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树

    有一种爱,既坚韧又脆弱,似生非生,似死非死。

文/年轮   

        风和日丽的一天,一棵郁郁葱葱的小树静静地聆听着旁边潺潺流淌的小溪。小溪唱,鸟儿和,被柔情的溪水抚摸得光滑的鹅卵石悠闲地躺在小溪边惬意地晒着太阳,宁静地闪耀着金黄色的光晕。

        调皮的鱼儿有的在溪涧中欢快地互相追逐,有的跟着水中的小漩涡一起旋转。鱼儿们扭动出了一种曲线美,优雅,一尘不染的纯洁。

        淡淡的清风掠过草丛,小草微微起舞,轻盈又轻盈,炫耀着苗条柔软的身姿,舞到兴起时,小树也不禁为之感动,为之赞美,为之轻轻地鼓掌。

        时间在此刻仿佛停止了,它应该也被这如画如梦的景象所感动,它停下了脚步,不舍破坏这个现实中的梦境。美,此时的一切是如此美好。在这里才能找到一种永恒的感觉,永恒本身就是一种美。

        美?世间是否真的存在永恒的东西?是否有天长地久的东西?美是假的?是一场梦?梦,只有在我们醒来之后梦才是梦,否则梦也会被我们当作现实,一直活在梦的现实里。我不承认,我们都不承认。我不敢面对,我们也都没有勇气面对——一切本质的东西从来都是不美妙的。

        那一副“永恒”的风景也有消失的一天,而那一天也已经到来了。事物若不是永恒的便是短暂的。“永恒”在转眼间瞬息万变——天不再湛蓝,水不再流淌,鸟儿不再欢唱,鱼儿的身影也销声匿迹,没有了绿荫,只有昏天与灰土,干涸的小溪活似一道抹不去的泪痕。

        曾经的美只是一场梦吗?一场自欺欺人的幻影吗?今天的一切又是什么呢?是该好好活在当下,还是必须居安思危?

        枯树也是一种美,如果凄凉也算是一种美的话。

        当初生机勃勃,枝繁叶茂,曾为小草的舞姿鼓掌的小树如今只剩下一副枯干伫立在小溪的旁边。哦,不,是泪痕的旁边。可怜又可恨的小树,寿未终却已正寝。

        可怜又可恨的小树啊,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呢?你为何死不瞑目,不愿躺下好好安息呢?你在等待着什么?在坚持着什么?这不是季节的转换,冬天虽来了,可世界也停止了转动,春天不会再到来了。你生命的轮回已嘎然而止了,这不再是冬眠,这不再是休眠,而是死亡,是泯灭,是结束!

        看吧,那皑皑的白雪幽幽地落下。曾经美丽的飘雪,如今只有冰冷,苍白,像泥土,像祭奠的白花渐渐挂满了你的枯枝,埋葬了你的躯体。你无能为力,你心有不甘,你不是在等待着春天,而是等待着大自然的最后的审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