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魂(4)

  每次醒来前,我总会想,这次会在哪一处醒来?是谁唤醒了我?或者是什么惊醒了我?再或者是一场好梦将我笑醒?再或者是一场噩梦将我吓醒?

  我总是不敢急着睁开眼睛,我怕看到的并不是我想的,我怕遇到的并不是我憧憬的,美好的已经改变,而不好的始终纠缠。

  我像往常一样,先把身体斜靠在床头上,先让耳朵醒来,听一听四周的鸟语,是百灵或者喜鹊,再让鼻子醒来,闻一闻窗外是否有花香?是不是依旧是熟悉的桂花香。

  “好香!桂花香!”我努力睁开眼。

  树影婆娑,阳光四溢,一粒粒的黄色小花在空中飞舞。

  “好多的桂花!”我惊呼!站起身,这次竟然在一棵桂树下醒来,我头上身上嘴里皆是桂花。

  “好香!”我赞叹!我起身用手去抓,用手去捧,用我的衣袖去装。

  “乐师一定喜欢!”我念到!那是瞬间甜蜜的心动。

  “这次我是在哪里?”我问自己。

  “这是哪里?”我再问自己。

  “主人!主人!”灰衣少年丢了魂似的向我奔过来。

  “灰老爷?这是哪里?”我问。

  “这里就是花都啊!”

  “花都?”

  “对!到处是桂花,必定是金粟殿了!”

  “金什么殿?”

  “哈哈!我们冲过雷击山了!我们成功了!我就知道,主人每次都能不负众望!”

  “可是我还是没有任何这里的记忆!包括这个什么金什么殿?”我依旧迷失在树丛的阳光里。

  “别着急!主人,我就是你的记忆!我会慢慢告诉你的!这里叫金粟殿!是金粟仙子居住的地方!而且每世每劫你与她的缘分最为深厚!雷击山的电弧又把我们送到金粟殿了,你说巧不巧?我真是太开心了!”少年雀跃着说。

  “既然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我们得速速离去。”我说罢凭感觉沿一条小径走去。

  “等等!出去该走这边,你那里是金粟仙子的寝宫!”少年喊道。

  “哦!”我连忙转身往回跑。

  “既然到了我家,请进来一绪!”正要离去,有个声音唤住了我。

  “使者大人请吧!”正在我犹豫不决时,树影摇曳了几下,从四个方向出现四个皆穿米黄色长裙的少女。

  “使者大人,仙子恭候多时了!”这时迎面又来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少女向我行礼。

  “这。。。”我被这阵势吓出一身冷汗。

  “主人莫慌,这是枣儿!这四位是春桂夏桂秋桂冬桂!”那自称灰老爷的少年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

  “哦!”我依旧有点慌张,不过还是跟着那几个女子进了大殿。

  “使者大人还是老样子!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怎么依旧这般羞涩呢?呵呵!”这声音仿佛在哪里听过。

  “我无意打扰,若非仙子相邀,我必速速离去了!”我头依旧没有抬。

  “不要太拘礼了,枣儿妹妹!带持剑童子去吃些我们金粟殿的点心吧!让我和故人单独待会!”那人的声音跟乐师很像。

  “在下失礼了!”我汗流浃背。

  “有什么失礼不失礼!你就这样,几世几劫都无法改变。”她向我靠近三步。

  “是的!我一直就这样!怕见生人!”我好像在接受审判。

  “我也一样,无法改变。假如你改变了也就不是你了,我改变了,也就不是我了,那我们或许就无法再相见了!”她向我靠近了五步。

  “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惊慌。

  “想起或者不想起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又向我靠近了十步。

  “你的声音我很熟悉!”我不敢说谎。

  “熟悉或者不熟悉又如何呢?”她离我两尺,我能听到她的呼吸声。

  “乐师。。。你真的是乐师!”我惊叫。她面带微笑,口气如兰,我心欲给她拥抱,身体却原地未动!

  “哎!我是乐师或者不是乐师又怎样呢?”她叹息。

  “我一直想问她一句!可。。。”我壮着胆子问,却又欲言又止。

  “你曾经叫我阿粟!就算你不问,我也知道你要问她什么?”她双手握起我的手,手指粗糙而微凉。

  “你也弹琴!”我问。

  “你也曾舞剑!”她答。

  “可我。。。连剑在哪里都忘记了!”我深感遗憾不能自已。

  “我也快忘记为何要弹琴!”她深情注视我,用手指轻拂我的发鬓。

  “你真的不是乐师吗?”我看着她的眼。

  “那。。。那只是你梦中的我!”

  “梦中的你?可我怎么记得这么真切呢?她的音容笑貌,一颦一蹙,无不清晰可见。”

  “因为那些梦是我每日送你的!有时能见,有时不能见,整整为你送了一万个那样的梦!而彼此相遇却只有一千个,我把我们相遇的梦全都刻在我的琴头上!”

  “一千个彼此相遇的梦?乐师只是我的一个梦吗?”我惊疑不定,心中恍惚,可我确确实实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她的呼吸,她手指的温度,怎么可能是梦呢?

  “人间本就是花间一梦!只是你不愿醒来!你若醒来了,自然知道自己是谁了!”

  “难道我在人世间的几十年,只是你给我的一万个梦!”

  “对!你一直活在我的梦里面!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

  “那我是谁呢?我曾爱过谁?”

  “你是我的使者,曾经爱过我!”

  “现在呢?。。。”我觉得自己要疯。

  “人间一年,花间一劫!人间一梦,花间千年!”金粟仙子缓缓松开她的手。

  “一花一世界!一人一世界!我要见你只要等一年,而你要见我却要等一劫!可恨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何要等我一劫!甚至你叫什么名字我都记不得!而我每年仅仅为等一次桂花香!闻一次桂花香!!”

  “阿剑!我的宫殿就在这桂花香里,我的魂也在这桂花香里,你曾深情叫我阿粟!我也曾深情叫你阿剑!”她离开了我五步。

  “阿。。。粟!”我伸手去拉她的衣襟。

  “对!阿剑!一定要记得我叫阿粟!你只要叫这个名字,我就会在梦里永远陪你了!”她离开我十步。

  “好!我答应你!乐师。。。阿粟。。。”我流泪向她扑去。

  “好!我等你!再等一劫又如何!”她转身向我微笑,笑容却散作满屋子的花雨,落在我的头上衣上唇上。。。。。。

  随即,整个金粟殿也慢慢地融化,慢慢地消失,只留一道七色的彩虹和四周五彩斑斓的美景。

  。。。。。。

  “金粟仙子被选为这一劫的花王啦!金粟仙子被选为这一劫的花王啦!”忽然,我隐约听到那个红衣女子在远处开心地喊叫。

  “金粟仙子被选为这一劫的花王啦!”那几个黄衣女子也疯了似的在漫天的桂花花雨中飞舞。

  而对于我,一切变得越来越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