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非典型读书笔记

字数 1693阅读 25

在所谓大公司做事两年半了,开始慢慢了解一些大公司的所谓生存之道。
一直没想明白两个问题:为什么经常在一些会议或者撕逼现场出现原则丢失蒙逼的状态,为什么对产品动作的判断丢失了最重要的决策依据(相比老板的判断)。
之前的理解很粗暴:脑子经常不好使、容易短路。大公司政治环境因素复杂,并不适合自己做出判断。在这个理解下其实已经有一些逃避的态度了,或者说默认。只想着专心做产品本身,当然这没什么不好,只是最近在反思的时候发现思路上的一点调整,很多事情就霍然开朗。
习惯用理念、原则统领行为和判断,这是一种感性和理性能够很好配合的方式,但这种方法下,会存在一个严重的缺失,就是对“暗”的理解。世间有明也有暗,明的都是可以对外宣称的方法、原则,而暗的是人的欲望和野心,大环境下不可被明述的游戏规则。之所以用“暗”这个词并不代表这些是不好的或者说是不合适的,反而很多时候是有益的、而且是合适的,只是没人会跟你说、跟你讨论而已。
当一个人在一个环境中产生了野心和欲望时会产生最大的变化就是会知道去争取,去“要”,会知道如何判断业务的节奏感(这点对PD很重要),否则很容易出现只专心干活的技术工种,在这种情况下 PD 的价值会大打折扣。
自己的体会是在感受到欲望的价值后,对业务的态度完全不同,知道节奏感从何而来,知道有些“地盘”是需要去争的,甚至于为争得“暗”的价值,而倒推“明”的逻辑。大部分的事情除非信息完全公开透明,其实都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推导出不同的结论,只是看你想要如何证明而已。此时也能看明白很多争执为什么而存在,而不是仅仅看到的是面上的争执。当然一个正派一些的 PD 是让野心为自己和业务服务,这里只有自己的一线判断区别,稍微偏一点完全可以“黑化”,因为从“技术”角度完全一样。
说了一大堆,顺便提一下因想到这个而看的一本书《别忘了你也野心勃勃》,豆瓣8.0分的一本小册子,本想因此而看看因为野心而产生的种种,但没想到被灌了一碗鸡汤,好在依然有一些收获。
姑且抛开鸡汤和案例实操的部分,结合之前自己对自由、自我实现的理解说说。
一个职场人的自由是什么?并不是随心所欲、唯所欲为的自由,而是实现心终包含自我价值的目标完成的自由。打个比方在一个企业内,你能够拥有不菲的收入,但这份职业并不能实现你的自我价值目标(前提是你会去想并且有),只是干着活、机械的努力着,却无法放弃这笔收入。这种状态我理解其实就是不自由的。而为了实现心中的自由,总想着有一天怎么样怎么样,其实很难到达那一天,因为从一开始就没以自我实现为目标而前进,所有的努力可能只是原地踏步而已,虽然所有的过程都是有一定意义的,但也有快有慢之分,直到领悟这种感觉。而为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业务、跟一个自己认可的老板、为自己所倾向的用户提供有价值服务,所需要付出的努力、筹谋、计划一点都不少,自由的代价和所需其实是非常多的,起码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多的多,当然自由后所得到的回报,不论是成就感、影响力、金钱都会超出一个螺丝钉的存在。具体实现的路径和方法就不展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玩法,这里只是说说什么是我理解的自由、为什么要自由。
前段时间和一个朋友聊到一个大佬,大佬是非常牛的一个人,在业界非常有名,但却被雪藏,后来听说原因主要是因为大佬太“自我”,原来我会觉得这种“自我”并不好,但现在再想反而觉得大佬的选择是合适的,利用公司的资源实现自我的抱负,有什么不对的,现在公司不认,只能说话不投机半句多,他的欲望依然还在,他的思想依然自由并不为谁而工作,只为自我实现而做事,其他的都是资源和合作伙伴,前进路上的一把把助力。顺带能够将公司的业务带到一个新高度,伙伴们能获得应得的利益即可(这点依然重要,你的目标实现是能为别人带来价值的)。谁是真的目标谁是顺带自己有一杆秤,搞不清这点很多也就很难有自己的野心和欲望,也就难以有真切的动力和对业务方向的判断,最终决定高度。要知道这个年代、光靠经验和时间的重复积累早就没有出路了,自我实现才是正经事。其他所谓老板、同事用评价去影响你(太在意别人评价),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会让自己在实现目标的时候茫然(不用过度绝对化,知道什么是自己目标更容易找到所需坚持的底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