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的眼睛里飞进了一只鸟。

1

五一的时候去了趟宝鸡,这本是清明时候便规划好的行程,却拖到了五一。和懒惰无关,完全是因为工作方面的缘故,我们几个人无法协调好时间,只得一推再推。工作后无法随心所欲是必然之事,这个道理我早就明白,所以会愈发的怀念自由的学生时代。

去宝鸡是为了看望波波,顺便充做五一散心。自打这家伙离开我们之后,世界好像都少了点什么,可是又能怎么办呢,生活还不是得慢慢的向前推进。现在正常的日子里,我都不会想起这家伙了,可每当喝了酒后又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家伙,往事一点点在脑子里滑过,尤其是和几个室友再吹个牛逼,简直是笑的都流了眼泪。

29号下午,在这家伙的新住处,我们四个人在那里站了半个多小时,他一个人睡在那儿,我们一起吹了会牛逼,仿佛当年宿舍内,浩然车上的一瓶牛二全部倒在了那里,我们四个人滴酒未沾,全给他一人喝了。现在想想,波波这货啊,他没这么好的量啊,估计早就醉倒了吧。醉了好,醉了可以不用想事情,不用为生活发愁,倒也落得个逍遥自在。人生嘛,最可贵的莫过于自由二字,这家伙倒好,自由的飞上了天。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是六点,约了小学妹在宝鸡的北坡见面,北坡的风景真好,可以俯瞰整个宝鸡市,夕阳很美,小学妹依然很可爱。有人在原上放风筝,放的特别高,都快飞进云里去了。

2

30号早上回老家前才从奶奶那里得知父亲出了车祸,后排一个女司机从后撞了上来,将父亲的车撞了老远,整辆车近乎报废,所幸父亲没什么大事情,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像那天早上一样的恐惧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也怪奶奶说话不清楚,我还在宝鸡的时候得知父亲出了车祸,却不清楚有多么严重,直到回到家亲眼看到了父亲,才放下心来。

在奶奶身上经历过不止一次这样的事情,却也只能接受,老人年纪大了,就会变成小孩子,你要哄着他才行,很多事情也要瞒着他,但父亲这件事终究不能瞒过去,只能让长辈的多一份担忧了。

奶奶说这是神灵们在保佑父亲,这是父亲常年做好事修来的福分。虽然我无法理解奶奶口中的神灵,但我依然感激神灵们,感激他们在危难中保护着父亲。

​3

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家没能待多久,30号下午的时候便回了西安,回到租的房子,开始工作。说实话,蛮想在家多待的,可是似乎找不到理由多待,在家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反而会成为家里的累赘。每次回家母亲总想把最好吃的做给我,可这却会增加她的工作量,甚至连离开家的时候,也会准备一大堆要带走的东西,虽然在超市都可以买得到,可是这种感觉终究是不一样的。之前我老说,我是一个江洋大盗,每次都会从家里偷走好多东西,现在似乎也是这个样子,依然会从家里偷走东西,父母也很情愿让我偷,这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有美好的事情,自然也有不好的事情,他们总是对我说谎,从来都不主动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事情,很多时候,我都是从外人口中听到的一些消息,等到去找他们问询的时候,父亲总是以“你离得远,给你说了也没用”为由把我打发走。父亲是个要强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给我添麻烦,母亲也受父亲影响,慢慢的有向这方面发展的趋势。

有时候我也想父亲说的话,其实即使告诉我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人在外地,又给工作绑住了,除了多担一份心也不能再多做什么。离家打拼与居住在老家,人总得选择一样,然后放弃一样,不可能两样都占全。我想,有时候可能是我贪心了,人应该学会知足才行。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工作狂,现在不能闲下来,一旦闲下来就觉得是在虚度时日,会嫌弃自己。可一旦忙起来,又会骂骂咧咧的,然后心甘情愿的被一份份工作虐,然后等待着尾款。这样似乎还蛮充实的,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子活着对不对,可既然是活着,那就活着吧。

前天晚上跑步的时候,我想到一个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今天晚上跑步的时候,我的眼睛里飞进了一只鸟。

然后没有思路了,就停住了。

2017.5.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