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风(2/3)

凉风习习的晨。


阿南走在清晨6:30的城市街道,看着路上的打着哈欠的空气。

伸了伸懒腰,然后揉了揉眼睛,放了个屁。空气看了他一眼,接着转过头去,开始了一天的追逐。


尽管阿南没有工作,但他每天依旧早起。若你某时问起他的工作,他会告诉你,“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活着,我的副业是思考。”

“你在思考什么?”

“我在思考我该思考什么。”


阿南每天早晨都会路过一处废旧的小工厂,那依旧锁着却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去锁的锁生锈了,看的见门里满是废石、碎楼。

那裸露在眼前的雪白楼梯,以前藏在楼的最深处。

现在在阿南望且可及的东北方,茕茕独立。

残破的楼是战败流亡的士兵,他掏出血淋淋的心脏伸到阿南的面前,说着:看看,来看看……


那年夏天,陪着小西走过这条路。阿南还记得那灼热的感觉,一道道力扯皱了前方的空间,不远的街景像是落石泛波的水面,扭曲的平行空间吹来阵阵热浪,传来阵阵悲鸣,混着柏油和工厂废气,闻起来满是沙漠尽头的绝望味道。

这绝望穿过四季,点上鼻头,闻起来像是思念。

这一刻,突然开始思考,小西在哪里……


世界在手机的另一头,思念开始一文不值。

阿南决定要忍住这份痒一样的思念。他开始奔跑,一边跑一边数数,1,2,3……


一路绕回了家,数到了1313。

阿南累坏了,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7:57,距离八点还有三分钟,总觉得这三分钟该做点什么。


他脱掉了鞋子,走进卫生间,用肥皂仔细地把手洗了一遍。

脱掉了上衣,擦了擦汗,丢到了洗衣机旁。拿下一块毛巾湿了湿水,洗了洗脸。转身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的矿泉水,大口大口地吞咽。

冰冷的水顺着口腔咽喉一路向下。

最后的一丝凉意消失在肚中,一瞬间想到了人体进食的剖析图,看得见自己的五脏六腑在颤抖。

接着,阿南走进书房,随手拿起一本旧的《读者》。翻到某个小故事的专栏,看了起来,一目十行便过去了,丢到一边。走到电脑旁,敲了一下空格,亮起的屏幕右下角现实时间7:59,迅雷的下载小窗口标明速度是786k/s。

他点开QQ,没有人找他,他的好友只有一个人,小西。


在这一天八点前的最后一秒,他又一次想起了小西。

凉风习习的夜。


小西时常觉得自己就是天空。在自己体内,有星星,有太阳,有云朵,还有路过的群鸟和飞机。

前男友说,小西的眼睛像月亮。

当时很是感动,现在嗤之以鼻。月亮只是月亮,一个善变的婊子。

尽管今夜的月亮很圆,那也只是今夜。

就像某天以为自己怀孕,又喜又悲,正当踌躇不前,例假来了。


走在小西后头的是阿南,阿南总喜欢走在小西身后,像伸长了的影子,有一次,小西问到:

“为什么?”

“我的眼前是你,没有比这更让我安心的了。”


夜晚出奇的凉爽,小西拉着阿南平躺在深夜的马路上,小西问道。

“你觉得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你的另一半吧。”

“具体点……”


“我想成为你的左半边,我的身体里装着你的心脏,你离开我就会死。我真的渴望你能如此得需要我,但我只是你的右半身,你才是我的心之所在。”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你说。”

“我们只是彼此的下半身,你载着我,走遍城市的角落。

你成全了我的自由,你让我的生活有了新的精彩。

但离开你,我依旧会活下去,我思考我呼吸,我依然有自己的世界。

有天我会找到另一个下半身,载着我走过你不曾带我走过的旅程,会给我不同感受但同样的精彩的回音……

所谓羁绊,或者唯一,只是我们背后的脚印,不回头就什么也没了。”


“今天,过得好吗?”

“不好……”

“我讲个笑话给你听,好不好?”

“抱抱我?”

阿南侧过身子,左手环过小西的腰,靠了过去。

呼吸绕过耳畔降临在斑驳的马路上,不远处西南方向,一辆疾驰的轿车向他们飞驶而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