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处女,南交双鱼

没有想象力的就没有翅膀。

一步一步构建了一种很有意义的生活,正如多年前想象的那样,为什么提到了想象?难道那不是真实的吗?

谈到这里,发现可能有一种模糊的焦虑吧,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以何种方式,因为一切有可能消失,那是一种非理性的担忧吧,害怕一层层现实会蒸发。

看上去越接近我们的目的地,我们似乎滑得越来越远了。

我们心里面弥漫着一种神秘的感觉,几乎对每件事情都有一种,“我到过这里,我好像做过这件事的感觉。”

所以那是真的吗?或许我们很多人真的是有这种能力,同理心与直觉。

清醒才是庆幸的人生,有条理的人生,运行良好的人生,才是我们要追求的,我们明智而正常的人生,但同样我们害怕浪费生命,害怕所有梦想和计划都落空,我想我们中的最优秀的人也会被这种负面的想象所萦绕,为了克服这种恐惧,我们学会了专心致志和不断练习,我们需要得到实实在在的结果,得到的结果越多我们越有方向感,又会朝一个方向努力,这样我们就能看到更多的结果,自信和直觉可能是支持,不过要感觉到成就感,我们需要看到努力实现结出果实。

我想说我们比任何其他的交点,都更容易利用灵感来创造奇迹,难道不是吗?呵呵,其实不是总能产生,但是伪装也变得越来越明显,所以还是回到现实吧。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当我们想象自己能做到很多事时,挑一件事来做不容易,但一旦确定要做什么,接下来的事,我们就会去为之学习技巧,可能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认识到无论哪项任务,看起来有多复杂多恐惧,但总有一个能够完成,我们有效的运用系统和方法,但它同样需要使用我们的想象力。许多人在自己选定的领域成为专家,不管做什么,既有远见又有近乎完美的技能。

在创造新的传奇人物里面有我们知道的王羲之,在科学的领域,双鱼的能量通过处女的三棱镜变成一道光束,把区分开来的色谱揭示出来,比如玛丽·居里,斯蒂芬·霍金还有科学家博尔赫斯,也就是我们知道的斯金纳,他们都有着不可思议的专注力,所以他们是这个交点的代表。

获得清醒的头脑是许多生于北交处女的人的渴望的一个特质,也是双鱼迷迷糊糊无法集中精神的必要前提,不过居里夫人的例子中,双鱼元素在她的生命中也很显而易见,真正的灵感和远见是支持她的奉献和付出。

而霍金也是透过它被严重束缚的肢体,霍金能够向我们描述一个无限神奇的空间,通过大脑的透镜,他前所未有的向我们解释了时间和空间的本质以及宇宙令人敬畏的现象。

有的时候生于这个交点的人都会因为经常的恐惧而痛苦,当感到不安全或害怕时,他们容易觉得每件事都错了,没有事是对的,他们暂时被压垮,无法抗拒的想要逃跑的冲动,所以对他们而言,上瘾的模式很普遍,不过这种捉迷藏的游戏最终是个死胡同,可能会让我们已经混乱的心变得更加的混乱,那如果通过专注呢,专注某一件事情来打破哦,让我们痛苦的感受那就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了,行动本身可以是线性的,当然也可以是非线性的,有人用演奏吉他安慰,有人用画画,有人用舞蹈,比如还有人更愿意打扫卫生。


潜在的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这无论对他们产生作用还是被压抑,可能都渗透在他们内在的心理中,对某些人来说和那个世界相联系,可以让他们的精神重新焕发,并提供令他们振作的力量。

可能对另外一些人来说,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就像喷气式的飞机机舱上的一个洞,没准会把他们吹到飞机外面去。

莫扎特,他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的人呢?嗯,他没有条理,他肆无忌惮的幽默感,通常莫扎特的工作时间会非常非常的长,因为他对工作的专心致志和沉迷是无与伦比的,在做私人家教,他很讨厌这个,和作曲之间,他非常喜欢这个,总一遍又一遍的排练,莫扎特是个完美主义者,他曾说过“相信我,我不喜欢闲着,我愿意一直一直工作下去”这是他在给父亲的信中写道,他还写信给朋友说:“但愿我能只写我想写的英语。”

所以最后那句,特别像北交处女的另一个发展侧面吧,形式挑选和选择的权利,他除了是一个神童以外,还是一个有着惊人适应能力的孩子,在他的人生当中,他其实一直屈从于他父亲和其他人的愿望。所以处女是关于选择和抉择的。

通常在巨大的情感压力面前,我们可以选择做我们更想做的事。

如同,感知到的生活就像“夜间乘着一艘漆黑而载满货物的船前行,然而没有路径,只有广阔无垠”,对于南交双鱼的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认可的,那么这一组交点的人还有一种不同样式的诗歌,他能够抓住世界的想象力,如这不过是工作,草生长,鸟飞翔,海浪拍打海滩,我的工作只不过是击打人们。

出生于这组交点的人通常有4个职业困境,1.线性还是非线性的兴趣和追求

2.实际使用的职业还是理想的职业

3.专业化还是通用性

4.职业选择还是多才多艺,

最后一个困境可能是最早带来最大的挑战吧,所以选择正确的职业是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的,但是对于这一组交点的人来说可能特别复杂。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