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如狗,哀莫大于心死

1

2017年的朋友圈格外热闹,自黑沮丧流行词大道其行,丧得越厉害,内心越狂喜。

手捧枸杞保温杯,虐的是80后;中年油腻男,戳的是80后;佛系生活,毒的却是90后。

枸杞保温杯,不再年轻如虎,如今佝偻迟钝;中年油腻,不再肌肉股股,现已肚腩便便;佛系90后,不再霸屏,已是深居简出。

80后从来不缺乏被话题,是戏谑为垮掉的一代,是不靠谱的一代,可是一不小心却成为当今社会的中间力量。

人到中年,被描述为“悟空的压力,八戒的身材,沙僧的发型,唐僧的啰嗦,师徒四人,一步一步迈向西天”。令人哭笑不得,却置之不理。

不管枸杞保温杯还是油腻男,依旧需要扛起“师徒四人”气质,硬着头皮继续撑下去,当然这群人还得撑下去。

一直想努力才华横溢一把,却不曾有才华多看一眼的迹象。

为了生活不再斤斤计较,因为时间重要;为了工作一再冲突,因为站住脚捍卫自己观点重要;为了梦想经常被损,因为被嘲笑才是起航。

2

人如蝼蚁,千奇百态。虽被包装或靓丽或笨拙,靓丽的主角在舞台上肆意炫耀,笨拙的小丑忍着笑完每场戏最后一幕。

一类身居中高层,职业生涯至此至于稳定。不再担忧不被赏识,不再担忧买不起房买不起车,也不再担忧孩子上学问题。只要继续好好地干,兢兢业业带领团队,做好十多号人的船长。在团队中,做好后勤保障,及时补给粮草弹药,鼓励每位成员在各自岗位取得成功,才是团队的成功。虽至中年,才华不够,只能孵化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这是心中的最大愿景。企业如此丰厚馈赠,满意至足直至归隐,誓与公司共存亡。

然而另一类没于基层,职业依旧飘忽不定。如一艘远洋扁舟,没有动力,没有桅杆,也没有风帆。瞭望无边蓝海,己如水滴,如细沙,面对波涛汹涌巨浪,时常随波逐流。岁月洗礼,铅华不再,早已被风吹得蓬头垢面,只是生活着。面对无知未来,烟圈是孤独的最好陪伴。只好硬着头皮,坚强却又苟且奋斗下去。晚上回到家中,妻儿早已睡熟,妻子的眼神中透露着等待,小孩在襁褓中贪婪地嗜睡,男子汉心中多了一份殷勤的动力,只是为了生活幸福。在这卷窝的世界里,唯独家给予最舒适的港湾。

一类一毕业顺利进入行业大公司。大公司浑身上下透露着天生的傲娇和自信,于是顺理成章地成为甲方爸爸和甲方爸爸的儿子。好待遇好福利是大公司的天然属性,一毕业,谁都想拥有这等荣耀。公司福利房是奋斗中最大犒劳之一,只需捆绑一定期限服务。当时衣衫褴褛,身无分文,咬紧牙关凑齐首付,决定在此过上十年两点一线的生活。房子赐予无上的稳定和归属感,南北漂如同扁舟有了停靠港湾,便有了勇往直前而为公司抛头颅洒热血。公司给了驰骋疆场,人如野马风驰奔跑,脚踏无界疆域,肌腱逐渐健硕。结婚生子便是一直延续下去的故事,一家人,一家事,同舟共济,再也没有来得比这更加有温度了。

然而另一类漂泊于江湖多年,但江湖地位摇摆不定,机缘巧合牵手行业大公司。公司公寓是暂时容身立命之处,无资格申请公司福利房,只能站在那里仰望和等待,等待久了,希望也逐渐没了。不寄托于公司恩惠赐予,在乎内心的信仰和追逐。卷窝于高楼公寓,一切不在眼中,自以为凭借仗剑走天涯豪情能稳扎于此,是过于高估自己才情。初来乍到,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是师傅们吩咐又嘱托的忠告。而立之年,却如江湖蚂蚱,慌张不已,随时奔走相告。继续当年码农般生活,刷一遍程序又一遍,突然发现这程序用了多年早已老化。新代码不迭代,硬件升级迟早将这破败不堪的程序和算法淘汰掉(工作经验),而中年终将不如狗。

一类委身于公司附近民房,不再为路途遥远而摸爬滚打,房租便宜是心里享受到最大的优惠。八点起床,九点上班,成为最为悠闲的上班方式。告别鱼罐头挤公交地铁,也不用在公交上瞌睡流口水。周一至周五,在公司附近三公里内活跃着。场景每天重播,环境相对静止,早已融入这圈子里。楼下夜晚十二点麻将声嘈杂,楼上半夜三更婴儿哭闹,夜半惊醒早已成为常态。想逃离这热闹市井的想法早早扎入心海,这等喧闹从来不属于张狂内心。下班后争分多秒的听说读写强化培训,临睡前复盘行动,已是疲倦不堪,从此不再听到“午夜凶铃”的垂死吹鸣。挣扎地奋斗只为逃离这里,毕竟总会有一撮人会到了这里又离开这里,只是留下最美好最酷比而又不堪的回忆。

另一类苦嘲为房奴,栖身于离公司开外30公里。起早贪黑是家常便饭。凌晨六点闹钟如期闹心,起早是心里的梗。铃声一响再响,循环延迟是最标准的动作,最终不得不起来。夏天从床上爬起来,蚊子总是第一个问候早安,太阳开始升起,但是眼睛一直游离。冬天从被窝钻出,天未亮,风正凉,为了赶上班,风雪无阻。无论多早出发,多晚回家,路上总是有人在奔波,只说“莫得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早上公交地铁总是固定站点向你招手,毫不犹豫地庆幸今天赶上这班车,否则就会迟到。为了弥补认知荒芜,知识贫瘠,本计划在车上看看电子书和听听付费喜马拉雅付费节目。无奈之处,车况颠簸,早已让人昏昏欲睡。于是瞌睡成为公交车上每个人的必修课,修完之后,从未精神抖擞。准点赶到单位,单位食堂已接近收场阶段,不再为残羹冷炙而拒之胃外,讲究填饱肚子看作为一种奔波的犒劳。尽管这想法有些low,但是现实如此,钱多事少离家近这等好事与之缘分从来浅薄,是理想中极端奢侈品,却暂时无法消遣。

3

如此而已,这不远是什么艰辛和苦难。一头扎进一线城市,既要享受便利,又不承担苦逼,那为什么当初要选择来这座城市。唯独还可庆幸年轻,享受这里和在这里前行,还算是生活原来面貌。

经历人生百态从无知到无知,人设也逐渐开始成型,一路前行,一路精进。

前者无知是出混社会如无任何标点符号的白纸,后者无知是白纸不再,线条颜色开始涂鸦,只是略显拙劣而逐步精进。

岁月刀痕向来不招呼就来,来不及抹霜修复,只是留下沧桑和皲裂的证据。

生活彩笔不停写着人生起承转合,人们焦虑不断修正明暗色调,一直涂改直到自认为最满意为止。

来自我的公号~肆号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