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化时间(连载3)

2020.5.4

关于这个雨和自然光的问题,我还是忍不住想多谈几句。

  昨天雨未曾停歇,估计是打了鸡血吧。我观察下来发现,雨和我的同学的行动有着独特的关系。

  雨一大,同学们的动作似乎就慢了下来。雨小一些,同学们就像恢复了“生机”一样,利索了一些。

  这是什么现象啊。好像百科全书里并没有解释。我也去百度上看了,只不过手机信号似乎还在路上。真是奇怪呵,手机到下雨就不行了吗。

  但是这雨对我和我的兄弟韩亦轩好像没什么效果,我们的手脚还是好好的呢。

  老韩是一个很老实忠厚的人。他的一副书生脸,高鼻梁,大嘴巴,两颗虎牙很尖,却像只什么也不懂的幼虎。很好欺负的样子,也可爱至极。

  昨天也问过老韩了,他成绩挺好却也道不出什么所以然。

  原来只会死读书不看世界的人也没用啊。

  或许我应该向一些大人物提出我这个看法的。但也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些在研究又高又大又尚的,以这些“伟大”科技而豪的科学家是不会来理我的。

  我们的老师都不会,何况大科学家呢。我们这只被叫做“疯狂地胡思乱想”。

  不得不承认,老韩的观察力比我好一些。

  他跟我说他上课时研究了许久外面的雨。

  不要脸,上课开小差还名列前茅。

  不说这个了,只是他的发现似乎有些用处。他注意到每一滴水从屋檐上落下来的,砸到地上的时候,没有粉身碎骨,鲜血四溅。

  说得好残忍啊。

  雨像一个捣蛋的小屁孩,不听父母劝告,直径地钻到地下去了。地还是灰褐色的,好久没拖过的样子,只扬起丝灰尘。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和这水一样去自己的世界,说不定还会写出本书,一鸣惊人呢。

  这又让我想起了《西游记》中的人参果。这该不会是液体状的果子吧。

  当然,做任何事都会付出些代价的。要知道,我们那个严婆子的粉笔头攻击在教师组独占鳌头,只要一被她击中,头皮不破也得疼好半天。

  只不过,在昨天,这么致命的一击都失了灵。

  粉笔照常被她捏成两半,揪着那短的一边往正在开小差的老韩头上砸。

  记得当时雨似乎下得紧,蹿到空中的粉笔头“倏”地一下慢了下来。

  好像时空停滞了?

  它慢慢地飘着。这明显是违背了“万有引力”这一常理。

  物理效应好似失灵。

  和着雨声它仿若散步,甚至有了后退的趋势。但是这只有我一个人在惊诧地望着。

  其他人都一动不动,连严婆子也未显现出尴尬的神情。

  又是一个奇异的现象。难不成黑洞正在靠近吗。老师说过时间在黑洞中会越来越慢的啊。

  但电视为什么连这么大的新闻都不报道一下。也罢,现在信息大量涌来,电视上不可能看见所有东西。特别是某些隐藏着的。

  我记得昨天是雨下到很晚才小的吧。在这个时空混乱的日子,一分钟到底算是短还是长,我说不上来。

  今天的天气似乎奇迹般地变好了,但还是没有太阳。准备周末再去看看手表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