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光 现实世界(16)

字数 3913阅读 22
图片来自网络

学校果真没有消失而是从水中奇迹般地恢复了原样。八月二十五日,考试如期进行。八月二十六日,考试如期结束。

五天的假期开始,这是我期待已久的假期,这段时间一直支撑着我坚持下去的希望,我需要这个假期让自己适度放松些许,暂时回到曾经的珍贵状态,没有学习,没有成绩,没有高考。可是,爸爸妈妈却并不希望我回圣井,理由是时间太短,来来回回不方便。我知道,他们只是想把我锁在西泽,锁在学校与灌藻这片固定空间,让我心无他念,只知学习,只有高考。

一如既往,我一点也没有反抗。我留在了西泽,自觉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书,背书,做题。出门的唯一可能是晚饭后和爸爸妈妈在附近小路散步,闲谈所谓的理想,虚无缥缈的未来。这是一天中极其短暂的时间段,严格控制在一小时以内。

原来高考是如此强大的束缚,它不仅仅定义为概念中最后成绩的集合,它更是一个过程,一个从个体的诞生便开始镶嵌于体内随同个体不断演变、扭曲的过程。幼稚园是行之有效的诱饵,披上童话的斑斓谎言;学前班是试探性的前奏,配上儿歌的迷惑;小学是尚未成形的毒瘤,混有教师的欺瞒;初中是几近完整的毒瘤,在体内隐隐作痛;高中是义无反顾的破碎,百孔千疮无从修复。


“暖城,暖城!”

陆子夜和凉的声音从阳台传进我所处的封闭空间。合上书本,站起身,打开门。

“怎么了?”爸爸妈妈正在看电视,声音已完全关去的无声电视,见我出来,四颗眼珠一齐转向我。

“好像有同学在叫我,我看看去!”我解释到。快速跑到阳台,往楼下看去。油然生出一种抓到救命稻草的感觉,兴奋得赶紧招手,朝楼下的两人吼道:“欸,你们等等,我马上下来!”

此时爸爸妈妈早已赶到我身后。

“同学?”

“恩。他们……想叫我出去走走,行……吗?”我再次伸出脖子俯瞰楼下的两个人,他们的笑容明媚而灿烂,正如今天的好天气。缩回头,望向爸妈,朝他们做可怜状。

爸爸终于发话:“去吧,去吧,看了这么些天的书也该和同学们接触接触,好好相处,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多问问人家!”

话音刚落,我如脱缰野马般飞快朝门外奔去。

“记得早点回来,别玩疯了啊!”

“知道了!”我关上大门,利索地踏下楼梯。

凉和陆子夜已在车内等待我。上车,坐在车后座,和凉一起。凉向我微笑,而我,有些惊讶。凉今天的装扮与平日很不一样,黑色直发柔柔地搭在后背,一袭棉布白裙刚好擦过膝盖,没有睫毛膏,没有口红,没有蓝色指甲油……只是素颜。真真一个纯净美好的女子,如莲花般无暇芬芳。

我发自内心赞叹道:“凉,你真美!”

凉继续保持美丽的微笑,面颊几丝红晕浮现.“暖城也很美啊!”

陆子夜叫了声“准备出发”,车子发动,轻灵快速地穿过狭小胡同。

“去哪?”我有些莫名其妙。

“圣井!”

多久没有听到的地名,一直藏匿在我心底的名字。我有些欣喜却又不敢太过相信。“什么,圣井?”

陆子夜反过头重复道:“对,圣井,去圣井!”

“啊,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我总算可以回去了,真是太好太棒了!”

“呵,就知道你会高兴!”

我连连点头表示感谢。可是,我什么时候说过想回圣井?凉和陆子夜又是怎么知道圣井这个存在的呢?怎么觉得他们今天给人一种不对劲的感觉,真实又不真实?想着想着我突然又想到楚楚和吴竟成,他们也很久没有回圣井了。

“陆子夜,我们可不可以再带上两个人?他们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都是圣井的。”

“没问题!”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人开始了前往圣井的旅程。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驰骋,我的心满载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它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圣井渐渐逼近跳动着的脉搏,那么近,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收费站。

心跳得更加剧烈,“砰嗵”、“砰嗵”,几乎就要从嗓子口蹦出。圣井,我的圣井,我终于到了!圣井,我的圣井,我回来了!

车子走出高速公路。陆子夜反过头,望向我们,问:“准备先去哪?”

“让暖城决定吧,我们跟随她!”

“那就沈彤家吧!”我给了楚楚和吴竟成一个俏皮的笑,毫不犹豫地说道,然后回转头对陆子夜和凉介绍道,“沈彤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啊,迫不及待想见到她呢!”

我开始指引陆子夜开车线路,一条条道路从眼前出现又被迅速抛至车后,拐弯,另一条路再次出现。出现,消失,出现……对我而言,圣井的路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它早已烂熟于心,深深印刻在每一寸感知之中。这儿的每一条街道都有我走过的身影,这儿的每一块砖瓦都存有我的气息。

车内的我犹如水中快活的游鱼,游过一条条道路,游过一栋栋房屋,游过一个个拐角。

“啊,前面那个空地看见没?停那里,就在那里停下吧!”我看见熟悉的小瓦房,开有白色小花的木质栅栏,依旧整齐翠绿的菜畦,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

“喂,冷静冷静,让我把车先停好再闹!”

“瞧把你高兴的,有了好朋友都要把我和夜给忘脑后了吧,真是嫉妒呀!”

我略微平静片刻,可怜地解释道:“怎么会呢,不会的,不会的,你们两也是我的好朋友嘛,永远都是,你看,我都把楚楚和吴竟成介绍给你们了,待会儿我再把沈彤也介绍给你们,她真是个好女孩儿,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车总算停好。

我、楚楚、吴竟成三人大步跨下车,太阳直接打在身上,但一点也不热,似乎它的任务只是为我们的心情镶上完美金边,起到点缀作用而已。站在门外,我大声呼喊着:“沈彤,沈彤,暖城回来了,快开门,快开门吧!”

话音未落,门已开始有动静,门缝拉开,向外扩大,话音刚落,门立马敞开。

碎花短裙女孩从门的一侧滑至另一侧,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终于见面了,真实的相见了!

碎花短裙女孩激动地向我们奔来,紧紧搂住我。“暖城,楚楚,吴竟成!真的是你们!你们不是在西泽补习吗?怎么……”

我嘟嘟嘴,不太领情地说:“谁要你不去找我的,我就只好带着大家偷偷跑回来看你喽!彤真可恶,说好要去找我的……言而无信的家伙!”

沈彤瞪大眼睛,好像有人欠了她债似的,回语道:“我是想过去看你的,可是这段时间就是联系不上你,让我怎么来?你才是可恶呢,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我发个短信,把我冷落得那叫一个莫名其妙。我又不敢联系你,担心正好被你爸妈撞见。”

说到手机我不禁想到西泽,想到爸爸妈妈,想到学习,想到高考,情绪不自觉低落了几分。“哎,我爸已经不让我妈把手机拿给我用,还不准我和大家联系,说是会影响学习什么的。”

“啊,什么破规定!”沈彤双手叉腰,皱眉,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然后上下仔细打量我,拍拍我的肩,捏捏我的脸:“真是个苦命的孩子,瞧瞧才几个月,就瘦了!”

我捏捏自己的手臂,皮至骨头的距离确实缩小了许多,肉几乎处于感知不到的状态,原本就瘦的我看来还在继续变瘦。

“高考,高考,你懂的!”

说完楚楚碰碰我手臂:“哎呀呀,聊这么久了,凉和陆子夜还在等我们呢。”

我这才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把凉和陆子夜忘在了一边。猛回头,凉靠在银色车前微笑着看着我们,陆子夜朝我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表达他的不满。

我立马牵起沈彤的手,拉着她朝车的方向快步走。“瞧我糊涂的,看见那辆车旁站着的两个人了吧,一个是凉,一个是陆子夜,我有在短信里跟你提过的,总算可以给你介绍介绍了!”

由于时间问题,我粗略让沈彤、凉、陆子夜认识了下,然后我们六个人挤进车内开始属于我们的圣井半日游,欢声笑语一路未断,我们六个人犹如相识多年的好友,相处融洽、自然。

第一站,圣井一中。高大的香樟,飘摇的柳枝,繁盛的绿地,绽放的花朵;喧鸣的知了,追闹的麻雀,游曳的锦鲤,点水的红蜻蜓;植物园,操场,车棚,教学楼;同学,朋友,老师,新旧面孔……

游荡在熟悉的校园,那些景,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画面仿若昨日,一切如故,一切枉故。但我的心情是愉悦的,至少,这一刻我回到了从前的我。

第二站,饰品店。哎呀呀,阿呀呀,饰品坊,俏佳人,金苹果……发箍,发卡,发簪,皮筋,扎花,皮包,娃娃……

和喜欢的人徜徉在最爱的店铺,抚摸那些精致,那些小巧,那些美丽与那些可爱,愉悦、满足、自由不断流进体内,心中的某处荒芜渐渐被填补,曾经的心爱再次心爱。我是从前的我。

最后一站是我日思夜想的一站――家――我的家――我在圣井真正的家。

我轻轻抚摸深蓝色大门,拿出钥匙,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门,开了。

一股暖流混有灰尘的味道自屋内向走廊涌出。想必窗户已关闭多日,因为没人居住。可怜的房屋,无法抱怨,无法申诉,无法反抗,只好独自默默忍受这份孤独,这份寂寞,这灰尘,这逐渐上升的室内温度。

“进来吧,这就是我家,这几天也没人打扫有点不通风,味道怪难闻的,不过我家还是挺漂亮的对吧?”

陆子夜四处环绕,右脚毫不客气地直接踏上白色瓷板。

我顺手拉住他的衣领,打开鞋架,取出四双拖鞋。“给我穿上拖鞋,别把我家弄脏了!”

“这么麻烦?”

“当然!”

穿好鞋,我领着大家来到我自己的房间。

“瞧,这是我的房间!”我一边说一边扑上我亲爱的柔软小床,紧紧抱住床上的棕色陪睡笨笨熊,闭上眼,“啊,真舒服,这可是我想念了很久的感觉啊!舒服!”

“起来,起来!”不知是谁跑到床边开始拉扯我。

我依旧抱着笨笨熊,不肯睁眼。“不要,你们随便逛,让我睡会儿吧!”

“暖城!”

这是谁的声音?我惊恐地猛一翻身。

是爸爸妈妈!

“说了高考之前不准回圣井你怎么还偷跑过来?”

我看见爸爸的脸气得通红,他的双眼向外突出呈玻璃球状直瞪向我,如寒刀般,足以将人劈成两半。

“起来,跟我们回去!”

“不要,我不要!”我死死抓住床沿,左右寻找其他五个人的身影,我希望他们可以出来帮帮我,帮我反抗,帮我逃离,可是四周除了静止的家具什么也没有,我找不到他们,他们在哪,在哪?

爸爸妈妈正在一起用力想要把我从床上拉下来,他们要再次把我押回西泽,把我隔绝,将我囚禁。指尖隐隐作痛,肌肉紧绷,我的身体在向下滑,向下滑,我想我要支撑不住了。

“不要,不要!”

“沈彤救我!”

“楚楚、吴竟成救我!”

“凉救我!”

“陆子夜救我!”

“谁能来救我,快救我,快来救我!”

我拼命坚持着,反抗着,声嘶力竭,歇斯底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出意外,每个人每天都会有二十四个小时可供支配掌控,无论是侧卧行走,吃喝玩乐,还是冥思苦想,唏嘘哀叹,不多不少,刚...
  • 星期天上午,又一轮的考卷全部发齐。 下课。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走向文补四班,正好看见走出教室的楚楚与吴竟成。 “...
  • 十二月份,几乎已寻不见草叶的踪影,偶尔进入视线的绿色也不过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挂上“长青”名号的植物。墨绿色叶片被深...
  • 下课后照常是我和楚楚、吴竟成一起回去。他们两也考得不好,甚至比我还差了很多,因此,即使外界阳光炙热,秋老虎发威,但...
  • 梦想和现实其实也不远,只要他够靠近可操作性。我今年37岁了,不能再在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还有十几年,你要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