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还好吗

下午看刘若英的书时有一句话使我想起了一个高中时期的朋友,“如果有心找我,一定找得到”。

朋友是个女孩,虽然身上有些我不喜欢的小毛病,但这些在她的善良、可爱、爱笑面前微不足道。突然很想她,如果她还活着我一定会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嘿,你还好吗?”

我和她交集虽不是很深,但算得上是好朋友。我还记得高一的时候某一天她问了我和另一个女孩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走丢了,你们会不会来找我?”我们都说会,当然会。高三的时候,她就“走丢了”,可我们都找不到她,或许,她是俏皮地躲着我们呢!

和另一个女孩哭的十分伤心不同,我异于常人地冷静,甚至回到冷血的程度。我没有哭,没有悲伤的感觉,没有望着她的尸体感到害怕。她还是她啊,冰冷的尸体还是她啊。另一个女孩为她的离去哭了好几天,我起初安慰她,但看她一直打不起精神来,我真的怒了,说:“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难得你现在想起她来都是悲伤的回忆都只知道哭吗?”

她死之后的某个课堂上,我想去了她,给她写了一首我自己称作诗的文字,然后边写边哭。那是我第一次因为她的走丢而哭泣,也是就目前为止唯一一次。她那么可爱,想到她怎么能哭呢?她的遗照那么美丽又自信,想到她怎么能哭呢?

嘿,我的好朋友,你还好吗?我来北京上大学了,离家很远,但我很好。我还加了学校的团委和青协,面试都过了呢!下周一的时候我还要作为主讲给小朋友们上趣味课,他们都很可爱、很活泼,我记得你好像是喜欢小孩子的吧。因为你走丢的那天是植树节我还参与阿拉善的捐款行动了,也算是因为你我做了一件好事。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多吃点,如果还能见面,我一定不会像以前对你开玩笑说你又胖了。

真的,很高兴认识你,有时候想请你来会忽然意识到你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

好了,不说了,太阳给你,彩虹给你,夜晚的灯也给你,虽然还没天黑,但依然祝你好梦,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