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此时此刻……

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 此时此刻.……

                  顺其自然蕾蕾

       偶然听到这首歌,一刹那,时间凝固,莫名的爱上了它。

       当被那滋性的、无奈的,而又恣意的歌声击中,当那随情的、落寞的广场长椅的画面定格,内心的渴望,骨子里的不羁,扑天盖地,将我击倒,一踏糊涂……

       自幼的天真、无畏、烂漫、率性,早已在青少时代,被无知的自卑自怜和敏感所碾碎,又被成年后的生活琐屑,迷茫轻狂,灾难困惑,一番清洗,灰飞烟灭……只有在夜的深处,只有在梦的深处,还残存一点点的美好,残缺的温暖。一直以来,虽然已成家立业,可生活的种种,压得心如暮年,没有光彩,没有奢望,没有轻松,更没有了真实的自我!忙碌,奔波,艰辛!虽然充实,也满足,也幸福,可内心却那么的渴求,那么的落寞,那么的易感……只因那,飘摇的生活中,那文字的梦,墨纸的香,和那种种悔莫不及的情……

       自幼,爱看书,爱得疯狂。连环画,小人书,评书,少儿杂志,红楼,演义,拍案奇,志异,章回,琼瑶,三毛,金庸,古龙,辽宁青年,故事会,小小说,散文,收获……等,常常,看的昏天地暗;常常,油灯耗干;常常,窝里不眠;常常,门外不敢回,(小四那年,借了两本聊斋,厚厚的,下午放学就捧卷苦读,父母下田未归,害怕,不敢回家。)就这样,有空就借书,有空就看书,甚至连老师上课都忍不住。

       特别是一大长篇武侠小说《玉娇龙》,属连载,也不知从哪里借的,情节也不记得了。但那时,大漠侠女的遭遇坎坷,武艺高强,杀富剂贫,危机四伏,引得我是常常看了这章想那章,牵肠挂肚。眼看生死攸关,再也没借来,到现在,还遗憾,直到有了网,还专门查阅结局!再后来,到许昌上学,师范,有图书馆,欣喜若狂,终于,可以常借常看,想看就看了!只是,总嫌图书开放,转借手续慢,次数少。可比起小学初中,无书可借,无钱买书,幸福到天上去了!

       更记得那年春节,我们家连黑白电视也没混上,可自己大了,再也没有去别人家蹭春晚的热情了。除夕那天傍晚,无言的我正在家里黯然,同学拿来一本《飘》,放寒假从学校带回来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从拿到书的那一刻起,郝思佳的一生,便占据了我的全部。从下午五点钟,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在昏黄的灯光下,在父母三番五次的关切声中,看完了第一部,可第二三部还在同学手中,没看完。我想了又想,还是没忍住。郝思佳命运的弦,正紧绷,而我,沉迷不知归路!不甘!不甘!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偷偷穿衣,起床,轻轻打开房门。

       夜,黑的深沉,黑的恐怖,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凭着记忆,我迈出了急切而又心怯的第一步。从我家到她家,也就二三百米,可近似是个直角,路的一侧,几一米多深的枯草荒树满河沿的沟渠环绕,这一侧,是一家家的住户。夜半时分,没有一家有光亮。我看不见路,看不见任何东西,凭着记忆,凭着路熟,也只能摸索着前行。胆小的我,还得不停的环视四周,尽管,什么也看不到。摸啊,摸啊,当到另一同学门口经过时,恐惧,再一次扑天盖地!他爷爷,车祸,前几天刚下葬!天,怎么想起这个了?我恨死了!怕死了!可也退不回去了!也不能退回去!我还惦着郝思佳呢!……终于,七八分钟的路程于我,半个世纪……

       到了,终于到了!可同学一家正熟睡,我拍门,拍着铁门,一次,又一次,门灯,终于亮了!……那一刻,温暖,想哭!同学睁着惺忪的眼睛,满是睡意,满是感慨。赶紧,给我拿书!门灯,亮了一会儿,照亮了一截路程,终于,还是熄了!黑暗,恐惧,再次降临!好在,我已拿到了书,就像握了张护身符,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到家了!钻进窝儿,就又开始了昏天黑地的头昏脑胀的《飘》之旅……

       六点多钟,眼睛实在睁不动的我,歪在床边,睡着了。妈妈叫我吃早饭,之后同学来找我玩,都叫不醒我!那是一场怎样的夜读!那是一夜怎样的惊心动魄!永远的铭刻了,甚而胜过了故事中的情节!惟有感动,惟有感慨,!为郝思佳,为我自己!远了……远去了……那苦读的岁月……那苦读的梦……那苦却肆意的阅读……

       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儿女之后,天马行空的恣意,慢慢地,被碎碎屑屑的家务填充,满满地充实,挤的心中的梦紧缩一角,偶尔露点头儿,便被逐离!心有余而力不足!再后来,有了电脑,有了网,儿女渐大,网上的阅览慢慢占居生活的一角。再再后来,智能手机风靡,无所不能。于是夜夜夜夜,大半时间给了阅读,心,又活了!手机,却遭了殃。每晚成万次的点屏,几个触屏均不堪折磨,失常……就在这碎屑的阅读中,儿女也倍受沾染爱上了阅读,爱上了书。这,远比自己的阅读,更让我欣喜欣慰。

       现在,一切都好多了,时间和身心,能得到更多的空暇,也能接触更广阔的视角,内心,那久远的初梦,内心,那久违的痴迷,尤如春草,萌发,萌发,疯长,疯长!一如歌词“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恣意,随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