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夜传说》

黑暗,是保护我的袈裟

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她静静地挥动手,不一会儿后,一个身着黑衣袍的人抱着一个小箱子,慢慢地走了进来。

她对着那人笑,“帽子摘掉吧。”

黑衣人一言不语地服从命令。帽子轻轻落下,露出的是一张同黑夜般耀眼、似银河精美的面具。

她微笑着,一如既往的神秘莫测。她伸出手,似要去触碰那张冷硬的面具。这一动作着实惊吓到了那黑衣人。

“别动,不把你的面具拿下来,怎么换上新的脸。”

她的声音平淡无奇,像是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黑衣人愣,随即内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激动不已。

她的手轻点在了面具之上,再无动作。可黑衣人明显感觉到了面具在降温,那些附着在面具中的生物,缓缓停止了行动,像是沉眠了。

……

不见她费多大的力气,就把缠在他脸上十多年的“噩梦”给摘下来了。

当初,那每一日每一夜,他都在尝试摘掉面具,可是当他要把面具拉扯下来时,都会遭受到难以忍受的剧痛,有东西在啃食他的面部神经!就在面具里面!愈加拉扯面具,反而使面具更为紧贴自己的身体,他知道,如若继续下去,最后,面具将永远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他新的“脸”!

黑衣人紧张地闭着双眼,他知道他已经摆脱了面具,双手握拳,青筋暴露,还有身体的颤抖,都在表达他内心深处的激动。

他突然睁开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她当然读懂了他眼神的意思,每一个获得摘取面具的奖励的人,都想看看,也想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结果可想而知的,有人疯了,有人接受不了傻了,甚至有的是被自己给吓死了……

说实在,他先前一直想摆脱面具从而采取的那些行动,导致面具里的那些生物异常活跃……如今,面具摘下来了,而他的脸,真的很糟糕,完全的面目全非。

她说,“你最好还是不要看。”

听了她的话,黑衣人眼中明显地绝望,但他还是不想放弃,他沙哑着嗓子,恳求她:“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面貌,都想自己是谁,但又有什么用,早在你们戴上面具的那一刻前,你们的脸皮,早就被人扒下了!剩下的,只是一张破烂不堪的不是脸的脸!

她很想对他咆哮,但到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转过身。她知道他们无论如何也都想看,不管别人怎么阻止,也阻止不了。

看见她默认了。

黑衣人感到前所未有地兴奋,他已经极度地迫不及待,放下手中的小箱子后就跑出去找镜子了。

房间里,她静静地盯着那个箱子,视线一移,手中那个精致无比的面具,正安安静静地呆在她的手里。

突然,一道破碎声响传入房内。

而后是压抑的怒吼。

……

他疲累地迈开步伐,走近了她,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她。

她回视,跟往常一样,古井无波。

他知道,任何东西都无法撼动她的死寂。

他转头,看着地上不知生死的人,问:“他,就是我的新……‘脸’?”

“没错。”

他深深吸一口气,再问:“能不能,告诉我,他叫什么?”

“辛泰,新太医药公司的老董,暗地里曾做过贩卖他人身体器官、高价出售临床试验药物致人死亡等行为,仗着自己的权势做尽伤天害理之事,以及另外的一些事,过后会给你资料的。”

黑衣人一直看着那张三十多岁的脸,对于那少女说的话,他只听到那个名字“辛泰……”

对于他的表现,她只是笑笑,他同那些人一样,都渴望着,新的形象,新的人生罢了。

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手附在辛泰的脸上,突然手形成爪,迅猛地扒下了辛泰的脸皮。

一旁的黑衣人,看着她的动作,内心已是波涛汹涌。

黑衣人连忙接过她扔过来的脸皮,双手颤动像是要拿不住东西了,而那块皮,仍被他紧紧地抓住。

“戴上去,之后会有人帮你稳固的,从今以后,你就是‘辛泰’了。”

“我……是辛泰?”

他还不敢相信,他马上就可以像人一样有脸了!他真的摆脱了面具——那个噩梦!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们可以给你脸皮,同样也能剥夺你的脸皮。”她的话犹如冰冷的水,泼醒了他。

他看着她,问:“我要做什么?”

“我之前也说了,辛泰是个逃脱人间制裁的人,他身负债孽,理应受罚,但他躲避、抵抗,人世间的人又不愿惩罚他,只好由我们来执行。而你,一旦戴上他的脸,你就是‘辛泰’,你需要的,只是替他还人世间的债,怎样的做法你自己决定,十年后我们会根据人类对你的认同感来评价你是否有资格获得新生。”

“也就是说,我要做的,就是改变‘辛泰’,改变人们对他的看法?”

“是的。”

“我明白了……那么他呢?”

黑衣人看向地上无脸的“辛泰”。

少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径地走向由他带来的箱子。她打开了箱子,拿出一件东西。

黑衣人瞬间感到窒息。

又是一个面具,漆黑精美,比自己先前戴着的那个,却是让他感到更为的恐惧。

他艰难地开口:“为……为什么?”

她当然知道黑衣人所问的是什么,眼皮不由低垂,依旧平静地回答:“这个面具不同于你的,那个面具纠缠你已有十多年了,在那段时间里,面具里的食虫每日都在吞食你的面部肌肉,日积月累,它们会收敛起本来的气息,等到它们被喂饱,它们就变得没什么危险,但是告诉你一点,食虫的欲望是无边无际的。而这个,”她举起那个令人惧怕的面具,“至少饿了有五十多年了。”

冷气,直窜黑衣人的心窝。

他再次回想当初那些日子,难以忍受的痛苦,以及无尽的折磨。

面具,轻轻落下。

黑衣人也慢慢听到了,那些饥饿难耐的食虫开始啃咬辛泰的脸肉。

“你的面具,需要时间消化消化,十年,足矣。”

她将面具放入了箱子之中。

又有三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其中两个抬起地上被疼痛刺激到身体颤抖不停的人,另一个抱起箱子。三人沉默地执行着命令,然后离开。

她也准备离开了。

但黑衣人叫住了她,“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这时,她没有任何迟疑,她回答道:“辛泰。”

黑衣人看着手中的脸皮,不再说什么,直接戴上了。

“是的,我是辛泰。”

接受,就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失去了本来,又何必追寻。

END......

后记:

夜里,天空飘落下了雪花。

她抬头,回想起当初某人说过的话——

人生路漫漫,谁又能肯定自己不会改变。忘记曾经的自己,这本来就是不可改动的规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部分 游戏化,互联时代的重要趋势 第1章 提升人的幸福感 游戏是我们集中精力的大好机会,我们乐观向上地做着一件...
    LeaChau阅读 113评论 0 0
  • 5月伊始,露台上的茉莉花开始飘香了。虽然只是一朵两朵地开,但花香浓郁,香气袭人。 像刚刚摘下的这一朵,我把它放在上...
    文晓玲阅读 224评论 6 10
  • 铁路迎暑运返程高峰 本周可抢国庆长假车票 从本周开始,铁路将迎来暑运返程高峰期,出行客流量将明显增加,根据购票预售...
    南方的火阅读 12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