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3 章十一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大部分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3 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悠悠春梦随云散(十一)


“殿下别来无恙,”嘉禾县主掩面一笑,颇有几分小女子的风情,“多年不见,还是这般耿直。”

这个儿时老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瞎跑的刁蛮小丫头,当年颇得母后偏爱。萧策自己虽说不喜,但也算不得讨厌,只是现下担忧萧熙的安危,无暇与她叙旧。

于是,萧策勒紧马绳,道了句:“王命在身,县主自便。”就要率兵离开。

“殿下且慢,”嘉禾有些急了,上前几步,拦住了去路,“借一步说话。”萧策知道嘉禾有些任性,但无事不会如此胡搅蛮缠,于是他一个飞身下马,走到她跟前,随侍亲兵自觉往后退了数丈。

只听她压低声音:“嘉禾知殿下此番为了圣医族护国圣女而来,此前殿下远在边陲,鞭长莫及,然时不我待。我等斗胆,只好越俎代庖,替殿下先行一步,前往圣医族。”

听言,萧策吊了吊眉,不置可否。

嘉禾见萧策脸色如常,并无不喜,顿了顿接言道,向不远处的婢女使了一个眼色。婢女会意,迎了一个面蒙白纱的女子过来拜见萧策。

“圣医族医女羌活拜见熠王殿下。”女子规矩行礼。

萧策眯起凤眼,打量了来人一番:“你就是护国圣女?”

谁知女子却摇摇头:“非也,羌活乃圣医族普通医女,与护国圣女锦觅自幼亲厚。锦觅外出采药未归,现下并不在族中,羌活可随殿下找寻圣女,后赶赴王城。”

萧策考虑了片刻,点头应允,而后转对嘉禾:“此次有劳嘉禾县主,如此我们便同行吧。”

“熠王殿下客气了,何必如此见外。说来,你我也是自幼的情分,不比别人。”嘉禾笑得眉眼弯弯,话中有话。

听言,萧策心中略有不喜,微不觉察抽了下眉。而后用犀利的眼神制止住欲言又止的萧六,口中婉转低念了几个字:“圣女,锦觅......”

我和萧玉分别之时,天色有些阴沉,飘起了一阵蒙蒙细雨,让人没由来的心烦。

“小鱼,你身子还没好全,一定要记得吃药。烧水、做饭慢点,别笨手笨脚的,把自己弄伤了。”我反反复复交代。

萧玉抬头看天,柔声道:“觅儿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阴雨天,山路难行,千万要小心。”

“安啦!这点小雨算不得什么。这路我走过百八十遍,就是闭眼也能走回圣医族。”我满不在乎。

此刻,一阵风过,欲要将我的面纱撩起。

萧玉眼明手快一抬手,将面纱一抚平,手却停留在我的鬓角处,眼中的不舍之情眼看就要溢出来,却只是喊了句:“觅儿.....”再无下言。

我胸口有些闷闷的,不知该说些什么:“那个,天色不早了,我要走了,小鱼。”

萧玉只将我鬓边被风吹乱的发丝,轻轻一顺,动作娴熟,似乎做过百千万次。

我觉得甚是羞赧,却是无法拒绝:“那个,昨晚,你说要负责什么的,”我越说,脸上越觉发烫,“不用的,我们圣医族女子是不允许婚配的.....”勉强说完这番话,没听见萧玉接话。

于是,我咬牙道了句:“保重。”撑起伞就往外跑。谁知,还没跑开几步,却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一时间淡淡的药香笼住了我。我一惊,伞,跌落在地。

萧玉将他略微冰凉的面孔贴近我的耳侧,男子身上独有的气息让我的脸瞬间烧起来。萧玉的身子虽说单薄却是有力,我怎么也挣不开,又羞又恼道:“小鱼,你放手,快放手。”

谁知,那个怀抱却是越圈越紧,让人喘不过气来。“觅儿,你乖乖听我说。说完,我便放你走。”

萧玉低沉、沙哑的声音似会蛊惑人心,我见挣扎无用,只好轻轻“嗯”了声,任由他为所欲为。

“此去,你我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给你的玉佩,且随身带着,作为日后相见的信物。若是萧玉做了错事,来日自会向觅儿认错、赔礼。只要你信我,我就心无所惧。”

“做错事?什么错事?信你?”我被萧玉如此环抱着,脑子早就糊成一团浆糊。

“不论萧玉做何错事,都不会伤害觅儿半分。至于,你说的婚配之事,且安心等我就好。”

“婚配?等你?”我觉得萧玉是痴人说梦,本想辩驳几句,可是话才到口中。此刻萧玉贴着我的脸,轻轻一蹭,我一颤,话就变成了:“好,我信你,我等你。”

“萧玉定不辜负觅儿。”言罢,怀抱缓缓打开,依依不舍。我实在觉得没脸,一把捡起伞,头也不回冒雨跑了,丢下身后的萧玉一人。

没听见他微微叹气道:“觅儿,父王病情危急,原谅萧熙不告而别。”

离了萧玉,我昏头蒙脑,脚不停歇往圣医族赶,总觉得那股淡淡的药味始终萦绕着自己,久久无法散去,心里忍不住恼他:动手动脚,扰人心境。再一转念,竟又忧心他从小锦衣玉食,没人照料,照顾不好自己。

我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赶了一天路,总算是在日落前,赶到了族里另一处歇脚的木屋,安置了下来。

山中天黑得早,简单用了点饭食,梳洗一番,我便上/床安歇。谁知,翻来覆去,竟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那个只相识数日的萧玉:他的身影,他的话语,他的味道......甚至连那轻微的咳嗽声都在我脑子中晃荡。

我的脸又烧了起来,嗓子有些冒烟,心里骂了萧玉一句:害人不浅,就起身坐起来,点了油灯,想喝口水。

突然,木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远处隐约还有马蹄声,接着就是“砰砰砰”的敲门声,在山间回荡。我心中大惊:这荒郊野外的夜里,哪来的人?难道是萧玉的仇家寻来了吗?

我急忙戴上面罩,拿上床边的一根木棍用作防身,躲在门后不出声。此时,就听见门外传来女子的声音,很是熟悉:“锦觅是你在里头吗?开开门,我是羌活啊!”

“羌活!”我丢了手中的木棍,急急去拉门闩,心中却更是不安:羌活为何会在夜里寻来,难不成是圣医族出事了?难道是族长的病......

我心中着急,就没顾得上脚下的门槛。甫一开门,脚底一个踉跄,整个人就往前栽,让门外的羌活猝不及防。眼见我整个人就要栽倒在地,却不想一双大手将我拦腰稳稳接住,抱了一个满怀。

白日里下了场小雨,躲在云朵里的月亮,此时探出个头来。借着皎洁的月光,我将来人看了个分明:这是个很俊美的男子,衣着不凡,一双凤眼尤其犀利,不过眉眼的气息却锋利得像把刀。

不同于萧玉的气质如兰,温润如玉,他尽管好看,却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我在打量他的同时,那男子也在看我。奇怪的是,他看我的时候,竟是像被雷击中了一般的惊讶表情:“是你,竟然是你!”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场面,看得羌活和男子后头两个随从目瞪口呆。

我有些蒙,却想着被他如此搂着很是不妥,想将他推开:“你是谁?放开我!”

男子不松手,也不言语,只是直勾勾盯着我看。接着抽出一只手来,想要顺势揭开我的面纱。我一急,狠狠跺了他一脚,破口骂道:“登徒子,下流!”

男子吃痛,“啊”叫了一声,松开了我。身后的随从喊了一声:“大胆!”欲要上前,却被男子摆手止住了。

羌活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扶我:“锦觅,你没事吧?”我摇摇头。

男子身后的随从也连忙上前问道:“殿下,没事吧?”男子摆摆手,示意无妨。眼睛却像粘在了我身上,我见他这样,忍不住又狠狠刀了他一眼。

羌活吓得不轻,连忙解释了一番:“锦觅不得无礼,这位是熠王殿下,宫中急诏,来接你入王城的。”

“熠王殿下?他是熠王萧策?”我有些不敢相信。虽说圣医族地处偏远,不过战神熠王的威名,倒也略有耳闻。这位先皇后的嫡子,年纪小小就随着镇西大将军南征北战,所向披靡,虽说未及弱冠,但已立下赫赫战功。听闻,也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当下,我就理了一下衣裳,恭恭敬敬给战神行了个大礼:“圣医族护国圣女锦觅拜见熠王殿下。此前不知殿下驾临,言行无状,颇为失礼。望王爷大人有大量,饶恕小女。”

作为护国圣女,为皇族所用,所以自幼便有专人指教我的规矩和礼仪。所谓礼多人不怪,他一个堂堂王爷,想来也不会纠结我方才踩了他一脚吧?

“免礼,不知者不罪,”直到这会,熠王似乎才从刚才那见了鬼的表情中晃过神来,只再问我,“你是,锦觅?”

“对,小女锦觅。”我觉得这熠王怕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憨憨吧?不是才和他说过我的名字。

“好名字,“萧策若有所思,接言道,”有请圣女,奉诏随本王前往营地休息,明日一早赶赴王城。”

王命不可违,我自然只能听命跟从,不过心中却是越发惦念萧玉:远去王城,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上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十)
下一章 翩翩彩翼化红霞 悠悠春梦随云散 (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