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进:狂野坦桑尼亚(2/3)

96
万进随笔
2017.07.19 04:11* 字数 3549

❀ 万进 | 文、摄影

非洲,赤道,一望无垠大草原,广袤。
雄狮,角马,百万动物大迁徙,狂野。
在东非坦桑尼亚疯狂游走十余日,奔驰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与百万野生动物亲密接触,登临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俯仰天地间,驾舟桑给巴尔岛,同海豚、海鸟一起遨游。
身临其境,远比观看那些充满张力的影像作品更令人血脉偾张。
通过本篇文字和照片,随作者万进感受这疯狂与痴迷吧。

(三)与野兽一起撒欢

要问哪儿是野生动物的天堂,自然首推东部非洲,系列电视记录片《动物世界》、《国家地理》、《发现》等有关野生动物的神奇故事和镜头,多取自这片神奇的土地。

坦桑人很自傲,他们为全世界、为整个地球、为子孙后代,保留了最后一大片野生动物乐土。

在坦桑尼亚旅游,在各大野生动物保护区和国家公园里追踪野生动物,是最重头、最令人兴奋的戏份儿。

那里有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野牛,数不清的跳羚、瞪羚、牛羚、非洲象、长颈鹿、狒狒、猴子、河马。
拒绝人类的干扰,它们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着,山坡上、树丛里、草原上、溪水边,或成群结队或独自逡行,或奔跑跳跃,或闲卧游荡,或嬉戏打斗,或觅食搏杀……

总之,这里是一个完全自然的、野性的世界,是它们的家园,它们的乐土,它们的天堂,游客才是闯入这里的“异类”。

在大都市的动物园里,也能见这些动物的代表,那不过是圈在笼子里的展品,但在东非寥廓的大草原上,同它们一起撒欢儿,对感官的刺激完全不一样,让人血脉偾张。

从乞力马扎罗下来,心里就惦记上令人热血沸腾的野生动物群了。

向马亚拉湖野生动物保护区进发途中,眼尖的队员发现几头非洲大象在路旁树丛中,大家立即兴奋了起来,让司机把车开到了象群边上看个够。

后来又陆陆续续见到了三三两两的猴子、狒狒、斑马、角马,队员们更兴奋了,拿出相机尽情地拍个够。

导游似乎没那么兴奋,一边教我们如何辨识各种动物,讲解不同动物的习性、看点,拍摄它们的要点,一边跟我们开玩笑说,你们现在拍的绝大多数照片都将被删除掉,因为精彩还在后面,成群成群的动物,就在车前车后,而且还将见到狮群、猎豹、斑鬣狗、秃鹫、鳄鱼、河马……
最运气的,当属遇到动物大迁徙和狮群猎食(hunting)的壮观场面了。

导游的话果然不虚,在之后的行程中,这一切就像电影里的故事一样,活生生地一一展现我们的面前。

在坦桑尼亚追踪动物,有很多保护区,我们主要选择了地质地貌特征不同、尺度不同的三个野生动物保护区。

  • 马亚拉湖保护区。在东非大裂谷里,不仅是野兽的世界,更是火烈鸟、鹈鹕等涉水飞禽的天堂。
  • 恩戈罗戈罗保护区。625平方公里的圆形火山口,野生动物的世外桃源,以至于生活在那里边的动物是不参与大迁徙的。
  • 塞伦盖蒂大草原。15000平方公里,与马赛马拉等连成一片,共同构成了地球上最大最著名的野生动物乐土,每年两次的极其壮观的动物大迁徙就从这里出发,再回到这里。

◎ 红猴

在狂野之前,先隆重介绍两种坦桑国特有的猴子,桑岛红猴和马亚拉湖蓝猴。
赤疣猴,俗称红猴,不同于世界其它地方任何疣猴的独立物种。
目前全部种群约2500只,超过半数在Jozani国家公园。
红猴特别之处在于,背部到尾梢毛色棕红,像身披红袍,很漂亮。
头部白发挺立,像怒发冲冠,十分可爱的模样。

桑岛红猴也算见过大世面了,并不怕人,在自己的领地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嬉闹就嬉闹,对闯入的游客熟视无睹。
如果你愿意跟它玩,它会陪你。

在马亚拉湖保护区里还有一种稀有的猴子——蓝猴(Blue Monkey),尾长,体型体态无特异之处,但体毛成深蓝色。

◎ 母子情深

恩戈罗戈罗保护区大门口就能见到成群的猴子、狒狒,瞧这母子俩多么情深幸福啊。

◎ 奔腾

跳羚(Springbok)和瞪羚(Gazelle)随处可见,两者长相相似,小巧玲珑,体态优美,神情可爱。
区别它们也容易,瞪羚腹部两侧有一条黑色斑纹,而跳羚的屁股上有类似麦当劳M标识的黑色斑纹,从背后看非常明显。
在大草原中,小型羚类是弱势群体,常成为狮豹的口中餐,所以常保持警觉状态。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跳羚受惊时会跳得很高,姿态极优雅,是摄影师最喜欢捕捉的精彩瞬间之一了。

◎ “八骏图”

要论长相丑,绝对少不了角马(Gnu),有个笑话说,上帝在创造动物时,把最后剩下来没人要的部件拼凑在一块,就成了角马。
不过角马具有超强的生育和生存能力,是草原上群体数量最大的种群,也就成就了它们在动物大迁徙中绝对主角的地位了。

◎ 美臀秀

导游告诉我们,拍摄斑马就拍它的屁股,浑圆丰满、斑纹漂亮,撩起的尾巴优雅飘逸。

◎ 胜似兄弟

用“不是兄弟胜似兄弟”来形容角马和斑马的关系还是比较贴切的,角马群和斑马群常常相互混杂,即使迁徙行军队列中,也常混合编队。

◎ 生死的距离

斑鬣狗(Hyena),几乎所有人都讨厌的丑陋恶心的家伙,喜欢吃腐肉,连骨头、牙齿都不放过。
其实斑鬣狗的大部分食物是靠自己狩猎得来的。
在狩猎大型猎物时,斑鬣狗一般成群猎食,咬猎物的下半身,撕开其腹部,先吃内脏。
若猎物是怀孕的雌性,它们则会先吃了胎儿。

另外,一只斑鬣狗就足以杀死成年的雄性角马或斑马。
在大草原,生与死的距离可能就在转瞬之间,随时随地上演。

长颈鹿、非洲象、野牛、河马等也是常见的野生动物。
长颈鹿太高大了,并不需要仰着头够树叶吃,反而多数情况必须低下头来吃树叶,所以万进总觉得,进化论里说的长颈鹿的进化过程不过是在讲故事,很值得怀疑。
对了,非洲草原没有鹿。

◎ 其乐融融

多数猎食动物不敢惹非洲象,它们皮糙肉厚、力大无比,不仅可以自由地在荆棘中穿行,还吃带刺的灌木乔木。
在大草原上常能见到劈裂的成片树干,以为是雷电劈的,其实都是大象惹的祸。

草原上野牛很多,成群结队,非常壮观。
沼泽地也是野牛喜爱的地方。
要猎食野牛,一两头狮子很难做到。
我们遇到一大群野牛在悠闲地吃草,其中有几头雄性野牛一直盯着一个小树丛保持高度的警觉。
有经验的司机据此判断树丛中可能藏着狮子,通过车台呼唤其他司机一起开车过来包抄狮子,把它们向野牛群方向赶。
两只狮子靠近野牛群后试图进攻,反而被牛群追赶得落荒而逃了。

◎ “臭”中作乐

水坑就是河马的乐园,在塞伦盖蒂腹地有个很大的河马池,上百头河马懒洋洋地躺着恶臭的池塘里,不时地露出鼻孔吹气。
河马张开“血盆大口”相互撕咬最为壮观,一般一头河马被其他河马挤压,或者与鳄鱼搏斗时,才能见到这种气势汹汹的样子。

这个池塘里也有大量的鳄鱼,但可能是打累了的原因,或者深知谁也奈何不了谁吧,所以河马群和鳄鱼群分别占据池塘的两边,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 百兽之王

兽中之王雄狮是东非大草原上的绝对霸主,也是所有游客最期待的。
据说在塞伦盖蒂只有十几二十个狮群家族,我们比较幸运,在恩戈罗戈罗和塞伦盖蒂见到了好几群狮子,有的距离较远,有的就在路旁。
狮子常以狮群出现,一般由一头雄狮和若干头雌狮及幼狮组成。
我们非常难得地见到了一个狮群,有四五头雄狮和四五头雌狮,两两捉对,是狮子的发情期,每头雄狮都在追求一只雌狮交配。
在百米远的一个土堆旁边,还发现了一群幼狮,有四五只。
在草原上,最壮观的是狮群猎食(hunting)的场面,但这样的机会不是容易碰到的,需要极好的运气还有耐心。

◎ 脉脉含情

发情期期待交配的雄狮和雌狮。

(四)见识空中的“猛兽”

东非大裂谷不仅是野兽的天堂,也是飞禽的乐园。
比如纪录片中那些撼动人心的火烈鸟镜头,多是在马亚拉湖等地儿拍摄的。

在大草原上,狮豹固然威武,站在食物链最高端,雄霸一方,其实秃鹫、秃鹳的威武一点不输于狮豹,绝对是空中的王者。

◎ 独立枝头

除了大型猛禽,大草原上也不乏许多可人可爱的小鸟,这只体态优雅、羽色艳丽的蜂虎(Bee-eaters)伫立在荆棘枝之上。

◎ 王者

不远处树冠上的一只蛇鹫(Secretary-bird,别名秘书鸟),非洲特有的鸟类,以地面小动物为食,快速有力的啄击能使很多小动物当场命丧黄泉。
因此有人说,蛇鹫是长翅膀的王者。
如同狮子和猎豹一样,蛇鹫构成了非洲草原上独具特色的一道风景。
南非还把它彪悍的身影搬上了国徽。

◎ 掠食

一头死去的斑马,被一群秃鹫啄食。
注意秃鹫群旁边站着的那只鹳类,它可不是个善茬儿。

◎ 扑食

远处的秃鹫发现斑马腐尸,飞扑下来准备争食。

◎ 怒视
秃鹫群旁边站着一只非洲秃鹳,静静地看着秃鹫们争食。
原以为它是斗不过秃鹫而只能在边上等待残羹剩饭,其实不然,它可比秃鹫凶狠多了。

非洲秃鹳高大粗壮,凶猛有力,常常驱赶秃鹫之类的猛禽,抢夺腐食。
它还会捕食火烈鸟等大型鸟类,跟非洲鬣狗有点相似,位列非洲草原十大猛禽,称得上草原鸟类鬣狗。

◎ 更有强中手

两只非洲秃鹳追打两只秃鹫。
一贯凶狠的秃鹫毫无反抗之力,被啄得抬不起头来,很是委屈。
弱肉强食,强中自有强中手。

◎ 鸟宿池边树

在即将作别塞伦盖蒂的途中,正依依不舍呢,偶遇一清澈池水,岸边树木亭亭,一只非洲秃鹳栖息其巅。

2011年9月16日 于北京

点击进入《万进杂文集》,分享更多……

万进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