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没分手的爱情,最后怎样了?

从开始准备毕业答辩开始,我就一直在纠结,到底是跟着张涛回哈尔滨找工作呢,还是听从家里的安排,回到海南,顺利进一个小事业单位,过撑不着又饿不死的一生?

那时的我们,心里都想让对方跟自己走,但现实是,无论谁跟谁走,哪一方都无法保证,能给跟着来的另一方找到同等的工作。

从海南到哈尔滨,四千多公里,没有直达火车,要先坐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中转,从北京再坐十几个小时才能到哈尔滨,就算是飞机,也要坐七个小时,这种跨越整个中国的旅程,光是想想就觉得艰巨无比。我俩都是独生子,无论去谁的城市,这个距离都决定了另一方要承受着一年甚至几年都见不到亲人的煎熬。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从我跟张涛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们要对此做出决择。

最后,我还是终究还是随了张涛的意,狠狠伤了父母的心,张涛拉着我的手,红着眼眶说:媳妇儿,我现在虽然没钱,但是我会努力赚钱,以后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张涛的话让我义无反顾的和他登上了最便宜的绿皮车厢,一路上张涛都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同样激动不已,那时的我们,眼里只有爱情。

快五十小时的硬座,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方便面和厕所味,不说座位上手肘都打不开,走道上站满了人,就连卫生间里,也全挤着提了大包小包的民工乘客,为了让我上一次厕所,张涛得先把里面的人给一个个请出来,然后自己把守在门都关不上的厕所外面,挡着里面的我,颠簸的车厢,恶臭的气味,外面的人毫不避讳的目光,让我根本尿不出来,外面不断有人想挤进来,挡在门口的张涛边顾着里面的我,边顶着外面的人,急得差点跟人打起来。

我憋着尿,又跟着张涛奋力挤回到自己巴掌大的位置上,看着周围的环境和未知的未来,那一刻,我忽然就有些打退堂鼓,整个车厢里嘈杂的声音和父母苦口婆心的劝告不停在脑中盘旋,张涛怕我受不了热,一直在旁边不停歇的给我煽扇子,我慢慢冷静下来,看他一脸心疼的样子,我又有些内疚,暗骂自己贪恋浮华,差点背叛了爱情。

等到我习惯了火车的晃动时,也终于到了张涛的家乡。

我一早就知道张涛家条件不太好,但现实看到时,还是吃了一惊。

房子在市郊,类似于八十年代的职工楼,两房一厅的老结构,张涛的妈妈语速极快,兴高采烈噼里啪啦的拉着儿子说着一嘴的方言,然后才指挥着我把行李搬到张涛的房间,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面仅有一张木板床和一个简易塑料衣柜,几个行李箱一堆,基本没有了转身的地方。

来之前张涛已经答应我要单独出去租房住,毕竟我还没嫁给他,跟他家人一起住不方便,没想到晚饭时张涛刚说出来,就遭到了强烈反对。

她妈妈把菜碟敲得叮当响:家里这么大地方不够你们住吗?还没开始赚钱呢就想着花,这以后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张涛赶紧低下头去吃饭,不看我僵硬的表情和极不情愿的样子,任由我在桌下怎么踢,他都不再说话了。

吃完饭张涛被他妈妈拉进了房间,一出来就拉着我出去散步。我黑着脸问他打算怎么办,张涛憨笑了两声,搂着我的肩膀,说:媳妇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刚回来,我妈也很久没看到我了,咱们就先在家住吧,好不好?”

一听这话我就不愿意了:你妈很久没看到你了,我父母难道不是吗?我为了你千山万水的过来,你当初跟我承诺得好好的事,怎么一回来就变卦了?既然你想在家住,那你就留下,我自己出去住。

张涛一听急了,转而马上改口道: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去住呢?我不是想留在家里,这不是暂时的变动嘛,你知道,我爸走后,我妈一个人挺孤单的,我就想在家陪她一段时间,等我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我们马上搬出去,好不好?

我这人耳根软,同样的事跟我说两遍,基本没有不同意的,张涛把我这个特性吃得死死的,现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虽说心里不愿意,但我也不是硬心肠,都千里迢迢的跟着他回来了,不想因为这些事起争端,一个月而已,转眼就过了。

但事实上,时间并不总是转瞬即逝,也有度日如年。

张涛家里早早给他走了关系,安排进了一家船舶公司,工资不高但工作清闲,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我也开始奔波在各大招聘会上,这个城市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找,投出的简历基本石沉大海,已经入职的张涛每天都会安慰我:不着急,慢慢来。

可是每天住在张涛家里,我根本没法慢慢来,他妈妈每天都提醒我:今天已经是第XX天了,你怎么还找不到工作?

正值毕业季,有段时间招聘会每天都有,我穿着套装踩着高跟,在人山人海的毕业生中不仅要拼学历还要拼体力,每天都要跟无数竞争者争破头,挤进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只为了在还算对口的公司摊位前留上一张薄薄的简历。

每天我的鞋子都是干干净净的出去,惨不忍睹的回来,长时间的踩高跟让里面的脚趾全是水泡,几乎一步一拐。每天晚上张涛都会体贴的给我打上一盘热水回来泡脚,泡完后第二天我又要继续踩着高跟在招聘会里撕杀。

一天晚上,我正在房间里泡脚,张涛蹲下来给我试水温,正巧他妈妈没敲门就进来了,看到张涛的样子,脸色一变,指着儿子:你出来!

张涛看了我一眼,沉着脸跟着出去了。我心里忐忑,听着门外歇斯底里的训斥自己的儿子给别人的女人端洗脚水的叫骂声,而那个被骂的男人,连句解释都不敢说,我从心底忽然就涌出一股漫无边际的失落,隐隐觉得,以后的日子,大概不太好过了。

心情低落加上餐桌上永远的蒜蓉黄瓜和大葱伴酱,我开始疯狂的想念家乡的食物,那些新鲜肥美的海鲜,那些可口的热带水果。

从招聘会回来,经过菜市时我再也忍不住,自己买了点虾螃蟹和新鲜水果,兴冲冲的提着东西就回去了,一开门,张涛妈看我手里的东西愣了一下,问我:应聘上了?

我动作一滞,说没有。

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吃饭的时候,故意用方言嚷嚷给吃得嘴都合不拢的张涛听:你一个月才赚多少钱?这么吃法,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没找到工作还敢吃这么贵的东西!

看她把碗重重往桌上一扣,我再忍不住,鼓起勇气说:阿姨,买菜的钱不是张涛的,是我爸妈给我寄的,是我自己的钱。

张涛停下嘴里的动作,和她妈妈一同看向我。

他妈妈没再说话,放下筷子转身回房了,张涛一言不发的草草扒完碗里的白饭,再没夹菜。

晚上我洗完碗刚进来,张涛就朝我嚷:什么叫你自己的钱?你既然跟我一起过来了,难道咱俩不是一条心的吗?你把我们分得这么细,你什么意思?

我一听也火了:我说的是实话,我这样说你就不乐意了?那你妈妈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怎么不替我说话?

“我妈说的有错吗?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找到,难道不应该省着点花吗?”

看着眼前不依不饶喋喋不休的男人,我忽然没有了吵下去的兴趣,心中的失望再次涌出,一言不发的背着身子躺下,一夜无语,第二天谁都没再提,这事就算这么翻篇了。

好在工作最终还是找到了,虽然第一个月没有工资,但好歹有了个工作岗位,让我不用天天面对张涛妈妈审讯怀疑的目光和含沙射影的话语。因为住得远,我每天要倒几趟车才能到工作的地方,每天回到家都累得虚脱,刚开始张涛还会给我煮点泡面窝上个鸡蛋,后来被他妈妈说了几次,也就不煮了,我自己就干脆在外面随便吃个包子再回来,眼看张涛就快要发工资了,我欢天喜地的等着跟他一起出去看房,却等来了他被踢出单位的消息。

忽然没了工作的张涛每天闷闷不乐,他妈妈脾气更是一触即发,家里一直处于强低气压下,我纠结了几天,终于小心翼翼的问张涛:已经一个月了,我们什么时候搬出去?

张涛看我两眼,不耐烦道: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事?我现在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就不要再拿这些事来烦我了,等我找到工作再说吧。

我不甘心,说:“可你之前不是……”

他提高了音量:我之前还上班呢,现在不是被小人整下来了吗?

我咬了咬嘴唇,背过身去,眼泪慢慢流下来。

张涛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低下来:好了好了,我答应你,等我再找到工作,一定跟你出去住。

日子一天天过,张涛的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我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一个工作能干够一个月,不是他看不惯别人,就是别人看不惯他。他每辞职一次,我就失望一次,我每天奔波在公司和他们远在城郊的家里,上班加班,下班干家务,还得天天看上司和张涛妈妈的脸色,身心疲惫让我脸上长满痘痘,在学校时一直减不下来的体重,现在一路暴跌,一度瘦到脸都没了形。

没有了一开始的客气,生活习惯的不同开始展露出来,张涛妈妈极其节省,比如洗完了菜和碗的水要留下来冲厕所,洗澡的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我即使时时给自己敲响了警钟,也不免有偶尔出错的时候,每当我洗澡抹沐浴露没关水龙头的时候,她都会在门外把门砸得“哐哐”响,骂我“败家”。

我知道我自己也有错,但张涛妈妈经常不听我解释,就算是有别的邻居在场,也不顾及我的颜面,说骂就骂,我心中难免委屈,每次张涛诉苦的时候,他要么没什么反应,要么就说他妈妈一个人久了脾气大,让我习惯就好。

可是,当初他拉着我的手带我来这的时候,并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他工作不顺心,他妈妈脾气不好,他们需要发泄,但我为什么要成为他们的发泄对象,为什么要习惯这样的生活?

这样压抑的日子让我又开始怀疑当初的决定,一起住的这大半年时间里,以前那个总是护着我的张涛,只要涉及到他的妈妈,无论对错,让步的人都只能是我,从小到大,我虽说不上锦衣玉食,但也是在父母的手里的宝,长这么大,就连我伤透他们的心,跟着张涛偷偷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他们都没舍得骂过我一句重话,知道我工资不高,还时不时的给我汇钱,就怕我受了委屈。

黑暗中听着张涛震耳欲聋的打鼾声,我难过得一夜无眠。

我在家却越来越沉默,跟张涛也越发的无话可说。或许是看到了我的变化,在家颓了半个月,张涛又找了一份保险销售的工作,看着他似乎恢复了干劲,不再动不动说要换工作,我很高兴,以为他终于安定下来,我甚至想好了,等他过了试用期,我就用自己攒下的钱,找个离公司近的房子搬出去,跟他一起好好的奔计未来。

一天中午,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让我带上钱赶紧到派出所捞人,说是张涛跟同事打了一架,被拘留了。

我浑身颤抖的把张涛给保了出来,问他怎么回事,张涛耿着脖子,跟我洋洋得意的说:那孙子背后阴我抢我客人,我打折他一条胳膊算便宜他的!

我沉默良久,因为张涛把人打伤了,伤者的医药费误工费所有费用都由我们负责,我好不容易为我们攒下的一点未来基金,就这样用在了医药费上。

张涛毫无悬念的又被开除了,一想到又要没有尽头的待在这个家里,我就感到了排山倒海的失望,如果说刚开始我是因为爱情来到了这个城市,那现在,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爱情已经被现实和失望消耗殆尽了。

分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舍难分,或者我们都明白,现在的对方,都已经不再是自己最合适的人。

像是要给自己的爱情一个圆满的结束,我带着简单的行李,固执的选择了火车,一个人百感交集的走过两个人来时的路,我不后悔跟着张涛回去过,毕竟有些事情不去尝试,永远都不知道结局。

当浮肿的双腿感受到热带城市特有的潮湿的暖风时,我知道,我不会再为了一个人,而离开这座城。而曾经以为大过天的爱情,在经历了时间和空间的考验后,也只适合留在青春的回忆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