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一代宗师》是香港导演王家卫执导的功夫电影,由梁朝伟、章子怡、张震、宋慧乔、王庆祥、张晋、赵本山、小沈阳等人主演。该片讲述了民国期间“南北武林”多个门派宗师级人物,以及一代武学宗师叶问的传奇一生。

《一代宗师》,2013年上映许久后才听旧友阿辉提及,称其乃王家卫磨砺十年之大乘,论及王式风格、邹静之编剧、袁和平动作,三人合手或可说在我朝已无出其右。初时,激起我观影欲望倒不是其动作场景或侠骨柔情,而是旧友一直强调之“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因及当时也是初涉哲学,对于关乎人生价值和终极关怀之物事,兴致不曾弱减。想来惭愧,当时刚换工作,碍于诸多事务缠身,必也是走马观花,不及细细品味各种真意了。

前几日,闲来无事与光哥去影院把《杀破狼2》看了,之中关乎人对公义和信仰的秉持,倒是让我联想起《一代宗师》中丁连山提及的“练武之人有三境界”。当然,我自也不能否认,可能更多是张晋在影中一身黑色而优雅的暴力美学,其形其神,某种程度上也与《一代宗师》中马三的形神隐隐的契合——于是乎,昨晚我又鼓捣了下硬盘,找出了《一代宗师》,从一而终,细细的再看了一回。

此前,记得在豆瓣上有网友评论,讲看第一遍是武侠片, 看第二遍是爱情片,看第三遍是纪录片。如此,我这倒是在看爱情片了。或许是得益于13年的走马观花,这回才有兴致去挖掘一部尤其是王家卫的片子。豆瓣评分7.6,怕也及不上王家卫的十年磨一剑的几个顷刻间。虽然豆瓣上差评也不少,我自己也看出了一些,但始终觉得以王家卫的性格,一部能够拍十年的片子,除却商业因素,我想作为一个艺术家更多还是着重于作品本身能够传达的意义与自我诉求的体现。这一过程,是见自己,是见天地,也是见众生了。


叶底藏花一度

若说宫二和叶问的纠葛,却是始于其父宫宝森为卸任中华武士会会长一职。在1936年的佛山,武术界暗流涌动,八卦拳宗师宫羽田因年事已高意欲卸任中华武士会会长一职,引起武林各界高手的关注与觊觎。金楼上下一场又一场的较量,有人进,则必有人退。谁才称得上一代宗师?是宫宝森大徒弟马三,还是咏春叶问,亦或是八卦掌宫二?

其间,宫宝森强调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想要将“南拳北传”,但是碍于南北武林的一些规矩和成见,需得有一位眼界开明的“南拳”高手以为主事者。但在见识了马三的霸道武艺后,南武林的诸多前辈便联名共举叶问作为此次与宫宝森交手的不二人选了。彼时交手,宫宝森却说不比武功,只比想法,最后为叶问“天下无南北”之开明洞见所折服。便将此重任托付于叶问,叮嘱其:

“凭一口气 ,点一盏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可这番情状在宫二看来,却是对八卦门和父亲的折辱,念在一时成败的她与念于功在千秋的父亲却是各执己见,于是乎便对叶问下了战书——一切的纠葛,便从此种下了情根。三天后,金楼,叶问与宫二对视而坐,环绕着一堆红尘女子,与宫二一身青衣素颜的高冷,绝然两分。宫二说:

“今天,咱们就从这儿开始。”

诚然,一切一切的纠葛,便是从这一刻开始了。

在看似错综复杂令人眼花缭乱的交手间,在光影和慢动作 的作用下,我们看到叶问和宫二的表情,一点一滴的开始变化 了——从开始的冷,到后来的微暖,从眼神到内心,一种雪融归春燕般的细微变化,开始渐渐弥漫在后来一南一北的两人心中。入夜,在街头送别时,叶问一句:

“千古无同局,叶底是否能藏花,有机会,我们将来再印证。”

宫二淡道:“你来, 我等着。”讲完便转身而去,不日便回至东北了。

自此,两人便开始了一南一北、一纸红笺的书信往来,碍于世俗枷锁,两人也只能将点点相思,浅浅的藏在那字里行间了。


梦里踏雪几回

叶底藏花,本是宫家八卦掌中的一式,却出现在叶问去信宫二的心中。兴许我们可以这样设想:叶,即是叶问;花,即是宫二(若梅)。初始那时叶问痴迷于武术,对于宫家武术却 也只是只见过一次(一度),却更是念念不忘后面的那座高山一般的六十四手(宫二)。

由此,叶问对宫二自是于“叶底藏花”一度后,已然是“念念不忘”了。情根深种后,必又想着某种结果的“回响”,只是南北几千里,世俗尘网,不得亲去罢了。奈何相思如梦,梦入东北,踏尽白雪三千尺,只为寻找那一朵透着清幽香气的落落寒梅(宫若梅)。

到最后,也只是 可惜,也只是无奈,更唯有遗恨——叶问把家里都安顿好了, 与妻子张永成的全家福也照了,打算去到东北要送给宫二的棉袄更是裁制好了——这时候,日军侵华,1938年10月,佛山 沦陷。这时,叶问才发现,世事最艰难处,原是生活而已。两年前的“叶底藏花一度”,如今也真只能是“梦里踏雪几回”了。从1938年佛山沦陷,到1950年叶问离开佛山去往香港谋于生计,直到大年夜前,期间共一十二年未见宫二。在片子开头的时候,叶问自白说过一句:“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之前都是春天。”其生于富足之家,家室美满,生活无忧 ,更拜在咏春一门,其心其兴,可说痴迷。可当他的家被日本 宪兵队征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突然就从春天跌入了冬天——

“四十之前,未见过高山,到第一次碰到,发现原来,难越过的是生活。抗战八年,我变成一无所有,收入,朋友。”

作为南粤子弟,又是中华武士会之表率,叶问一身正气, 火气旺得很,并不愿接收日军的物资援助,只得到处求取亲友相助,却也是寥寥无几。一家大小总得生存,最无奈之时,却 也不得不将此前裁制好准备前往东北的大衣变卖了。掌柜一句:

“哟,怎么少了个扣子?”

到此时,看客们必也是明了了,叶问在走出铺子的时候,双手负背,左手拿扇,右手握拳,那 紧紧攥着的,必也是大衣上缺的哪颗扣子了。大衣本是为去东北见“高山”而去所裁制的,又几曾想最后迫于生计而不得不 变卖掉呢?从家中搬离时估计能被允许带走的物事并不多,但叶问偏偏带走了那件大衣。而特意留下一枚扣子,怕也是在战争年代也是不敢相忘于宫二,是心中仍有一些念想吧。抗战八年,诸多同道惨死于日军抢下,辗转流离之间,其四女、六女相继死于大灾荒。对于叶问而言,他失去的远不止一件大衣, 留下的也远不止一枚扣子。

1940年,马三投日,宫宝森老爷子本想说服马三回头, 因心软反手被马三误伤致死。宫二一身血性,心性坚忍,执意为父报仇,却碍于江湖规矩,碍于自己早已许亲的身份, 而不能亲身报仇。无奈之下,宫二只得取下婚戒,退掉了亲事。之后,便在寺庙断了发,奉了道,并发誓一生:不婚嫁,不传艺,不留后。从此,宫二的人生里,便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了。1940年大年夜,在火车站,宫二击败马三,杀父之仇得报,名正言顺地取回宫家的“东西”了。只是,此后的宫二,一生已然再不得转身了。


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1950年,叶问离开佛山,去往香港谋求生计,以教拳吃饭,并收了徒弟,还击败来踢馆的同行,在香港站住了脚。在居所处,叶问与人借来锤子,将当年从大衣上取下的扣子,钉在了墙上。

同年的大年夜,叶问寻到宫二在香港开的医馆,多年后再 一次见到宫二。叶问一句:

“你知道吗,民国二十六年,我打算去东北,因为那边有一座高山。大衣我都做了,后来因为打仗所以没去成。大衣没留下,只留下个扣子,算是个念想。宫家六十四手是一座高山,不该就这样烟消云散。”

明面上说是看病,托辞却是想再看一次六十四手的风采,但其实这也是托辞——叶问或是想自己十余年的相思情意,能在宫二这里得到完整的印证,只可惜,叶问不知道的是宫二已然在十年前就已断发奉道了。却是应了告别时那一句:

“叶先生,十年前的大年夜,你知道我在哪儿吗?”

叶问一番心思虽是“发乎情,止乎礼”,只是在偏执如宫二的身上,再也得不到什么回应了。如今的宫二,差的远远不是一个转身。扣子虽是留下了,宫二的心,叶问却再不能带走了。

1952年冬天,宫若梅医馆停止关牌,叶问最后一次见宫二 ,是在大南。台上生旦净末丑,声在宫商觉羽之间,重又重复着那些湮没在历史风尘里的风流往事,在看客眼里,不断的翻转着,一悲一喜。宫二讲,当年要真拧着性子把戏学下去,必也是台上的角儿——不管是在火车站对战马三时如杨门女将一般的快意恩仇,还是在东北落雪时候与叶问信订“一约既定,万山难阻”时游园惊梦一般的小儿女情怀,若能应了这一句 ,怕也是此生无悔了吧。

“那时候,你在台下,我唱你看,想想那样的相遇也怪有意思的。”

叶问应道,“其实人生如戏,这几年宫先生文戏武唱,可是唱得有板有眼功架十足。可惜,就差个转身。”只是,叶问又如何得知,1950年大年夜的宫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今晚请您出来,也是想把该了的事了一了,该说的话说 一说。”

听到宫二这句,叶问心里怕也是五味杂陈,更多还是 失望吧。怕也是因了当年对敌马三时留下的旧患,加上吸食鸦片,宫二本是医师,自知来日无多,便是想着与叶问之间的一段情了了吧。宫二将扣子还与叶问,也算是对叶问民国二十六准备去往东北和1950大年夜一番深意的交代吧,将一切尘埃 落定,自己也可安心归去了。

“我在最好的时候碰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 。”

大南茶楼,两人相对而坐,宫二眼里噙着泪,似是凄婉, 又似解脱,就那样默默地把埋藏心底十几年的花儿,一股脑地,全都诉与叶问了。或许很难去想象宫二此时的心情,当年两人交手与金楼,之后书信往来于南北,情愫暗生,那种江湖小儿女的侠骨柔情,却是丝丝入骨。又谁知,不出两年,到 1940年为报复仇,只得断发奉道,意味着断情绝欲,与叶问之间,已再无可能了。一边是宫家名声和杀父之仇,一边是江湖儿女的侠骨柔情,偏执如宫二最终也只能是选择了宫家,而不是叶问的那一枚扣子。

“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呀。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此时的叶问,或是欣喜,或是无奈,因为十几年的相思终于得到了第一次印证,却也是唯一的一次,最后的一次。想想当年初识宫二,便是在金楼交手,手下留情拉了宫二一把却反被打下楼梯而败。两人虽是心如明镜,宫二却仍是口下不饶人,当时的宫二不足二十岁,俨然一副初出江湖、率真任性的小女儿形象。到如今,得此一番真情意的诉说,或许迟来许久,却也是无悔。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或许对于叶问来讲,不管是民国二十六年一心往东北的“ 踏雪寻梅”,还是从大衣取下的那一枚相伴多年的扣子,无悔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心情了。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你爹讲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希望有一日,我可以再见宫家六十四手。”

在我看来,虽然叶问于宫二深有情意,却是偏于内敛,而不像宫二的一番率性,或也是因了时日无多的勇气,关乎情事须得至于某种绝境,才能真正无所顾忌的表达出来吧。而此时 的叶问,既不知道宫二为报父仇而断发奉道,在1940年大年夜对敌马三,从此落下十年隐疾;也不知道宫二大限将至,就算在宫二对他表白心意后,但碍于世俗,其对于宫二的情也只能是止乎于礼了。

“就让你我的恩怨像盘棋一样保留在那儿,你多保重。”

虽是看客,但心中对于宫二更多的是一种佩服、一种怜惜 、一种无奈;而叶问呢,或许还会有人对他在宫二表明心意后仍近于无动于衷的情状表示愤慨吧。可能有人还会说,恰恰是 因为叶问觉得宫二要回老家,而且扣子也还了,心知宫二情至于此,彼此便是缘尽于此了。所以,叶问才没有接应宫二的表白,为了就是想宫二一去再了无牵挂,不想再给宫二徒生羁绊了吧。如此,心想这才是叶问真正心爱宫二的体贴吧。

台上戏已唱完,茶水也是微凉,两人下了大南茶楼,相行于街上,宫二对叶问说完了最后一句:

“我爹常说,习武之人有三个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我见过自己,也算见过天地,可惜见不到众生。这条路 ,我没走完,希望你能把它走下去。”

看到这句话,似乎又回到文章开始的地方了。这三个境界,宫二说自己只达到了前两个,见众生,她是再无办法了。见自己,自小痴迷武学,也得到了宫家真传,在情一事上也是心属叶问,再无其他;见天地,年未满二十已将宫家六十四手使的出神入化,更在金楼打败叶问,最后从马三身上取回了宫家的东西;至于见众生,宫二已然没有机会也没有时日去实现了。她希望叶问能帮自己将这条路走下去,在众生之中,既是希望能将中华武学一道发扬光大,也是希望叶问能回归生活、回归大众,与家人过平常日子吧。或者,宫二更甚是希望叶问从此忘了六十四手,忘了自己,回到1938年金楼交手前的生活吧。

“所谓的大时代,不过就是一个选择,或去或留。我选择了留在属于我的年月,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在鸦片的袅袅轻烟里,宫二梦回东北,在冬日阳光照射下 ,天地间银装素裹,宫二在雪地上独舞八卦掌,行云流水之间 ,尽情挥洒,飘逸柔美,灿烂的笑容迎着阳光绽放,犹如岩上初绽的白梅——不染一丝尘俗,自洁飘香。

1953年,宫二病逝香港,一生信守誓言,不婚嫁,不留后 ,不传艺。叶问登门,老姜把宫二为父报仇坚守自己的誓言告 诉叶问,并把装有宫二断发烧灰的盒子交给叶问,并说:

“姑娘说,她和你相识了半辈子,实则你不知她她不知你。”

到此时,叶问才算是真正理解了宫二,不管是金楼交手、书信往来 ,还是拒传六十四手、还回扣子,以及最后的表明心意,这一 切的过往才渐渐地在叶问内心里还原出一幅关于宫二完整的画 像——原来,这才是我一直爱慕着的真实的宫若梅。

“叶先生,宫家没人了,我把二小姐交给你了”

接过老姜递来的烧灰盒子,叶问满心酸楚,心头五味杂陈 ,有悲伤,有失意,有无奈,还有解脱。对于宫家和宫二,也正如其所言:

“宫家从无败绩,宫二一生也没输给过谁,要输 ,她宁愿输给自己”。

在那个战乱年代,而且在传统之下,作为女人的宫二一则要求于生存;二则又背负着杀父之仇,在奉道誓言的约束下,“不婚嫁,不留后,不传艺”,在那个时代,这是何其巨大的社会压力;三则虽然爱慕着叶问,却又碍于誓言碍于世俗,不得明言,不得善终。如此诸般造化,皆是弄人之举,实在难以想象宫二是如何在社会洪流之中,将这些事情承担下来的,最后又默默地将一切归于尘土。

为了写这篇算不上影评的文章, 也是颠来倒去翻看了几遍,总觉得最为动人的依旧是叶问与宫二之间十几年的爱慕,却又深藏于心,直到最后才表明,才恍然知悉彼此,一切从头过往,顿上心头。

正应了片子宫二一句,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记得《世说新语》中有一则故事,里面一句“情之所钟, 正在吾辈”,或有不当,但也觉得这便是对叶问与宫二两人十几年深藏于心的相思爱慕最好的写照了,静水深流,真爱无言,无关风月,亦无关时间,只在初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Chapter 1. 王家卫 从第一次看王家卫的电影我就深知一个道理,看墨镜王的电影应该选一个良辰吉日,安心宁神,...
    Kris阅读 372评论 0 8
  • 王家卫,一代宗师,关注了很久,从上映开始也忍耐了很久,看了各种各样的评价,好也罢坏也罢,不一而足,终于忐忑着去看了...
    ARMSTRONG萌阅读 36评论 0 0
  • 一代宗师上映许久之后,终究决定开始写这样的一篇文章,以纪念当时看到宫二与叶问见最后一面前,在镜前涂抹胭脂的那个侧影...
    云念苍阅读 486评论 0 6
  • 王导的片子不敢评,也没法评,他擅用镜头,镜头加独白,要的是意境,而不是故事。今儿想说一说一代宗师,也许是因为突然有...
    Jolie_K阅读 71评论 0 0
  • 写在前面 在7年之约《不写就出局》的鞭策下我开启了自己第7篇简书的写作,今天想给自己3个月的打卡生活做个复盘! 绝...
    飞翔的饼阅读 59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