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96
一笑而过77
2017.03.05 17:13* 字数 417

我们同一年上班的好姐妹五个,现在就剩我一个了,都先后调走了。

领导们也是,换了一拨又一拨,一拨比一拨年轻。

下班骑车子回家同路的那位同事,去年也退休了,不用每天风吹日晒来回骑电车好几十里路了。而我还得再上二十年,那时推迟了退休年龄。

十几年来,我不喜欢的人,就是特别势力眼的人,已经调走的很多了,我很高兴;我特别喜欢的人,善良正直的人,也如愿高升了,也调走了,我更打心眼里替她们高兴。

有的同事努力了二十年,勤勤恳恳了二十年了,也没能得到提拔重用,我总结出一点:越是上学多学历高的人,越是不提拔,提拔的都是官二代富二代之类,还有就是不爱学习的职教毕业的人们。

有调走的,就有调来的。陌生的,会越来越熟悉。熟悉的,调走了,会慢慢陌生,直到遗忘。都是我们人生的过客。

不知怎么回事,从外面一回到家,家里冷冷清清,我就会莫名地伤感。

想看会儿书,平时喜欢看没时间看的书,此刻也看不进去了,也感觉不出好来了。

想写东西,又写不出来,不知怎么写,但还是不吐不快。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