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懂的人懂

天涯海角,大洋彼岸。不过是两天的飞行。原路返回。坐上机场外等候的车。英国的天空。散不去的雾,是靡晨的遗留,抑或此时初升。然而,凉意很重。从38度的长沙徒然降落到16度的伦敦,风起。瑟瑟的我,裹紧衣服,冰凉的手,无处可以安放。恩,那就让它冷吧。

他说,沉默不好。我说,已成习惯。谁能读懂沉默?恩,扯淡。我沉默,不代表我平淡如水。没那么高境界,只是,懒惰,自私,所以不说话。宝贝说,最大的理想并非是上牛津剑桥,只想看到我的笑容,那么她的一切努力就值得了。恩,不能被这暖暖的话湿了方向。不能整天毫无理由的笑,那种傻笑你也不需要。牛津剑桥起码是笑容的一个理由。

懒懒的。包括空间,包括日志。有时真想把流水的时间侬语呢喃出来,轻柔的,细腻的,像讲述一个故事,舒心的,放松的。这样的述说屡写屡删。让懂的人懂。我看到时光,消失的和经过的时光,这样的述说目前太早。

总是不能让我闲着。没有太多事,有的都是要事,一动则大干戈。一个月时间后安排驾照理论考试,4本书两张碟。800镑的驾照费用值得我为之付出努力。同时,3个月内完成1万5千字的论文,几篇几千字的小论文。这些都是属于我的事情。其他的都不是。也无所谓是或者不是。从到达伦敦,下飞机的刹那,我就明白,从此刻起,好好学习,天天上网。

所有的字,在起初,亦不过仅仅是一种纪念。为了写给自己,为了找一种路途让自己的灵魂平静。日光之下,所行之事,踏过之路,注定回头不是岸。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需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日何夕,君已陌路。

什么是最好的未来。一个奢侈的十年。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被宠爱。一个不需要彼此的人。以及,一个找不到彼此的人。恩,本来就是闹剧。重新描下选定的色彩,自在又坦然。一切继续,一切都无恙,似乎如同最初。

安妮宝贝说,任何事物有缺陷才会完美。这是我的审美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