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向P城的赵义

大风吹来,黄沙四溅,天眨眼变色。赵义的枪柄上哭声幽咽,那挂着一串铃铛,头骨做的铃铛——钱耳,孙山和李寺的头骨。

离P城只有不到300米了,赵义却停了下来,趴进了沙草里;安静的城池就像张着的血盆大口,等着啃食他的血肉。大家都死了,他是全队人唯一的希望,不允许有丝毫的意外。

脚步声!

近了,更近了,有人正从背后朝他跑来。赵义左眼余光中,一道身影从他身旁擦肩而过,而后笔直奔向了P城。那人没有发现他。赵义感觉到了从枪柄传到手上的渴血的呻吟,那是他的P92手枪在请战!但他按捺住了渴望,目光紧紧跟着奔跑的身影。那人眼看着到了P城边缘,一声枪响,他身上冒起火光,而后化为一个闪烁着绿光的灵盒。赵义一阵后怕,98k,传说中的上品灵器,一枪爆头直接死。300米的距离跟面对面没有任何区别,如果刚刚他开枪暴露了自己,可能就是沙土上的另一具尸体。

赵义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表上有整个岛屿的地图,一道白色圆环把P城圈了起来,圆环外面大片的蓝雾正不断靠拢而来,赵义所处的平地很快就要被覆盖。果然,不过片刻,一道蓝光穿过了他的身体,同时,两分钟的死亡倒计时在他眼前浮现。深蓝病毒,掌控时间的恶魔,若不跑进城里,两分钟后,他就要下去见兄弟了。但赵义依然纹丝不动,他在等,等一个最佳的时机。

30秒过去,一分钟过去,一分半;赵义掏出了瓶深蓝血清,仰面喝了下去,死神又往后推了三十秒;30秒后他又喝了一瓶,然后再一瓶,每瓶血清都能额外给他三十秒的喘息时间。不过也只能到这里了,时间还剩下25秒,包里也只剩最后一瓶血清,再不冲刺,万事皆休。

突然,远处传来了低沉的引擎轰鸣声,来了,机会来了。一辆兰博基尼从他身侧风驰电掣地冲向了P城,侧身上还有美少女的涂鸦。

是他们,杀他兄弟的那四个人。他们的实力在这片大陆上无疑是顶尖的存在,那一战,赵义四人毫无还手之力,是兄弟们的拼死抵抗换来了他的一线生机。有他们与P城里的势力搏斗,他就能趁乱摸进去。

跑车大概跑出去一半的路,劈里啪啦的枪声就响了起来,仿佛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开枪。战斗打响了,就是现在!赵义从沙草从中站立起身,偏离开车开的方向,绕远朝P城跑去。

近了,更近了。200米,150米,120米,90米。

突然,噗噗的几声闷响,是子弹打入肉的声音。有人在打他!赵义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快速流逝。被发现了!赵义辨别着枪声,掏出手枪站立朝前打了几枪,而后迅速卧倒,又开了两枪。敌人也不甘示弱,无情的子弹断断续续打在了他的身上和周围的地上。

终于最后一枪,击中了他的心脏。

他要死了。

余光里,赵义看见不远处一团漂亮的火花,是那辆兰博基尼被打炸了。

连他们,也失败了么?

钱耳,孙山,李寺;我来找你们了。

赵义闭上了眼睛,化为了闪烁着绿光的灵盒。

P城西北角的一座高楼二楼窗户上,一名枪手收起了步枪。

他的同伴问道:”打死了?”

“嗯,好像是个人机。”枪手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