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日记    雨仁读译 第2231天】:“费巩已死?”

   

      竺校长抗战西迁贵州日记(连载第2231天)

        1946年2月23日(周六)重庆 ,上午昙,午后阴。

  时事:北碚、青木关各校举行大游行,抗议苏军不撒出东北。带头学校为复旦,教授有白季眉、方豪、林一民等。

  晨七点半起。八点半早餐。餐后至牛角沱26号,朱家骅寓所,遇教育部秘书陈景阳,研究院总务王懋勤、钟道赞及朱之侄朱伯陶。候片刻,即到卧室见朱部长。其胃病复发,请张孝骞医治,未见明显效果。谈学校迁返事,建议重庆周边的学校先搬。若经湘鄂迁回,可走长沙。研究院主张用大陆制。法学院院长,说范扬(在考试院)与李浩培(武大)二人可聘,医学院亦同意设立,但不建议李伯纶去。师院可以仍在浙大。嘱其批准法学院开办费五百万元,又杭州修理费五千万元。据他讲,复员经费已通过六百亿的方案,拟先拨六十亿元。视其精神颇惫,乃告退。

  至坡下,才想起昨次仲托交通伯、凌叔华之函,比利时邀请叔华赴布鲁塞尔讲演,需外汇与外交部公文。正好陈景阳亦在,告之。

        出来后至美专校街十七号,晤次仲,谈片刻。晤叔谅,不在。再至重庆村九号,晤萧庆云,遇其夫人姚慧英乘洋包车带小孩看病,遂搭车至牛角沱公路总局,晤谢文龙及庆云,途遇罗英。罗建议,浙大迁返时走长沙、衡阳。萧则建议浙大走重庆,说公路费用太高。但萧、谢二人均表示派车无问题,但酒精需自备,且需油布。

  又至交通部,晤龚学遂,先与秘书陈葆仁谈片刻,知汪一鹤已去京,乘飞机由陈克文办理。晤龚,谈十分钟,询以回途取道,建议走衡阳,说五六月间重庆将人满为患,拥堵不堪,遵义至衡阳,七天可到,衡阳火车可通汉口,而乘船由重庆下水,仍须经停汉口。但货物运输以走重庆为好。

        十二点,晤费盛伯(费巩之兄),知费巩仍下落不明,且据中共人士陆定一讲,有消息说,费巩被捕后遭严刑拷打,于去年三月十号前后即已埋尸灭口。

  至隔壁冠生园中膳。膳后回。

        三点,至中英科学合作馆,晤罗士培夫妇及李约瑟。李约瑟将于3月1日赴北平,罗士培四月中赴沪。浙大物理系程开甲,数学系张素诚,生物系姚錱,均已获得英国奖学金资助留学。

        五点至教育部,晤杭立武,谈片刻。回。

  遇谢家玉,同至老魁顺餐馆晚餐。餐后至下罗湾廿四号,晤贺师俊。

      (贵州的青岩、遵义、湄潭和永兴,值得每个浙大人一生当中,去走一走、看一看的地方。以上文字系由贵州浙大校友雨仁每天读译自《竺可桢全集》之1940~1946年,一天一篇,持续七年,新鲜读译,与您分享,“穿越”西迁,见证校长在贵州抗战办学七年的每一天,感悟求是精神,弘扬西迁文化。误读与错漏,在所难免,敬请阅读原著。更多连载见~http://blog.sina.com.cn/xiqianq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