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很快,人类世界会乱成一锅粥。”


木匠的旋转木马摆件只剩最后一个步骤了:上一种天然的动力油。不幸的是,油在昨天制作小白鸽闹钟的时候已经用完了。

木匠准备出门弄点动力油,小女儿冲上前抱住他的大腿,阻挠他:“别呀爸爸,我喜欢这个不会动的旋转木马,你总是做会动的东西,我看得眼睛疼!”木匠大笑着摸摸小女儿的头:“旋转木马不会动,还叫什么‘旋转木马’?乖,我很快回来。”

钓竿铺老板

木匠要搞到动力油,首先要修一修他的钓油竿。他先去找了钓竿铺的老板。

钓竿铺老板面露难色,迟疑地接过木匠的钓油竿。“怎么啦老伙计?”木匠问道,“我的钓油竿什么时 候能修好?”“我,我得检查一下。”钓竿铺老板带上手套,开始检查木匠的钓油竿,一边碎碎念:“据说最近的动力油有点难搞,钓油竿应该改良一下,长一点弯一点更好。但钓的地方是树多一点,还是草多一点,还是云多一点,雾多一点,都不好说呀!”

钓竿铺老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抱歉地冲木匠鞠了个躬:“对不起,还是请您先去找半杯水先生看看吧!”

半杯水先生

木匠虽然感到很纳闷,但还是照做了。他来到半杯水先生的家,敲了敲门。

半杯水先生端着半杯水开门了:“您好木匠,您看我这杯里的水,您认为是……”“我认为是只剩半杯水了。半杯水先生,请您看看我的钓竿,钓竿铺老板今天不知道犯什么糊涂,连根钓竿都不会修了!”木匠语气有些着急。半杯水先生优雅端庄,丝毫不慌,缓缓说道:“您今天认为这只剩半杯水了,而不是还有半杯水,这足以看出您今天心情十分不好啊!”“是的,我本来以为这钓竿只要换换生锈了的零件就可以。”木匠把钓竿举起,示意半杯水先生看看。

半杯水先生邀木匠到沙发那坐下,接过钓竿放在茶几上,却看也没看就说:“前几天我的确跟钓竿铺老板聊过,看来他把我的话听进去了。以往他修钓竿全凭经验,没有将理论和实践结合,我认为万万不可。油山的门童跟我说过,山上的情况一天一个样,这钓竿怎能不随之更改呢?”

木匠有点坐不住了:“啊?修钓竿这事难不成你比他专业?”半杯水先生误以为在表扬他,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您先找门童问问今天的山中情况,再来考虑这钓油竿该怎么修。”

路人

木匠离开了半杯水先生的家,着急地往油山赶去。拐角处,木匠不小心撞倒了一个路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转弯太着急,我的钓竿没打到你吧?”木匠扶起了摔倒的路人。路人没什么大碍,大度地反过来安慰木匠:“没事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向来没啥存在感,你没看到我也是正常。”木匠觉得有点好笑,但他没空攀谈,准备跟他道别,钓竿却被路人握住了。“你这钓竿,还没修好怎么就往油山赶去?”路人问道。木匠叹气:“我知道,我这正要修呢!”

路人好心地提醒:“没修好上去也是白搭,现在掉头找钓竿铺老板还来得及。虽然他最近跟半杯水先生聊天聊傻了,但你别被他带偏了,就指定让他换个钓钩,生锈了就换,多简单!”只可惜,路人的话木匠没听进去,他一阵风似地往前走了。

油山门童

木匠远远地看到了油山的门童,一男孩一女孩,在踢毽子玩儿。

“你好,是来钓动力油么?”男孩门童问道,同时脚上的功夫半点没停。

木匠喘着气说不出话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等一等,我们就快分出胜负了!”女孩门童说道。

木匠看他们一来一回,斗得难分难解,不免着急:“我不进去也行,就想问问今天油山天气如何?树多还是草多?云多还是雾多?”

女孩门童把毽子踢到了男孩门童额头上,男孩门童“哎呦”了一声,却仍淡定地任毽子滑落,到脚边时出其不意地一勾,毽子斜着飞向女孩门童,对方没反应过来,毽子落地了。

木匠激动地鼓掌恭喜男孩门童胜出,同时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男孩门童揉着额头,回复道:“抱歉,今天的监控云拉肚子了,天气情况暂时不明。要不你自己上山看看去?”

死对头泥匠

木匠走在他走了无数次的油山山路上,走着走着他醒悟过来,树多还是草多,云多还是雾多,压根不影响他钓动力油呀,动力油最爱他身上的木屑味道,总是主动就跑过来了。正想着,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木匠的死对头泥匠。同是手艺人,总是那么认真勤恳的木匠看不起经常偷懒的泥匠。泥匠吊儿郎当,做出来的东西质量参差不齐,木匠又常常和他有合作,因此和泥匠争吵过多次。

泥匠有些吃力地提着桶动力油走近了:“是木匠呀,正好搭把手。”木匠不大情愿地答应了。路上,泥匠听闻了木匠今天的经历,慷慨道:“我这桶动力油分你一点就是了!太阳快下山了,你今天总不能白忙活吧?”

木匠斩钉截铁拒绝:“你钓的动力油杂质太多,上回好多个失效的,我不用你的!”泥匠见木匠不领情,没再多说。

旋转木马

木匠下了山,跟泥匠分开之后径直去修了钓油竿,来不及再上山了,木匠回了家。一进门,看到泥匠也在,气不打一处来:“你哪来的闲心串门,今天的工作完成了吗?”

泥匠也不生气:“当然了,我还带了我的动力油来帮你。”

小女儿帮腔:“对呀爸爸,不然你今天的旋转木马白做了,太阳快下山了。”

 “什么?你们已经扔进去了吗?”木匠大惊,快步赶到池子边,却只来得及看到旋转木马的一角,很快地,那个角也沉下去了,水面回复了平静。镜子般的水面正映出地球的模样,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你放心,我这次钓动力油的时候没打瞌睡,你这旋转木马准没问题。”泥匠拍着胸脯打包票。木匠有气无力地赶人:“走走走,回你家去。”抬眼看院子外,天边的夕阳慢慢褪去光芒,一点点下落着。

泥匠离开了,木匠觉得是时候好好教育一番小女儿了。

接班人小女儿

木匠把小女儿领到水池边,语气温和又认真:“刚刚爸爸语气着急了点,吓到你了,爸爸道歉。但是,你做得实在不对。”小女儿没敢说话,任木匠说着,眼睛紧盯着水面。

木匠继续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吗?你那个泥匠叔叔捏的小人质量太差,好些是黑心的,没个人样。”木匠对着水面吹出几个水泡,水泡里上演着人间的一幕幕黑心剧场。“爸爸上次加了泥匠的动力油,时钟走到一半卡住了,汽车屡屡故障,云朵下不出雨水……爸爸花了好长时间重做了所有东西才救回来。”

“啊?那这个旋转木马也要重做吗?”小女儿惊呼。

“这得看泥匠的油杂质多不多了,杂质越多故障越多,没啥杂质的话,人类的游乐场运行得好好的,就不用重做了。”木匠说。

“爸爸,对不起。”小女儿带着哭腔,“我想你还是需要重做的。”

“?”

“其实我没听泥匠叔叔的话,我把没加油的旋转木马扔下去了。”

“什么?”木匠哭笑不得,“那我只好关停他们的游乐场了。”

“爸爸……”小女儿哭得更大声了。

“???”

“除了旋转木马,我还,我还扔了好多别的东西下去。”

“嘶——都不会动的?”

“呜哇——”小女儿哭得稀里哗啦,拼命点头。


夕阳在这个时候藏起了它最后一点光辉。木匠清楚,很快,人类世界会乱成一锅粥。


生气到了顶点反而回归平静。

看来是自己平时太疏忽家里的小小接班人了。

木匠伸手摸摸小女儿的头:“明儿跟我上山钓油去,总之先加油!”



—— END ——

想跟魔幻的日子说88

凉阿猫写于2020年2月2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