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之夫妻相处之道

与顾廷烨的婚姻是明兰经历了齐衡失信,贺家哥儿纳妾之后恰逢其时的最优选择,顾二叔三番五次出手相救于她,对她一往情深,又颇费周章的求娶于她。作为朝廷的新贵前途无量。所以不管是从情感上还是家世上,都是不可多得的上上之选。但相比较顾廷烨的热忱,明兰对于这份婚姻一直保持着较为理智的头脑,她看对于婚姻看的也更通透,表现得也更加克制。这反倒成了两人婚姻中的矛盾迸发点,明兰的理智、清醒会让顾廷烨十分恼火。在他的心里是希望这个娘子会为他吃醋,会为他情不自持,但恰恰相反。

当曼娘出现要求与顾同房一晚时,明兰给的答卷是:“当然能呀,这是找到昌哥儿的好机会!”而顾恼火得很,他期盼它的答案是:“我很生气,为了儿子我可以忍,但不许再碰曼娘!”明兰迫于姑母的压力给顾纳妾,顾问明兰我招了新人,你生不生气,吃不吃醋?”明兰反问:“我不吃醋,难道不吃醋还有错吗?不好吗?”顾在妾室屋里坐等明兰叫她回去,期待明兰让石头给稍个话,可明兰的表现却是睡的安稳,连顾廷烨那臭袜子熏她都叫不醒她!”这一系列的行为导致顾二叔就更生气了,他压不住火气冲明兰喊叫,你只把我当官人,当侯爷,可我还是二郎呀,我还是仲怀呀!明兰郁闷了:“你就是我的官人呀,难道我所有的做法不是标准答案,我明明就是贤惠的代名词,你生哪门子气呢!”这时的明兰其实心理只把顾廷烨当作经营婚姻的合适人选,而不是放到心里的情意郎君。

从她向丫鬟的一番说辞中可以看出她对这场婚姻的态度:“这全天下没有谁是谁的靠山,他是个好人,有顾惜我这就很好了,凡事最好也不要太指望别人,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实在要指望也不能太多太深、就要把官人当成东家,要兢兢业业,如今新婚,官人自然会觉得新鲜,可这日子并不是只有几个月,未来还有很多年,总指望着他,他会有一天嫌弃担子重!”

这一番话虽少了情分却也真真的道明了夫妻之间能够长期和睦相处的精髓。婚姻里少点爱才是保持婚姻长久的秘籍,不太爱就不会有太高的期待,没有期待自然就少了计较。婚姻的神奇之处就在于点金成石,温柔被经年的婚姻一过滤便成了琐碎,美丽成了肤浅,才华成了卖弄,浪漫成了浮华,情调也成了浪费。且男人的情爱又是极为不可靠的,他爱你时,无须你明眸善睐也不必你长袖善舞,自是万般宠爱。可他不爱你时,你的巧笑倩兮比不上旁人的宽容知理,你的娇嗔痴嗲比不上旁人的才华横溢。

且世间所有的父慈子孝,夫唱妇随,情比金坚和谐美满,都充满了表演的成分,在人生舞台上活得滋润的人,演技都不会差,顾廷烨的前半生里,小秦氏使劲浑身解数表演母慈子孝,曼娘一身骄娇之气表演郎情妾意,情比金坚,要不是这两个的女人的欲望沟壑难填,早早漏出马脚,顾廷烨估计一辈子会糊里糊涂的活在母慈子孝、郎情妾意的骗局里。

幸得他遇见明兰,但初入婚姻的顾廷烨和明兰,一个把因爱恋奢求太多,一个因境遇一贯通透隐忍,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们尚需要一些磨砺,觅的婚姻的真谛,两人本性纯善,彼此之间又情真意切,如果加上一点点恰当的表演,自然能够长久的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