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的日子丨2 祖孙

方勇在小区附近有一家小超市,面积不大,平时就他一个人,需要进货、送货的日子,他就请隔壁店铺的老板看着。

超市不是没请过员工,前几年方勇觉得小店效益不错,想拓展业务,便把旁边一间很小的门面租下来代卖水果。水果店开始由方勇的老婆梅云看着,那时他们还没离婚,梅云还不是方勇的前妻。但儿子还小,家里离不了人,梅云不能整天待在店里,夫妻俩就商量请人来看店。正巧,方勇他妈在农村里的一个亲戚托他们给自己女儿找份工作,他们便让她来水果店看看。

女生叫小琴,二十岁出头的年纪,高中辍学后就在家帮着干活。后来去县城打过几年工,认识了一个年纪相仿的男生,到了双方父母见面,谈婚论嫁的时候,因为男方觉得女方家要的礼金太多,没谈拢。小琴在婚事不了了之后就从县城回来了。

因为是亲戚的关系,方勇就让她住到家里,家里还有多余的房间,梅云也没什么意见。

小琴长得还算清秀,齐刘海,大大的眼睛,说话的口音和举动都透露着乡村的气息。渐渐的,梅云觉得不对劲,方勇和小琴在一起的时间比他们夫妻俩还多,两个人有越来越多的话说,方勇的笑容也比以前多了,甚至还会在穿着打扮方面给小琴意见,小琴也一口一个“哥”叫得亲切。

一天,梅云竟然在小琴房间里看到自己之前买回来的化妆品,她拿着东西问小琴,小琴说是方勇送她的。梅云扭头去质问方勇,方勇正哼着小曲准备洗澡,被气势汹汹直冲进来的梅云吓一跳。

“你为什么把我的化妆品拿给小琴?”梅云很生气地问。

方勇这才缓过神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看你不用了,就拿去给她了,她一个农村姑娘肯定没见过这些。”

“这是我买回来的,你怎么都不问问我,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东西拿给别人。”梅云拿化妆品指着方勇,一副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听的样子。

小琴听到争吵声出来,她站在客厅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也不敢出声,眼泪滴答滴答往下掉。

见小琴出来,方勇觉得好像有人在等着看自己笑话,面子没地方搁。他冲着梅云厉声道:“你买的?你钱从哪来的?你在家一分钱不赚,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我想给谁就给谁,什么时候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方勇“砰”的一声关上门,留下门外气的说不出话只能不停喘粗气的梅云和被眼前的状况吓到的小琴。

小琴第二天早上在桌上留下字条后就离开了。方勇和梅云一直冷战到第三天,梅云主动到店里给方勇送饭,方勇看到她进来,埋怨说怎么到现在才来,两人的关系这才缓和过来,之后谁也没再提小琴这个人。

水果店没有再请其他人,梅云和方勇他妈轮流来看,但水果店的生意不如预期,没几个月租期到了,方勇就不再续租了。

后来还是方勇一个人负责小超市,梅云在家照顾儿子。再后来照顾家庭的任务就落到新媳妇杨红花的身上,但平日里,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她也会来店里帮忙,码货、收银、整理票据,她都得心应手。

杨红花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家里,除了洗衣做饭、收拾屋子,三个孩子便是她的生活重心。她并不担心自己的两个女儿,已经拉扯到这么大,就算换个环境也改变不了什么——至少杨红花是这么认为的。但对于新婚丈夫的儿子她却一点都不了解,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平时爱去哪些地方玩、会不会对什么过敏,虽然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一想到第一天进门时方子杰的态度,她还是心有余悸,看来想要做好后妈,这条路还很长。

周末,杨红花像往常一样烧好了饭菜,端上桌,分别敲了三个孩子的房门,让他们出来吃饭,她自己把饭菜装进保温桶里,拎着给方勇送去。等她回来的时候,只有两个女儿在吃饭。“子杰呢?”杨红花问。

张小柔没有理睬,低头扒饭。张小凡嘴里含着一口饭,含糊不清地说:“他没出来。”

正说着,方子杰房间的门开了,他谁都没看,径直走到餐桌边,坐在杨红花原本打算坐的位子上。见方子杰出来吃饭,杨红花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她绕到餐桌对面坐下,满脸堆笑着说:“子杰在房间温习功课辛苦了吧,中午多吃一点,阿姨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要是有不合胃口的,你要跟阿姨说。”

“妈,这个汤有点咸。”张小凡指着汤盆说。

杨红花瞪了小女儿一眼,又迅速切换成温柔的眼神望着方子杰:“子杰觉得这汤味道怎么样?”

没有回应,只有喝汤发出的簌簌声。杨红花理解为味道正合适,然后瞥了一眼张小凡,“吃饭。”眼神又重新发出严肃的光。

吃过饭,张小凡和方子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虽然在看同一个频道,但两个人离得远远的。茶几上摆着一瓶大罐橙汁,原本就只有一半,你一杯我一杯,现在只剩够一个人喝的量。

张小凡清楚地记得是自己先抓到瓶子的,正准备拿起来,发现方子杰的手已经死死抓住瓶身。两人相互对看了一眼,手上的劲都没有放松,抢夺中,橙汁在瓶子里晃晃悠悠,眼看着就要洒出来。这一幕正好被在客厅收拾碗筷的杨红花看到,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来,用手紧紧抓住瓶口,看着小女儿,说:“不要抢,给子杰。”

“凭什么给他,是我先拿到的。”张小凡不服气。

“你是姐姐,他是弟弟,你理应让着他。”

“我只比他大2个月,他还是男生,为什么不让给我?”

杨红花放开瓶口,站直身子,厉声喊道:“张小凡!”

张小凡被吓得立马缩了手,由于惯性的作用,橙汁猛地朝方子杰的方向喷溅,白T恤被染成了橙色。

杨红花立马拉下脸,但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喊出张小凡的名字,也没来得及拿纸巾帮方子杰擦拭,就听见有门锁转动的声音。方勇不会在这个点回家,他也从来不带钥匙。那还会有谁有这个家的大门钥匙呢?

杨红花的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了。

只见一个身高大约一米五,顶着一头黑白相间小卷发的六十多岁女人站在门口。她一手挎着彩纹图案的小拎包,一手拎着满满一包零食,身上的牡丹印花短袖松松垮垮的,像是支在了大小不合适的衣架上。

“妈,您怎么来了?”杨红花惊讶道。

“哦,我顺路过来看看。”万金兰好似不经意的语气,说完,带上身后的门。

从跟方勇确定关系到结婚,杨红花只见过婆婆两次。第一次是方勇把她领回去,虽然当时没有明确说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杨红花记得那天万金兰的表情很平淡,甚至有时会表露出一副“我儿子怎么会看上你”的表情,但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一切;第二次是双方家人一起吃饭,亲家之间相互认个脸,就算把这门婚事定下来了。杨红花记得那次的饭钱还是她付的。

万金兰把手上的拎包和塑料袋放在桌上,一串钥匙“叮叮当当”发出刺耳的声音。婆婆怎么会有家里的大门钥匙?杨红花还在思考这个问题。更何况,方勇已经再婚,有了新的家庭,家里也有新的女主人,婆婆既没敲门,也没提前打招呼,就像回自己家一样随意。

“呀,子杰你怎么了?”万金兰从一进门就在四处找寻自己孙子的身影,刚刚视线正好被张小凡挡住,往前走几步,她才看到坐在沙发另一头满身橙汁的方子杰。说着,万金兰顾不上换鞋,一脸慌张地冲过去。

杨红花也一下子慌了,连忙解释说:“刚刚两个孩子抢橙汁,还剩一点,不巧全部洒到子杰身上了。子杰,快去把衣服换了,再把身上擦擦。”

方子杰起身走进房间,拿着一件衣服又走到卫生间。万金兰的眼睛一刻不离地看着,满脸的心疼。

“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万金兰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是我没注意到,回头一定好好说说小凡,她应该让着弟弟。”

“今天要不是我看到,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只是孩子之间的玩闹而已,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万金兰气不打一处来,但见方子杰换好衣服干干净净从卫生间出来,脸上又重新浮出笑容。

地板上溅到了橙汁,沙发下也有一些。杨红花开始收拾残局,她拿着抹布,跪在地上,屁股坐在后脚跟上,身体几乎跟地板保持平行,胳膊不断向沙发底下伸展,才勉强够得到那几滴橙汁。

张小凡早就跑回房间,客厅里,万金兰把带来的零食拿到方子杰面前,满心期待地看着他挑选。那样子,生怕自己孙子在这个家连东西都没得吃。杨红花看着,也不好说什么。

之后杨红花接到方勇的电话,匆匆忙忙去了超市,回来的时候,婆婆已经离开了。

万金兰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才走,中间很长时间,祖孙俩都待在房间里,门关着,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你实话告诉奶奶,不要怕,之前的橙汁真的是你不小心弄到自己身上的?”万金兰双手握着方子杰的胳膊。

方子杰点头。

万金兰再一次确认:“她们母女几个没有欺负你吧?”

方子杰思考了一下,摇摇头。

万金兰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一边摸着宝贝孙子的脸,一边心疼地说:“要是在这个家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就过来找奶奶,你知道奶奶家在哪。”

这段对话是张小凡转述给张小柔的。万金兰对于仿佛身陷虎穴的自家孙子百般不放心,临出门前还在各种叮嘱,她以为两个女孩在房间听不见,其实张小凡一直透过门缝偷偷看。

“明明就是他不对,反而成了我们欺负他。”张小凡埋怨说。

“只有你觉得他不对可不行,其他人都觉得是你不对,那就是你不对了。”

“这不公平。”

“等你走出这个家门,再说公平这两个字吧。”张小柔把书本合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张小凡在门缝里确认万金兰离开后,问道:“姐,你当初为什么会跟妈走?我以为你要留下来跟爸一起生活。毕竟当初他们离婚的时候,你一直说问题出在妈的身上,还说了好多难听的话。”

“其实跟谁一起生活都一样,但在这里,至少不用操心一日三餐的问题,妈就算再累,也会看在他家儿子的份上把一切都准备好。我注定要离开现在生活的这个小地方,能多腾出些时间看书,总归是好的。”

“姐,你走了之后,我会想你的。”张小凡好像已经预见到姐姐离开的那一天,心里开始不舍。

张小柔冲着她笑,脑海中构思着自己的未来,美好的、绚丽的、没有杨红花的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