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场焰火

我叫羽龄,是位女将军。哦,对了,我管的是天兵。

我的兵将们都怕我,讲我吹毛求疵,不苟言笑,总是板着脸教训他们,所以他们背地里都叫我“老女人”。我该谢谢他们的,还好没叫“老太婆”,毕竟我已经七千岁了。怎么说呢,你一定知道白子画吧,我的目标是做女版的白子画,衣袂飘飘,一脸正气,徜徉在天际,骄傲尊贵……

(一)

那天,我照例带着士兵巡逻,忽然一阵妖风袭来,原是牛魔王率领众小妖冲了过来。那场战斗很激烈,我们从天庭一直打到民间,无耻的牛魔王将战斗引到了闹市,为了避免伤害,我没有与他纠结,果断停战,打算先回天庭再说。

集市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我转过一条街道,心里还在暗骂牛魔王实在无耻。前面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手持短剑正在卖艺,周围的人来回经过少有人驻留观看,男子也一概不问,只顾沉着舞剑,一脸认真、坚毅。

看着他摊前的小碗里空空如也,我倒是突然来了好心情。

“呵,小哥,就这个手艺还想赚钱,想钱想疯了吧!”

“这位姑娘,在下确实不才,却也是靠本事挣钱的,您看不上我的表演,可以不给钱,我是不会介意你白看的”

“果真如此的话,这么热闹的街市怎么你就挣了这几个铜板”,我并不买他的帐,继续打击他。

“你!”他有些生气了。

“你什么你,想打架啊!”说着我就和他打到了一起。场面很激烈。

结局很明显,我赢了,那个凡人一败涂地。

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动手,把别人打赢了,洋洋得意。对手是一个凡人。

(二)

由于我和他的那场精彩打斗,吸引了很多围观的老百姓。所以那天他还是挣了不少钱。我在旁边冷眼看着,不知不觉天黑了,他要走了。

“喂,刚才我帮你吸引了那么多人,现在你有钱了,你不请我吃一顿吗?我还没吃饭呢。”我叫住他。

“要不是你打输了我,我能挣更多。”他冷冰冰地,继续往前走。

我撇撇嘴,暗骂他小气,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他竟回了头来,掏出几个铜板放在我手心,让我吃点东西早点回家。

“这么些钱能吃到什么啊,我不要钱,我们一起去吃饭,你付账。”我把钱推回去,一脸耍赖,顺带着我还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对我我的变化有点接受无能,很无奈的看着我,看着我“可怜哀伤”的眼神,拽着他袖子耍赖的手。

然后我们一起去了一家面馆。在面馆里我知道他的名字——御明,如今孑然一身,卖艺偿还父债的事情。对此我没有发表观点,只是祝愿他多挣钱,了此心愿。

出了饭馆,我和他别过,该回天庭了。

(三)

之后,我又三番两次去了人间,找他打架,我还是每次都赢,但是我每次使出的功力越来越小,又总是在打架时耍花招,暗算他,调戏他,快要输了就耍赖,撒娇,骗人,总之,一场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的更像是关系匪浅,暧昧调情……

可是不管我每次出什么幺蛾子,他都能轻易化解,淡淡的。

就像我平时对别人那样。

他好像习惯了有可能随时出现一个陌生女人并和他打一架这一件事。我来了,他奉陪,我走了,他不送。

(四)

就这样过去了两年。

他已经不在卖艺,开始真正的做起了生意,生意不温不火。我后来又去了几次,之后我想我可能永远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临走时,我给他三只焰火,我说如果你想找人打架了,放一只焰火,我便能看到。

那些焰火他从未放过。

时间久远以后,我已经忘了这一段过往。三年五载,不过过眼云烟。

(五)

有日闲来无聊,我独自在庭院饮酒。忽然感应到自己的焰火升空,朦朦胧胧里掐指一算,酒意瞬间就醒了。21年,21年之后我送出的焰火升了空,他还记得我吗?

21年不曾相见,他已经老了吧。我还能不能再与他打一架,在我快要输了的时候耍个阴谋,再蹭一顿晚饭?不能了吧……

罢了,再去看看他吧!

重回人间,再回到原来的街道。当年我们比武的地方已经建起了一座酒楼。他站在酒楼外,旁边的小二特别羞愧的跟他解释什么,他看了看手里剩下的两只焰火,抿了抿嘴唇,挥挥手让小二下去了。

他一个人现在酒楼门口,朝着街口的方向张望。偶尔回过头来跟走出酒楼的客人招呼两声,他现在是酒楼的老板了么?

他真的是老了。额头的抬头纹好明显,即便他也只是四十几岁。

我闭息运用神识,知道他现在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在十五年前娶了厨师的女儿,现在也有了一双儿女。刚才的焰火,便是小女儿从父亲换下来的衣物里拿到的,小二为了逗小女儿开心就帮她放了一只,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老板会发脾气。

原来,我的焰火你还留着。原来,你还没有忘记我。

(六)

我终是没有去见他。

第二天早晨,他找遍了所有地方,没有找到那剩余的两只焰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任何一段感情都满心疲惫,到底是怎么了
    桃儿啊阅读 96评论 0 0
  • 感赏今天投射顺利收到包裹,果然等妈妈回到家快递在这个时候把包裹送到家,太神奇了,就是那么刚好的时间点,宇宙爸爸我爱...
    童欣怡_中阅读 78评论 0 0
  • 原本亮堂的室内陷入阴影。 房屋主人关上了灯,然后恶意的扭开了吊扇的开关。 聚集在光明天堂旁的飞蛾,瞬间陷入了血与肉...
    仓仓仓鼠球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