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沉沦(二十四)受伤的女孩需要照顾

96
失落的羊
2015.10.26 13:49* 字数 2027

目录(接上文)

63.

我赶到医院,小檬头上缠着白纱布,一脸的憔悴,活像刚刚从火线上退下的伤兵,让人又笑又怜。送她来医院的是小区的一个保安,一看就是好心人,长的像王宝强的弟弟,我握着他的手千言万语的道谢,弄的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送走他之后,我搀着小檬挪到了输液室。

小檬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和以前完全变了一个人。问什么答什么,乖顺了很多。原来是在屋子里面拖完地,一个不小心,滑倒在地,脑袋磕到了墙上,鲜血直流。幸运的是骨头没有事。脑袋缝了8针。在等待打点滴的时间段内,我给小雪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并且向Part中央发誓,绝对完成照顾好小檬的任务。

挂了电话,就跑前跑后张罗打点滴的事情,也许是伤痛加上折腾的疲惫了,小檬很少说话,且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霸道。望着小檬那张清秀而又疲惫的脸,一种怜悯之情涌上心头。从医院回到小檬住处,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安顿好小檬,我本想回去,但一想小檬一个人,万一要是需要照应,于是我就说,“今晚我不回去了,我睡沙发。”

小檬指着衣柜说,“里面有备用的被子和枕头,我姐房间空着,去那睡吧。”

“不用麻烦了。睡沙发挺好。”我扯过一条毛巾被,“有事情就喊我,别不好意思。晚安!”我把房间门带上,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下。

一觉醒来,已然接近中午。小檬比我还早起来一会,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檬正捡起掉在地上的毛巾被给我搭上。我怎么说昨晚越睡越冷呢,虽说今年深圳是个暖冬,但是半夜还是有一丝凉意的。

中午时分,小檬的一帮同事过来看望她,小檬的状态比起昨天,恢复了很多,一堆人在房间内说说笑笑。时不时还有八卦女生拿我涮羊肉。

“小檬,啥时候有新男朋友了,这么保密啊?”

“不是啦。是普通朋友。”小檬着急的辩解。

小檬越辩解,她们就越开玩笑,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五六个女人,简直就是连续剧啊,房间内热闹非凡。也罢,我给小檬和众人打了招呼,说出去一下。我出门的时候,身后又是一阵子笑声。

64.

小檬的同事倒是提醒了我,今天还要上班,隐约记得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这下死翘翘了,手机一开机,就看到N个未接电话,还有Peter的短信,立马回电话过去,Peter电话里面只说了一句,“你赶紧回来吧”。看来摊上大事了。

给小檬打包了一份午餐,我啃着一个汉堡,赶回了公司。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种感觉是最揪心的,而真正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反倒好多了。这是我走入老板办公室之前和走出来之后的切身体会。

老板咆哮了足足五十分钟,唾沫星子能淹死一头牛,老板平时人摸狗样,衣冠楚楚的,但骂起人来,绝对比泼妇还泼辣,我十八代祖宗都被他给侮辱了,关键是我还找不到一个不文明的字眼,你说气不气人。其实我这种老油条,什么自尊,什么面子,对于我来说,都是浮云,这就像你去跟失足妇女谈什么道德和理想,那纯属瞎鸡巴扯淡,但是你要是说少给点过夜费,你看人家还干不干。一样的道理,老板一怒之下要克扣我的粮饷,这才是让我最生气的。

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上,Peter马上凑了过来。

“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不干了。”我打开电脑,上网准备搜索辞职报告的样本。

Peter拉着我的胳膊,泪汪汪的看着我说,“大哥,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啊!掏出你小弟弟瞅瞅,静思其所蕴含之精神,能长能短,能屈能伸,能软能硬,看看它,眼前的这点委屈算个鸟!”

“我靠,一天不见,你小子啥时候长出息了啊。”

“这话不是你以前常说的嘛!”

“也是。难怪听起来这么耳熟呢。”经Peter这么一说,我一盘算,马上过年了,年后发完年终奖再做打算也不迟,现在赌气走了,那岂不亏大发了。想到这里,心头的那团怒气也就散了不少。

65.

我看着Peter迷离的眼神,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你发春啊?别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好不好?”

“切。你难道在我的眼神里面没看出点什么吗?”

“是看出来了。”

“什么?”

“一坨眼屎!”

“啊!”

Peter一边揉眼屎,一边兴高采烈的给我讲述了昨晚的“艳遇”。原来这厮被我无情的抛弃在烧烤屋,拿着只有三十三块钱的钱包,去找店老板协商,尝试了打白条,做苦力、押身份证等解决方案,均未遂,如果老板不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然还可以试试美男计。就在穷途末路之时,邻桌一个女侠出手相助。Peter感动的是恨不得马上宽衣解带,以身相许。Peter堂而皇之的拿到了该女孩的电话,许诺隔日一定奉还,且要重重酬谢今日解围之恩。

Peter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眉飞色舞,喜悦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唾沫星子飞了我一脸。我心里想,难怪这厮对昨天那事一点不责怪于我呢,原来是因祸得福啊。我也算是替他高兴,终于看到了一点爱情的曙光。

“然后呢。”我接着问。

“什么然后,然后就没了呀。”

“我操,太监了。你们没有来个午夜街头漫步,之后一夜激情什么的?你这禽兽就放人家回去了?”

“!@#¥%”

聊着这些和女人相关的话题,竟然让人忘记了心中的怒气和不平。女人啊,真的是万能的神,不过,有时候,女人如果本身化为一种麻烦,那就真的麻烦了。

临下班时,Peter告诉我说,QQ上那个女的又跟他勾搭上了,要量他的尺寸呢。下了班,Peter脚底抹油,一溜烟闪了,不知道是量尺寸,还是找昨晚的女侠笑傲江湖去了。


未完待续......

点击查看全文其它章节

爱已沉沦三部曲1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