉你。”

璇子看他坐下,果然靠得近了一下就看出神色里的憔悴,她正想开口问话,就给陈辰怼回去了,真是不晓得陈辰一个男的,哪儿来怎么准的第六感,她还没张口,就知道她要干嘛!

“我发现哈,有些人呢,她就是学不乖,成天价记吃不记打的,告诉她有事要说话,就是折腾自己上瘾,你说本来智商就不够,哪儿经得住这么成宿成宿地烧着消耗啊,你说她就不怕烧成脑残吗?你说这是不是抖M……”

陈辰看璇子不烧了,也醒了,心里已经松了不少,况且,璇子刚醒,他可不想吓着她或者居功自傲之类,所以一开口,这不,就成这种画风了。

“你扯够没有?赶紧给我说清楚,你进得了我们寝室?”璇子不是第一天认识陈辰,所以一开始她还能勉强听下去,但听到“抖M”的时候,实在还是撑不住了,直接打断陈辰。

“真不知道你这个人哦,嘴这么毒的人竟然还能找到男朋友!袁晓告诉我的啦,她说你失联了,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就去英雄救美了呗。”陈辰看璇子急了,也只能收收话头,用最简短的话告诉她事实。

“那个……你……一晚上没睡啊?”璇子一边说,一边已经试着起身,想坐起来,她醒了之后,已经觉得身体没那么沉重了。

“喂,还真是,怎么说都不听呢!要起来不会说话吗?”陈辰看她这副兀自用力的样子,一边下手扶她,一边还忍不住得吐槽,“是呢,一晚上没睡,不过你倒是睡得不错,哭爹喊娘外带口水直流……”

“你这个人,人家是病人诶!”璇子靠在陈辰摆好的枕头上坐好,刚想怎么感谢一下陈辰,结果陈辰就开始黑她了。

陈辰看她这副又气又羞的样子,不由得就想笑了,“还知道自己是病人啊,那你就不怕你烧出个好歹有人会心疼哦?”陈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讲这样的话,他明明是打定注意要逗璇子的嘛,可好像话就不由自主流出来。

“哦……我这不没事儿嘛……你困不困,要不换你睡?我守着你?”说实话璇子不太擅长应对这样的情感剖白,而且陈辰也确实没给她什么机会去练习。所以,尬穿地心的回应就这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沈青璇,我求你了,别招我笑了好嘛,这大白天的,睡什么睡。我问你,饿不饿?昨天医生有说一定要好好吃饭哦,当任务那种好好吃!”陈辰真是要被璇子这母胎solo导致的奇葩脑回路打败了——她怎么能够这么一本正经满脸严肃地讲出这种无厘头的话?

“这样的话,那就饿吧……”璇子以为陈辰生气了呢,想了想还是觉得现在乖乖吃饭是最明智的选择。

“那就饿吧?这么勉强,那就等我哦,我去食堂逛逛,希望能够找到你能吃的东西吧,现在太早了,外面肯定是不赶趟了。”陈辰说着,已经站起身来,帮璇子理理耳后的乱发,都转身了,又转回来抱了抱她,才恋恋地走了。

璇子什么都没说,她好像陷在陈辰的拥抱和背影里了。那是她第一次发觉,一个人的背影竟然可以这么man,这么性感……

再说陈辰出来,走到大厅,才发觉一旁长椅上睡得横七竖八的不是有南又是谁。

“哎,哎,你怎么没回去呢?快起来啦,你这样会着凉诶知不知道……”陈辰赶忙走过去试图叫醒有南,昨天都急糊涂了,把他给忘了!

“诶……天都亮啦……她没事了吧?我这回去不是上赶着再给阿姨骂一顿吗?我在这儿万一有什么事不还能帮帮你嘛……”有南一边讲,一边揉眼睛试图快点清醒过来,听得陈辰心里酸酸的,他自己倒不觉得煽情。

“没事啦,快回去睡吧,我出去买点吃的会再回来。”陈辰不知道怎么开口感谢他,只一味请他赶快回去休息。

“行吧,没什么事儿我也不在这儿添乱了,那个,这个包包里基本上是你桌上所有的东西了,给你留这儿,万一用得着呢。”有南说着,就起身把被他当成枕头的双肩包递给陈辰,然后也不多说什么,大剌剌就走了。

走出去大概五米吧,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有什么事儿记得说话哈,我就在寝室。”说完了都没等陈辰再开口,他就拐出校医院了,留陈辰一个人在原地,愣了几十秒,才重新迈动脚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