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土城向西四公里

周末,整个一直向下Down,下午五点陪着老板在五道营的一家咖啡店里做专访。对方从硅谷回来创业,正是找伙伴做渠道的时候,我们看起来很合适。

怎么做大家都没有具体的思路,只说:“未来我们可以如何如何”。就好像那未来真的来了。专访中老板表达了对当下中国社会浮躁的失望,但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对方一起来的男生也是河北人,做新媒体内容出身,纠结未来在内容上精耕细作还是往整个新媒体运营上去发现。做好内容和做好运营冲突么?

和老板的关系缓和了一些,但看起来我们的确是走不远了,这不仅是价值观的冲突还有在做事中我的不服。这听起来似乎太硬了,硬的让我自己也不喜欢自己。

专访结束的时候拍了照片,我确实要减肥了,脸上的肌肉也长出来了好像,压力稍微有些改善了,去打瘦脸针顺便把牙冠装了。

和瞿璐它们筹划的事儿大概没什么希望了,下周和新的一波人接触看看有没有新机会。

回家在北土城站下车,然后再骑一辆小黄车到知春路,心绪就平复许多。忍耐和积累是现在要精进的事儿。

如果从知春路骑车到大望路的话每天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呀?

晚安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