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林杨”

文/深水幽蓝_

SAKURA

​​  尽管都心里的诺亚方舟已经无人生还,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无能为力,但我还是很想记录下来此刻的我,因为他最接近真实的我,他不虚伪,也不造作,他很真实。他就是我。

  我是多么幸运的一个人,生命路上遇见了太多太多的“林杨”,但都因为我自己内心深处太多的人性之恶不懂珍惜而失去了我的“林杨”们。现在的自己变得虔诚了很多。很感恩,不是那种肤浅的感恩,而是灵魂与灵魂碰触般的属于个体生命深处的本质的欣喜与感动。

  想起小时候,家里必须隔三差五搬一次家,为了躲避一些打着政府旗号的冒牌官员们的追查,父亲为人刚正,奉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他选择默默抗争。他很能忍,忍着那些不公和迫害。他一个人,捍卫了我们家最后的尊严。因为家总是在搬,不停地搬,所以小时候直到现在的我有时都会认为自己是一株野草,它虽然漂泊无定所,但它野蛮生长。

  所以,我看见了太多不是那个年纪所承受的黑暗的事,人心与人性的丑陋让我不敢去相信朋友,相信爱人,相信善良。可是我又希望自己做一个善良的人,也按照思想政治书上的人设去重新塑造自己,但是交织下来的,也许不是善良,那是一种畸形的落寞的末日狂欢。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意识到,我是一个“假”善良的人。尽管我对身边的人尽量很好很好,可是那或许那并不能叫做善良。也许那些善意,在朋友眼中只是伙伴的砝码吧。

  我被很无情的利用过,最好的朋友。或者,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无能为力的,在利益冲突面前,曾经许下一生一世的人,终究是俗人一个。我可以把刀给你,然后你来拿刀捅我。俗人还是会放弃,曾经最珍贵的。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下魂。我不敢相信我能有多大的运气遇见真心待我的人。

  我突然很想我的“林杨”,他一定默默承受了很多因为在我身旁的痛苦,他不愿意说,宁愿选择自己痛苦也不让我痛苦,他是那样的待我,而那时的我却浑然不知。他跟我说,你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那种真真正正的善良的人。即便很多黑暗压着,也依然可以给人们带去光明的人。

  “林杨”,他就那样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他就在我的生命里,无法复制也无法掩盖,他是我的神。“林杨”是那种目标明确,做什么都能成的人,起码是最终做什么都能成的人。

  胃痛发作的时候,喝水就像喝硫酸,吃米饭就像吃钜,那些有机物无机盐在食道汹涌澎湃的翻滚着,两眼发直眼眶发呆,那个感觉很惶恐,特别是没有人在你旁边你一个人和世界抗争的时候。如果你曾有过寸草不生的感觉,我想你会理解我。

  “林杨”送了我胃药,我却忘说了谢谢。那个时候的我,在忙着自己伟大的人生理想,总是爱忽视身边人的感受。我想我活错了方式。不该把恶意留给亲近的人,把微笑留给了陌生人。我把自己逼近逻辑的死角,要自己给自己一个说法,要速度,而忘记了为我流泪的人。直到有一天,“林杨”成了别人的林杨。为什么我们总要失去太多,才会看到自己曾经拥有的好多好多呢。

  是啊,“林杨”。原谅我那样的心口不一。也许我是那样的狂妄自信,相信你会一直在,相信你不会离开,所以才会任性吧。“林杨”,是那个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少年,是那个飘逸浪漫而又遗世独立的少女,是很多具象化了的客观实在。那是我的“林杨”们。我们现在纠正错误是因为,现在还是神悦纳的时候,还来得及。

  谢谢你,我的“林杨”们。光明萦绕意气风发,像梦一样的男孩,让他留在梦里就好了。像花一样的女孩,让她留在影里就好了。

  再也没能看到那样鲜活温暖,时而犯傻冒失的少年。

  谢谢你,曾经只是我一个人的“林杨”。我把他/她还给人间,希望人间能有更多的善意。从天堂到地狱,他路过人间,路过我。

  我决定,做一个真正善良的人。

成长的代价
附:
到连詹燕飞都不再害怕这个轮胎版雪地激流勇进的时候,他们终于玩累了,七扭八歪地躺在雪地上,任凭纷纷扬扬的雪花将自己掩埋。
时间要是停在这里就好了。
詹燕飞的声音像小时候一样甜美柔和,余周周忽然想起初见她的时候,也是隔着人墙看不到脸,却只能听见那温柔美好的嗓音,就像一只手抚到了心底。
她摩挲着抓住了詹燕飞的手,紧紧地握住。
林杨却笑了,“可是我想长大啊,长大了多好,周周你呢?”
詹燕飞在一边很八卦地笑了,“周周、周周、周周、周周……大队长,你喜欢周周吧?”
她并没有听到自己意料之中的反驳——就像平常那样,男孩女孩被周围人带着笑意揣测起哄,然后红着脸大声否认,同时补充上对方的几条缺点罪状来佐证自己“绝对不可能喜欢他/她那样的人”,迎来周围人的第二轮攻击和哄笑……
什么都没有。旁边的两个人好像连呼吸都一并停止,仿佛生怕惊吓到簌簌的落雪声,整个世界安静苍白,柔软而美好。
詹燕飞屏住呼吸很久,久到几乎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嗯。”
“呃?”她楞了一下,不自觉地单音节反问。
“……嗯。”再一次。
羞涩的轻声的,却温和笃定。
大队长,你喜欢周周吧?
嗯。
好像这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实,就像地球绕着太阳转。
詹燕飞却觉得很难坐起身子笑嘻嘻地八卦下去或者尖叫起来说大队长你说真的假的……她觉得此刻的气氛难以言说,紧张,微妙,却又让人不自觉想要微笑。
你看,时间的确停住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