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外——无杂的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看的话:

总结或是复盘,对于人生的意义,不言而喻,如能及时发现问题并解决,可称能人。

我是行者浪子。


「1」半年总结

我这一天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忙完军乐队的训练,还要回连队剪草,清理水沟的垃圾,再把垃圾场的垃圾装上车,最后弄得满身淤泥,臭气熏天,要说现在这放假比不放假都痛苦。

放假=劳动,这样的公式谁又能想到呢!当然回顾这半年来的生活,自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并非贪图名利之人,更不会因为怕苦怕累选择逃避现实。关于我即将调离连队的言论实属造谣,我本人都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这就已经传开了……甚至我的班长都来问我,我只能无奈地笑笑,当着众人的面我也不好回答,只是推却说没听说这回事。老兵欺负新兵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欺人太甚者,我也是不想多说什么的,还是那句话,我的出发点是为了把工作干好,没有针对任何人。

革命工作者,这个称呼高大上,即使作为普通一兵,也同样适用。当我们这样一小股人马坐在装满垃圾的卡车上,横穿夹江的大街小巷,吼着别人都听不懂的歌,吸引众多路人的目光,心想这群人是不是疯了!夹江作为西南的“瓷都”的确是让人刮目相看,这样一个县城,却聚集了大大小小上百家的瓷砖生产企业,难怪我们经常见不到太阳,原来全都被这些工厂排出来的粉尘给遮住了,当然这样说有些牵强,不过污染确实很严重。

不常见太阳这也是事实。当然回到营区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漱,从上到下洗得干干净净,否则是没办法靠近人的,不受人待见。


人啊!无聊的时候就是爱去琢磨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我就纳闷了,我的事情讲起来就那么有意思吗?整天讨论我的去留,今天干这个了,明天干那个了!我只能无奈地笑一笑,以示回应,你们想多了。

本该是休息的时候,我们却被拉出去搞整顿,这多少让人有些心里不平衡。可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又有谁能改变呢?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小林同志要去住院了,治疗他那条受伤的腿,我还开玩笑地说,千万别耽误,搞不好再截肢,其实我挺替他担心的,更有些不舍得,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吧。

新任的指导员这一两天就能到位了,听说是从二连调过来的,二连的上一任连长。不过谁也摸不清他脾气如何,毕竟步兵连的连长都有点凶,这是他们给我的一贯印象。

上完例行的教育课,连队的人围坐在一起,看“世博会”的开幕仪式,各种风格的文化汇聚在世界的东方,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我,当然是倍感骄傲与自豪了,现在作为一名军人尤其感到了心中的热血在沸腾,在燃烧!

其实没什么好总结的,都是一些过往,只要自己的信念还在,未来的路是属于自己的。


「2」暴风雨前兆

自从周大兵调到指挥班之后,王天翔也紧随其后,加盟了指挥班,这下他们的队伍可壮大了。“五一假期”,当然是以休息为主,体育活动更是少不了的。最多也就是篮球,短跑之类的比赛,各连队之间比试比试,我只能感叹生不逢时啊,别人休息,我们却要继续加班,原因是连长把做岗亭的任务交给了我们排,白天黑夜加班加点地干,只盼尽早完工。

整顿所起到的效果就是越整顿,越乱套,而且副连长的一些做法,一再地被大家所误解,这里我必须给他平个反,本来副连长就是管这些事情的,为了一个连队的发展,他严格要求大伙也是应该的,可是总有些人从中挑刺,闹得很不愉快。谁不想为连队建设添砖加瓦,为营队建设贡献力量,为团队建设出谋划策呢?我就是他们当中最想的那个,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出现问题的时候,老是在抓不住主要原因的同时就把矛头对准一个集体。我们处在这个集体里面不假,可是这样一人生病全家吃药的做法,真的就可以起到治病应有的作用吗?我看不见得,没有人是救世主,凡事只能靠自己。两个老兵被骂的同时,也在说明,排内新一轮的整顿教育才刚刚开始。我多希望自己是救世主,可以帮助所有人脱离这样的苦闷,可是究竟该怎么做呢?一个人做好了并不等同于全部啊。


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打乱了原有的计划,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带到营区外训练,说实话,我有些厌倦了这样枯燥和重复的训练,却又不得不继续参与。与此同时,我又将开始学习全新的乐器——长号,演奏乐器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还是第一次,没想到竟是在军营里,多少有些造化弄人的意思。以前对乐器也没有过多的接触,刚一开始还真掌握不好方法,闹出了很多笑话,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音找不准,气息不够,吹出来的声音也很难听,连我自己都有些无奈。

生活除了给我们制造麻烦意外,还有一条是最重要的,就是唤醒人的斗志。我现在对生活的要求也并不是很高,无外乎就是有书看,吃饱饭,能洗澡,找事干……听说下个月我们就将去红原外训,而且一呆就是三个月,时间紧,任务重。

同时在和心怡的沟通中,听出了抱怨,但是我的确是身不由己,请求你能谅解吧,希望你别生我气。

周末竟然通知我们不休息,继续训练,营长还来个突击检查,他很认真地对每一组的人员进行了考核验收,我也参加了。营长对大家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原因就是,无谓的失误太多,动作不连贯,配合不到位。同时也勉励我们要精益求精,不能安于现状,止步不前。后来事实也证明,我和刘耀中的配合还是能达到优秀的标准的。


相比三、四炮手来说,我们的训练还算是轻松的,反观其他人,像是刚从泥潭里爬出来一样,都成了名符其实的泥人了,看着让人一阵心酸。不过他们也应该来体验一下,水泥地上的低姿匍匐和拳头撑地的滋味。训练量在加大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就是疲劳伤病,各处关节承受的压力很大,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调整。

不过还有比这更让人头疼的,指导员让我写一份先进事迹报告,内容是关于读书的,我也是头一回写这样的材料,想得我脑袋都大了,还没想出来怎么写,最后也是东拼西凑的,简单校对一下就上交了,这背后付出的辛劳,只有自己才知道,而别人是根本无法理解的。

在我印象中,每次上教育课前,都是手忙脚乱的,不是笔被别人拿去用了,就是本子不见了,最后又在炊事班找到,下次我可不把东西放在明面上了,搞不好一转眼又不见了。我很感谢吉干事不忘旧情,熄灯以后,把我找去竟为了抄一份“战斗方案”,天啊,这可是绝密文件,他就不怕我把这秘密给泄露出去?赶在零点到来之前,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离开学校这么长时间,我才知道学校发生了很多变化,最重要的就是校名的变更,我们也成功由“学院”晋升为“大学”了,而事实上我们一直是一所大学,只不过不如北大、清华般名扬天下,但是这种无形的压力是挺让人难受的,容易让人误会,说我们是一所不入流的学院,而不是正儿八经的大学。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把“学院”这个帽子给摘掉了,可喜可贺!为此学校还将举办庆祝活动呢,我的健美操队也会参加演出,可惜我不能到场,祝福我的朋友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