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酒、嗜赌、好色,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清照!

李清照,婉约派词人代表,千古第一才女!

李清照

绝大多数人初识李清照应该是在课本中,她是大家闺秀、千古才女,与丈夫赵明诚志同道合,伉俪情深。词作中所体现的爱国思想,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李清照与赵明诚

人物形象扁平化,一向是课本的弊病。比如杜甫,一辈子穷困潦倒、忧国忧民,几乎没幸福过,惨得不行;比如辛弃疾,沙场秋点兵等场面都是幻想的,他就一写词的,是豪放派词人代表;再比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妥妥滴因为爱情,司马相如才不是吃软饭的……

凤求凰

扁平化的人物形象好比明星人设,这小哥哥全娱乐圈最善良,简直是纯良无知小白兔;那小姐姐全圈最傻,傻白甜指数远高于电视剧情……别逗了,真那么傻早被生吞活剥了好吗?私下里谁还不是有血有肉、有性格的正常人啊!

古人日常

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自然也不例外,她贪酒、嗜赌、好色、还二婚,可谁能挡得住她逼人的才气?封得了她有趣的灵魂呢?


贪酒

少女时期,悠闲惬意,她便“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藕花深处

成婚后,与丈夫分居两地之时,她遥寄相思,“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东篱把酒

丈夫去世,国破家亡,本想借酒消愁,却“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晚来风急

李清照流传下来近六十首词,其中半数,皆与酒有关。

她开心要饮酒,不开心也要饮酒,就连花开了,她都要饮酒,“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莫负东篱菊蕊黄

酒,于她而言,是一种姿态,是一种生活态度,酒里包含了她的直爽洒脱和与众不同。


嗜赌

除了贪酒,李清照还嗜赌。不仅嗜赌,还逢赌必赢。

她在《打马图序》中写道:“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精而已。”翻译过来就是“我天性喜欢赌博,只要是赌博我就沉迷于其中,每每废寝忘食。不过我赌了一辈子,不论多少,每赌必赢,这是什么道理呢?不过是因为我玩得精罢了。”

《打马图序》

李清照不仅对自己的赌技自豪,而且对赌博的种类挑剔,打揭、大小、猪窝、族鬼、胡画、数仓、赌快之类,看不上;选仙、加减、插关火,是粗笨的游戏,只凭运气,没办法展现人的智慧;采选和打马倒是不错,可采选太过繁杂,翻检起来也不方便,更是遇不到好对手,没意思;精简下来,也就打马能入赌神李清照的法眼了。

《打马图序》

才女赌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毕竟,赌博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还是才女赌博。

其实,在宋朝,赌博是种时尚,这股时尚潮流由皇帝和当朝百官掀起,风靡全国。

全民赌博

宋徽宗和宋钦宗被金人俘虏北上时,都没忘记带上赌具;李清照在国家将亡、南渡逃难时丢了赌具,很是懊恼。赌博于宋人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好色

至于好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宋代学者王灼在《碧鸡漫志》中肯定李清照才华的同时又对她进行批评,说她写起淫言媟语毫无顾忌,不仅如此,王灼还将淫词艳曲分为三个层次,直言易安词为最高层次。

碧鸡漫志

究竟李清照做了什么?竟落得个这样的评价?

看回《碧鸡漫志》,王灼对李清照于丈夫去世后再嫁很是不满,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理学。再结合李清照的一些词作: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这生动的少女怀春和闺房之乐,王灼这等老学究,恐怕要以手遮眼,连说非礼勿视,然后,愤恨地将李清照划分在“淫荡”“淫词艳曲”之列。

网络图片

若是王灼穿越到现代,看到网上粉丝要给偶像生猴子之类的话,估计会气得双手颤抖、语无伦次。要知道,率性表达自己是每个人的欲望,李清照的“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很多少女都有过这娇憨瞬间,但在那种大环境下,敢写出来的,恐怕没有几人。

再嫁

李清照四十六岁时,赵明诚去世;四十九岁时,李清照再嫁张汝舟。这件事,在当时足以称得上惊世骇俗。虽然再嫁的不止她一个,但名气很大、再嫁的,恐怕只有她一个。

张汝舟

彼时,她身边还有部分与丈夫赵明诚耗尽大半生收集来的古董字画,丈夫去世前,一再嘱咐她,且莫丢了这些。可一路颠簸,待到稍稍安顿下来时,东西已遗落不少。

古董字画

后来,张汝舟出现了,口口声声说爱她,李清照要么是有难言之隐,要么是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反正最后嫁给了他。

李清照

婚后不久,张汝舟的目的暴露了。他屡次要求与李清照分古董字画,李清照不从,他便拳脚相加。最后,李清照以“欺君之罪”将其告发。

张汝舟被流放,李清照的百日婚姻得以终结。

李清照


李清照爱喝酒,爱赌博,爱率性而为,她不是我们熟知的李清照,可她才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李清照。她有少女怀春的娇憨,有闺房檀郎的情趣,有误嫁渣男的遭遇,她有欢乐,也有痛苦……

李清照

明代文学家张岱说的“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还是很有道理的。

都是凡人,谁还能没个兴趣爱好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