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大学

十年之后

  余航在父母的陪同下,走下了G1972号列车。正直九月份,下车后余航深深吐了口气,从山东到兰州将近6个小时的列车,着实累得不轻。

  “还记得这里吗,航航?”爸爸厚重的手搭在余航的肩膀。

  “那个时候太小了,记得不清了,但我还记得黄河上的中山桥。”

  “那你还记得那场车祸吗?”爸爸又问道。

  “怎么会忘呢。”余航转头看向爸爸,年仅17岁的余航便有着1米8几的身高,清秀的脸庞,顶着一副寸头,看着十分干练。

  “车祸之后,咱们就再没有来过兰州了,爸妈都劝你留在山东上学,可你非得来这千里之外的兰州。”爸爸看着几乎和自己同样高的余航,白驹过隙之间,小余航也已经长大了,即使嘴上不同意,但脸上却难掩对儿子的骄傲。

  “我想学物理,以我的成绩甘兰大学最适合我,老爹你就不用再说了。车站门口就有甘大的迎新点,书包这么沉你就不要背了,给我吧。”说完余航背起包,大跨步走了出去。

  车站外

  “甘大的同学们请这边站,排好队,我们的校车会把你们一个个带过去。”一个不知名的学长拿着扩音器喊道。

  “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一个漂亮的学姐走了过来。

  “学姐好!我是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的,物理学专业。”余航略显羞涩的回答到。

  “咦!学弟好,我叫夏彤,也是咱们学院的学生,欢迎你啊。”学姐甜甜的说道。

  “谢谢,学姐。”余航嘴上说道,“哇!我还以为物理学院是和尚学院呢,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学姐。”他内心想到。

  “小学弟,把这个填上你的名字和学院贴在自己的行李箱上吧!”

  余航把贴纸放在行李箱上,认真填写信息。

  “原来你就是余航学弟啊,学姐可是认识你的,大学霸一枚啊!”夏彤贴身下来看着余航的信息。

  “没有了。”余航抬起头差点撞到近在咫尺的学姐,“不好意思。”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没关系啦,你先忙吧,学姐要去接其他新生了。”,“拜拜了”夏彤冲余航挥了挥手,便走了。

  “儿子,看你前面的同学,没准就是你舍友呢。”爸爸指了指前面的男生。

  “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姓名:李瀚”余航也看到了箱子上的贴纸。

  “同学,你好啊!我叫余航,也是甘大物理院的新生。”说完,余航顺势伸出了右手。

  “嗯,你好。”李瀚向后瞟了一眼,便转了回去。“你好啊,余同学!”站在李瀚身旁的中年妇女推了推他,但李瀚无动于衷。

  此时余航的手悬了有半天了,他尴尬的攥了攥略有酸意的拳头,在李瀚母亲歉意的眼光中收了回去。

  “咳!”一声陌生的嗓音突然闯进余航的耳朵里,他正向往后躲,又有一只胳膊搂在了他的脖间,不应该是挂在他的脖间。

  “你是?”余航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这个1米75左右的男生,一身修身的小西服,一头秀发

  遮住了半边俊美的容颜,不注意看还真以为是个女生。

  “你未来的舍友,钱浩均,浙江人。”说完冲余航笑了笑。

  “你好。”即使是热情的山东人,余航还是有些顶不住他的热情。

  “别在意啊兄弟,你前面的那个人是李瀚,全国中学物理竞赛的唯一一个一等奖,他本来是要去首都大学的,不知道抽什么风,跑这西北偏北的地方。”

  “哇,这么厉害啊!”余航瞬间对李瀚的好感多了不少。

  “可以了兄弟,你也不差啊!今年这届新生实力很强啊,我只求不垫底就可以了。”

  上了校车之后,余航注意到钱浩均是自己来报道的,他想过去陪他却被他给制止了。李瀚一家坐在前排,他耳朵里插着耳机闭目养神。校车上的同学更多的是好奇,初出茅庐的十七八岁的孩子,大多都是第一次来这么远的地方上学。遥望百年的中山铁桥,黄河自桥底奔腾而过,一往直前的向东而去,白塔山和五泉山将兰州紧紧地夹在中间,擎天柱般的白塔寺在西北角眺望整个兰州,刻下了数百年的沧桑。

  校车越行越远,窗外的绿色也越来越淡,直到满眼的土黄,西北的自然环境可见一斑。最后校车停在了原离兰州市中心的渝中区夏官镇,此时好多父母开始安慰起自己的孩子,“这哪是上学,这简直是流放啊。”不知哪位同学哀嚎道。就连李瀚也摘下耳机,嘴里嘀嘀咕咕失去了刚才的淡定,即使余航来之前早有准备,也被眼前光秃秃的山头凉了半颗心。“妈妈你快看,火焰山!”随行的小朋友兴奋地喊道.......

  校园的面积足够大,学校也花心思种了些绿植,奈何气候的问题,一百元钱的种下去也只能收获五十。四人间的寝室余航住下铺而钱浩均则住在他的上铺,除此之外有一位河北跟河南的同学,四人相互熟络之后,余航就陪父母吃饭去了。

  第二天清晨,校园里泛起了薄雾,学校背后的萃英山若隐若现,余航陪着父母来到了校车点,爸妈送自己到千里之外的兰州,仅仅待了一天就要回去了。“你弟弟过两天也要走了,爸妈就不能多陪你了。”爸爸卸下了最后一件负担,把重重的背包递给了余航。

  余航忍住了眼眶了打转的泪水,轻轻地“嗯”了一声。爸爸看出了难过的余航,此时妈妈早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如果不是爸爸紧紧抓着妈妈的手,她早就冲过来了,此时就连爸爸也轻轻地叹了口气。

  “滴!滴!”校车拉响了离别前的鸣笛,家长们纷纷走了上去,爸妈只得在临走冲余航挥了挥手,父亲手臂上的吓人的伤痕顺着长袖漏了出来,十年前爸爸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险些落下残疾,余航难掩悲伤终于哭了出来,此刻校车缓缓调转方向驶向校外,车下的学生纷纷追了上去,可余航依旧站在原地。

  脸上有泪心中有痛,即使万分不舍,但他明白留下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做,当他正回头时撞上了站在原地的李瀚,李瀚只是眼圈微红,比余航坚强了不少,他也正巧看到了回身的余航。“你好啊,李瀚。”

第三章 沈老师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手绘生活#第31天 四角故事演出 还记得刚加入灯塔计划的时候,第一次接触戏剧就是看的“四角故事”演出,高中...
    Wu雪梨阅读 243评论 0 2
  • 高中时代的舒文是个胖乎乎的丫头,喜欢在下雨的日子骑着自行车徜徉的不宽的街道上,即使是走路她也从不打伞,喜欢在...
    陈钰潇阅读 135评论 0 0
  • 炽烈的光线,像一枚炮弹,直接砸在一张钢板上面,然后灰烬甚嚣。我知道,飞机的起落架,放下时,无异于这种感觉。 滴了一...
    夏夜轩阅读 218评论 0 3
  • 补打卡,中午赶上两节连课,上了一节多。感恩哈他瑜伽的敬老师,流瑜伽的马老师。 瑜伽休息术时,比较放松,都快睡着了
    池浅笑安然阅读 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