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钦的故事

(一)贫困的出生

出生于农村排名首位贫困的家庭,小时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父母的房子。父母成婚后的婚房亦是亲戚所赠,房产证依旧是亲戚的名,随时可以将房子收回去。

爷爷是聋哑人,奶奶小时因恐吓吓断了神经,从此烙下神经疟疾,需要一直服用精神类药品。

那个年代总有些欺软怕硬,邻居显得尤为嚣张跋扈,无端占用我们的地段,取用我们的东西,仿佛本就是他们的。

或许,一直以来缺乏的归属感源于此,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童年时,父母无论如何努力,每月仍入不敷出。无可奈何,他们选择远赴他乡打工,我便独自在家照顾残疾的爷爷奶奶。

我日渐成长,可因家境贫困,无足够的粮食裹腹,每年学校体检,我都是营养不良。

听奶奶说,小时候,我最喜欢拿着一个空碗和勺子,在厨房寻觅吃的。有时饿得不行,就将中午没刮干净的米饭糊锅巴弄出来吃。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的厕所并不如现在般干净智能。那时根本称不上厕所,只是一个简单的土坯茅草房。

里面有简单的划分,几块木板搭成的茅坑,后面则是猪圈,用几块长条木板放在中间做简单的隔板。而且,那时根本买不起纸,只有用自己削成的小长木条。

(二)再穷未穷教育

很幸运,虽然贫苦,但文化水平不高的父母确格外注重教育。

那时候,几个村就一个小学,老师只有两人,其中一个还是校长。另一个老师则是妥妥的全科教师。其中的学生大多读完就回家务农。

为了尽最大可能让我接受好教育,父亲决定带着我们一家人搬到城镇租房住,至此以后,父母再也未离家打工,开始自己创业。

懵懂的我并没有理解父母的苦心。城镇里的学校很好玩,不仅有梭梭板、各种小玩具,还有比农村多出许多倍的同龄小朋友。

整个小学,我就像一只未见过世面的疯兔般,和同学们到处玩耍。

只是那时,由于没钱,母亲总会一麻袋的买大白菜,可以足足吃几个月,父亲怕我不吃,各种风格的换着炒白菜,才让那顿顿白菜没有击败我胃。

只是营养不良加上缺锌,我的记忆力特别差,记不住知识,父母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知所措的父母,选择了更加疯狂的没日没夜的挣钱。我的印象里,父亲都不用睡觉的,白天上班,晚上依旧在上班,每天就睡3、4个小时,仿佛神一般的人物。

(三)越努力,越幸运

经过父母拼命的挣钱,初中时,买了第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

那天,母亲笑得格外开心,眼泪都快溢出。我跟着她一起傻笑。

终于告别了顿顿大白菜的日子,父母再次把重心放在了我的学习。

看着初一的我,依旧像小学生一样满操场乱跑,不务学习。爸妈一狠心,便在初二时给我转校到了农村,开始寄宿留校生活,让姑姑老师亲自带我学习。

也不知怎的,这一年,我开始莫名想要学习,或许是不想在亲戚前给爸妈丢脸。我的基础薄弱,便借助工具书一点点补。

农村学校条件差,宿舍距离厕所很远,我便买了尿壶,以省来回的时间,用来看书。

清晨4点,我便溜出寝室去教室早读,5点半再溜回宿舍躺一会……

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真的会幸运很多。我的努力让很多老师看到希望,也开始注重帮助我。

最终,我成功考进来城里的重点高中,进而考上了大学。

父母总对我说:“娃子,你真的很优秀,爸妈就只能做到这样,后面的路还是得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

说实话,“优秀”或许只在父母眼中吧!

有人说,穷养儿子富养女。不知富养的女儿最终是怎么样,但穷养的女儿心底总有些自卑,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无论表面看起来多么光鲜亮丽。

但父母教会我,越努力,越幸运!是准没错的。

这就是阿钦,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但相信平凡但不平庸。尽管有无法克制的自卑,但阿钦依旧是一个倔强的,不断向上攀爬的,简简单单的女孩!就如同所热爱的文字般,虽简单,但饱含温情与生命!

简简单单,热爱文字的阿钦

——欢迎互访,共品写作之乐趣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