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桃

字数 344阅读 81

十多年前,去过次南宁明园新都酒店。有个黑漆漆的晚上,在蔡姐家吃撑了,于是提了根在工程部门口找到的PVC线管,蔡姐带路,我们去花园里打杨桃。PVC管子偏软,挥动起来动静不小,效果不大,不一会就引来了酒店的保安。见到蔡姐,本来的呵斥变成了热情的介绍, 嗯这棵杨桃不甜,那颗好。还帮着用手电打光。那晚,打到的杨桃,有颗舍不得吃还带回了上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明园新都的杨桃树,黄点点就是熟杨桃

其实杨桃和酢浆草是亲戚,都是酢浆草科的。我告诉了儿子这个消息后,那几天他放学见到酢浆草就会拔几根来吃,然后告诉我,真的是酸的呢。

酢浆草科属  阳桃属


酢浆草科 属酢浆草属

后来在汕头,晚上在丸子同学家牛肉丸吃撑之后,她也带着我去吃街边摊的糖水杨桃消食。然后一小时后我果然就又饿了,那天晚上我们跳墙去了公园里去采木瓜。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木瓜树,树挺高大,采的木瓜也挺大,但不熟,真是遗憾。嗯好像我也带回了上海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没找到那时的照片,这是15年在福建土楼门口拍到的木瓜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