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遇上你花光我所有力气(3)

美丽的封面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组内成员:遇见萌小雅  蔷薇花儿落地开 鸣凤在竹

上一章【七夕接龙】 经年梦梧桐情不知所起以往情深2                          下一章  【七夕接龙】经年梦梧桐之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事4                    总目录

文|鸣凤在竹

转眼到了星期天,程梧桐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休息睡一个懒觉了。

前一天晚上她睡得很晚,从影楼取回那些照片回到家,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照片摆了一地,这些照片还是那天晚上在苏凌宸家拍的。

从别墅的外面开始一直拍到院子里,尽管是晚上,围墙,花坛,游泳池,还有蹲在门口的白猫都拍得一清二楚,当时他想偷拍苏凌宸的,可是一想到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就没敢造次。

“哼,我就不信你不笑!不知道我是远近闻名的开心果吗”?

是啊,自从爸爸走了以后,妈妈的脾气也变得古怪。可是每一次梧桐都能让妈妈安静下来不去想那些已经过去了的糟心事。

想又有什么用呢,开心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梧桐常常这样告诉自己,也劝慰妈妈。你看她表面嘻嘻哈哈的,事实上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女孩子,顺利考上北大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她想尽管只有她和妈妈两个人也一定会过上好日子。

看着这些照片,程梧桐东想西想,天马行空。好像漫不经心,却又挥之不去。虽然照片没有一张是苏凌宸的,却总是感觉眼前晃着苏凌宸的影子。

“苏凌宸,苏凌宸,苏凌宸”,天啊!竟然说出口来。

程梧桐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心也紧紧地缩了一下。

“难道我喜欢上了他”?

“不要想,不要想,睡觉,睡觉”……

第二天早上,梧桐还在梦里,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睡眼惺忪地摸起手机,

“喂,谁啊”?

“你这傻孩子,还不起床,是不是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梧桐突然想起来今天汇鑫酒店有个婚礼,雇她为婚礼拍照,刚才是酒吧经理打来的电话。

经理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姐姐,经常介绍一些类似的工作给她,而她就用更加努力工作来回报经理。

已经是早上八点了,梧桐匆忙穿上衣服,洗簌完毕,拿起照相机就冲出门外,门内妈妈嘟囔着:“礼拜天也不在家老实呆着,又乱跑什么,早饭也不吃,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梧桐来不及和妈妈解释,在妈妈的嘟囔声里跑到街上,拦住一辆出租车。

“师傅,师傅,汇鑫酒店,快一点可以吗?”

“好的,系好安全带坐稳了”。

梧桐不停地看着手表,还好差十分九点赶到了酒店,酒店门口停满了形形色色的车,有很多人出出进进……

她舒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头发,背好背包走进了酒店。

酒店的宴客大厅布置得喜气洋洋,仿佛什么都是红色的,红色的地毯,红色的背景墙,红色的气球,还有红色的插花……

新人还没有到场,大概是吉时未到,但客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入座了。接待的人笑容满面,有相识的人便坐在一起聊些家常。

梧桐拿出照相机挑重点拍了起来,心里想着,这么漂亮,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比这还要漂亮十倍,百倍……

想着想着自己就笑了,别人结个婚,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你叫什么劲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了“婚礼进行曲”,台上那个口齿伶俐的司仪说着“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百年好合”之类的祝福话语,新郎新娘在互换戒指,大屏幕上闪烁着新人的婚纱照……梧桐忙上忙下寻找着最好的角度,她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想着把最美的瞬间留下来。

突然,一个什么东西扔到了梧桐的身上,把她从恍惚拉回到现实中来,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花束,结婚的时候新郎新娘都会背对观众扔花束,未婚的男女谁先抢到,下一个结婚的就是谁,据说很准的。这么多未婚的男女,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两个人接住了花束呢!冥冥之中仿佛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多么甜蜜的安排啊!

大家突然哄笑起来,花束分别找到了主人。梧桐循着客人们的声音看过去,那一束花竟然落在苏凌宸的手中,竟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到了一起,凝视了一会儿,又都商量好了似的地下了头。只听大家齐声欢呼“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他怎么在这里”?程梧桐心想,“莫不是他早就看到了我”?想到这些,梧桐的脸竟红了起来,摸上去热热的,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典礼结束了,程梧桐匆匆走出酒店。远远地看到苏凌宸在向她招手,他站在路旁的梧桐树下,一身白色的西装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亮眼。她走近他,看着他俊朗的外形,光洁的额头,深邃的双眼和高耸的鼻梁……心里突然升起初见他时的感觉,她总是能够在几秒钟之内迅速捕捉到最关键的部分,这也是她的天分。

她以为他会说什么,可是老半天什么也没说,梧桐也一反常态,不说话,紧紧地咬住嘴唇。

心想,“看谁能憋住,哼”!

“你别以为我等你是因为今天的花束,我不迷信的,那都是骗小孩子的,我只想告诉你,你工作的样子真的很认真”……

梧桐听了不仅不生气,还小声说,”有能耐你一直别说话,真能装,可能早就看到我了,你敢说你没偷看我,你一直在偷看我,竟然跟踪到酒店来”。

“我干嘛要偷看你,要看也是光明正大的看,再说我来酒店是参加同学的婚礼,你真够胡搅蛮缠的”。

“偷看就是偷看,我不再乎的,谁让我长得那么好看呢”……

“好了,好了,别没正形,我用车送你回家吧”!

“好吧!正好把上一次的照片给你”。

苏凌宸绅士地为程梧桐打开车门,待梧桐上了车,自己才坐到驾驶位上。他没有马上发动车子,而是深情地注视着程梧桐。他的眼神让梧桐很是慌乱,她马上把视线转向车窗外。正想说什么,突然感觉手被苏凌宸的大手抓住了。

那一刻仿佛大脑一片空白,想说什么更是语无伦次,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想抽回手却发现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是苏凌宸力气大得惊人,还是自己情愿这样沉陷在他的网中,已经说不清。

梧桐的嘴唇动了动,还是想说话,突然苏凌宸吻住了程梧桐,这一吻,化解了千言万语,所有的语言此刻都变得苍白无力。

开始梧桐本能地挣扎了几下,心想这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眼前的这个男子,不正是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吗?幸福突然从天而降,难道还要推出去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