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是一剂良药


这些年,在外漂泊,回故乡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回故乡的路也越来越远。

可是无论走多久,走多远,我都是故乡放飞的一只风筝,总有一根线,连着我和故乡,让我能时刻感受到故乡的温度和脉搏。


这两年,或是因为年龄的原因,或是因为事业的繁杂,每到疲倦不堪的时候,我都会找着理由,回到故乡,回到小村庄,回到小县城,呆上一两天。

村庄里,有我的老母亲和亲人;小县城,有我的同学朋友。回去,让我的心态平缓了好多;回去,让我的睡眠更踏实;回去,让我的脚步更坚实。

故乡,让我留恋的,除了亲友,还有美食,还有童年的记忆和味道。每次回到小村庄,回到老母亲的身边,母亲总爱做我喜欢的饭菜。

今年夏天一次回家,母亲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什么都可以。母亲就从冰箱里拿出前一天包好的饺子,饺子有韭菜鸡蛋馅的,有韭菜猪肉馅的,母亲把两种饺子都煮了。饺子煮好后,让母亲和我一起吃,她说不饿,让我先吃。我就专挑了韭菜鸡蛋馅盛了一碗,家里的碗大,一碗饺子足够我饱了。我吃着饺子,母亲像看着一个几岁孩子看着我。母亲见我没有盛猪肉馅的饺子,就给我盛了一碗,让我吃。按我以前的饭量,吃两碗饺子没问题,可现在饭量小了,哪能吃下去呢?看着母亲的眼神,我不吃,她不放心,她还以为我没吃饱。于是,在吃完第一碗饺子后,站起来伸个懒腰,坐下继续,一鼓作气,两碗饺子下肚。锅里还有大概两碗饺子,母亲让我再吃,我是真的吃不下了。

在母亲眼里,我还是那个大男孩,能吃两三碗饭,喜欢吃肉。为了让母亲高兴,我就继续做个大男孩,能吃饭,爱吃肉。

常年在外,应酬难免。我不胜酒力,也克制美食的诱惑。而每次回到故乡,回到小县城,三五好友相聚,面对故乡的美食,我就放松了警惕。小县城,古汴水穿城而过,开车15分钟,就可以到达美丽的洪泽湖湿地。汴水两岸、洪泽湖畔,饭店林立,但最多的,是野生杂鱼馆。野生的鲫鱼、黄颡鱼、泥鳅、白条,一锅鲜,再来个锅贴(俗语死面饼),那是人间美味。每次面对杂鱼锅贴,我都放松警惕,大快朵颐,吃得肚大腰圆。

小县城的美食,除了杂鱼锅贴,还有归仁绿豆饼、洪泽湖大闸蟹、天岗湖银鱼蒸蛋、红薯粉萝卜圆子、红烧咸鱼块,等等。

小县城的美食,都是本土的食材。要是你到洪泽湖渔民家做客,渔民在船上做饭,用湖水烧湖鱼,味道极佳。而在陆地上的饭店,却怎么也做不出渔家美味。

前两天和公司L总一起回到我的老家小县城,约了三五好友小聚。酒足饭饱话别时,一件事让我非常感动。好友对和我随行的L说:我这个老同学事务繁忙,要给我服务好,把车开好。听了他们的话,我说,L总不是我的司机,是一起过来办事的。可好友说,不管怎样,得把我照顾好。

这几年因为在外地多,又在其它城市买了房子居住,回故乡越来越少,一度想把在小县城的房子都卖了。后来商量一下,留下带小院子的那套房子,并简单装修一下,作为回乡的落脚点。我从老家的老宅子上,取土过来垫在院子里,我想老宅子终究会拆迁,村庄终究会消失,老宅子的土垫在院子里,乡土就留下来了。有乡土在脚下,就有故事,就有故乡的温度和挥之不去的记忆。

行走,终究要歇歇脚。忙碌,是现代人的通病。歇脚最好的的地方,是故乡;医院治不了的病,是思乡病。如果哪一天,我厌倦现在的生活状态,我想我会回到故乡,因为故乡是一剂良药,能治好我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