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忧郁少年行(段誉篇)01

第一章再回首

1

且将故事的序幕拉到大宋开国的N年后吧。

那一天,段誉刚满18岁,对社会上的一切都不清晰,还是个未通世故的少年。那时碧空万顷,却不见一丝浮云。夜已渐深,段誉独身坐在三剑阁后的那颗巨石上,面对潺潺流水如年华般逝去,轻轻地弹着动听的吉他,音律和谐而凄美。回忆在心间流转,一个人在落寞的边际,陷入沉思之中,若有所思地抬头遥望星空。星光依旧灿烂,在三月如此凄美的季节,总有一些难以割舍的人与事会在这无尽的夜里让他追思悯怀。

乔峰凑着段誉身旁的空位,也坐了下来,双手托腮,跟他一样遥望星空,别过脸来很自然地问段誉一句:“星空,到底是什么值得你如此留恋?”

“因为女神,因为那个在我心中渐渐褪去的身影,却永远不会消失的女孩。”

“就连时光的流水也不能冲刷去这一切的印迹?”

“嗯。”

“你会遇上更好的,段誉。”乔峰拍了拍段誉的肩膀,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轻叹一声离开,随即走在空旷的草地上。

段誉望着乔峰张开双臂,沐浴在月华中。孤独的云天上飞,月光流出年华,才些许地看到那形单影只的云,段誉遥望那在光华溢满长空里班驳的影,愣了一下。

至今已一年有余,但他自己为何难以割舍这份情絮,为王语嫣写下的那些诗篇早已在身边渐渐泛黄,多时未流的眼泪重新盈满了的他眼眶。而他自己为何总喜欢在带着感伤的音乐里去寻找那逝去的青春。

他追思别人说过二十岁前没有恋爱过的人,人生是不完美的;而他呢,依然是个茫然若失的少年,当段正淳刀白凤夫妇将生活的压力推卸给他,并用告诫的口吻对他说:“誉儿,你已经十八岁了,你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规划出一条路来。”

段誉翻然醒悟,是的,他再也不是那个停留在十六七岁的少年,不再能为一些细小的挫折而妄自菲薄。他确实已经长大了,再也难以回到那充满幻想的年代。他必须开始用一张成熟人的脸孔去面对社会,面对生活,面对人生。

2

可恨这残酷的大海,带去了他心爱的人儿,他愿躺在茫茫海面漂泊的一叶孤舟上,载着醉醺醺的自己,化成敢于阻挡激流的醉舟诗人,做着永恒的梦,去拥护王语嫣停泊在海面上的那娇弱的身躯。但那梦想如同碎片般无力地垂落大海,无声无息,只等一阵飓风,一切将随风而荡,像散落在天涯灿烂而又褪色的樱花,那么纯白而又多么无力。

在段誉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在那个迷茫的冬日校园,他与王语嫣徜徉在那片微已泛黄的草地上,他用深切的眼光静静地注视着她,在那偌大的校园,仿佛仅剩他们,在岑寂的暮色里窃窃私语,段誉看着她,眸子里边透着迷人的光彩,飘逸的秀发在风中飞扬,飞扬。他看着自己十六岁的花季,已在身边静静的流逝。在一声声长叹之后,终于化解了心中的那一份疑虑与痛楚,却又在顷刻之间,王语嫣似倭国的樱花般短暂而美丽,离他远远而去。

他只能带着爱过的诗篇以及自己一同老去,最忠诚的读者已如徐志摩笔下的雪花一样飞扬,去那冷漠的幽谷,凄清的山麓。他的眼泪迅速溶成一地春水,流向天际。

虚竹缓步过来,殷切地对他说:“段誉,你十七岁开始苍老,十八岁就变老了。”段誉知道那是西洋作家杜拉斯的名言,但此时再一次听到,内心一阵悲呛,不无凄凉地冲虚竹一笑,连他自己也觉得甚是勉强,心想我真的老了吗?而故事还未开始呢?

纵使人类有万般才能,也不能让时光停止流逝,他自己纵使有万般才情,却只能为逝去的爱轻吟一首逝去的挽歌——《夜曲》

当流连的钟声叩响我的心灵,

梦里依稀闪烁她迷人的俏影;

那岁月长河中渐渐黯淡的心,

啊!会有谁能把我从梦中唤醒。

只为了到远方寻觅她的芬芳,

追随她的心深夜里为她守望;

然而等待已化成带泪的诗行,

心儿在漫漫长夜里为她伤感。

静静凝望她从身旁风般闪过,

我年少的心孕育出爱的希望;

那芬芳从此缭绕在我的身旁,

别去的她早已贮入我的心房。

那美妙的瞬间我已永世难忘,

我蓦然回首她在山间缓缓徜徉;

漾开的笑脸如晨曦下的光环,

飞扬的她如同夜里静谧的月光。

此时山间如荡漾美妙的乐曲,

心儿在演奏出最为动人的琴弦;

殷切地盼望她来此与我赏光,

静静的度过这一个惬意的夜晚。

那一刻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

窃窃私语如同喷泉与岩石交响,

望着流水轻轻拨动彼此的琴弦,

陶醉在爱与永恒的仲夏之晚。

皎皎月儿溢出如年华般的流光,

深邃的夜空缀满了星光灿烂;

煦煦山风吹拂着深谷的幽兰,

也荡开了藏匿我们之间的心房。

我们沉迷在明月泻影的画面,

心想这是否在梦幻中的王国;

凝望着湖水缓缓地流向远方,

心早已停驻在那古老的传说。

我们祈求停留在那一刻的永恒,

明朗的星空下许下一千个愿望;

心儿在夜的静谧中四处驰骋,

祷音在幽谷中轻轻的回响。

但幸福不会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

今夜我感伤的来到那片草地上,

久久等待她的再次悄然归临,

但夜已深垂,却难觅她的容光。

我披星戴月一天天等下去,

那幽谷间的花草易换了颜光;

我不在乎天高人茫,海枯石烂,

只想重新拾掇她旧日的芬芳。

我宛若是为爱伤感的诗人,

伫立在曾经停留的草地上沉醉;

凝望着褪色的美景似水流年,

整个山谷为我流下感伤的泪。

海边渐渐传来她远离的迅息,

茫茫海水载去我甜美的回忆;

在那一刻起她正悄然的离去,

割舍不了的是我心中的情意。

我曾记得她轻轻吟唱:人生需

要的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即使人在风暴里也不要迷惘,

热切的心儿要永远向往远方。

我梦在她的身旁,静静地诉说:

如果当初我们不那么想,

现在我们就不那么一样。

她嫣然一笑如同月光般璀璨。

那些为她写下的诗歌在身旁,

早已成为我们之间爱的过往;

我向上天祷告遇上心爱的女孩,

来抚慰我那受伤已久的心房。

【未完待续,关注作者文集,持续关注下一章内容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