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The Next World

  旋转着、倾泻着氤氲白雾的冰蓝色传送门中,一个瘦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从中走了出来。

  白桦吃力地扶住一旁的岩石,她轻轻地抬起头,望向笼罩着天空的那层灰云与其后燃烧般隐约闪耀着的群星。

  但是她什么都看不见,那双黑色的瞳孔蒙上了与天空中的灰云一般厚重而绝望的阴翳。两条细细的血流从她的眼角淌下,在她苍白的脸上凝结作暗红的痂,就像是瓷器上的一道裂纹般触目惊心。

  “好黑。”她喃喃地在雷电的轰鸣声中说道:“好冷。”

  雪白的闪电如蛇般在乌云间游动,转瞬即逝。

  “好孤单……”

  无垠的戈壁向着黑暗的地平线延伸而去,天地沉默地凝望着这颗星球上最后的少女。

  “艾尔奇亚。”

  她出神地望着自己眼中那片遥远的黑暗,期望着能有一只温柔的、宽大的手掌抓住她——但她触碰到的却只有无穷无尽的孤独与冰冷的失望。

  “艾尔……奇亚”

  她瘫倒在地,像是一只受伤的动物一样将自己的身体尽量缩成一团。她紧紧按着自己的胸口,聆听着心灵破碎时发出的脆响。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了一个硬物——那是一个圆筒状的黑色物体,上面只有一个按钮。

  白桦像是触了电一般将这个冰冷坚硬的东西用力地丢了出去——后者闪着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陷进了黄沙之中。

  少女喘息了片刻,随后又迟疑着向投掷圆柱体的方向摸索着爬去。她在黑暗中踽踽前行,尽管双手被粗糙的沙粒摩擦的伤痕累累,尽管鲜血在冰冷的石块棱角上流淌——最后她还是抓住了那个圆柱体,将它紧紧地攥在手中。

  漆黑的圆柱体在白桦眼中的黑暗中绽放着黑色的光华——那是一种悲哀的、沉重的但却又无可奈何的色彩,像是丢入湖中的石头般朝着白桦的心灵深处沉淀。

  “人类的未来……”白桦咬着牙重复着他所说的话:“不会有毁灭世界的魔王艾尔奇亚。”

  “世界上不存在英雄艾尔奇亚。”

  “我的名字将会留在地球上,与这个已经失去希望的恒星系一同被人类的方舟抛在身后,然后在历史的长河中化作泡影。”

  她忘不了艾尔奇亚说这话时的表情——那是一种黯然神伤的、但却又无比释然的怪异神采。

  “毁灭世界的魔王不可能拯救人类并引导他们走向星海。”他当时望着那绵延的沙丘轻轻说道:“我的使命到此为止,无论如何,我将陨落于这巴别之塔后的世界。我会成为人类的踏石,而你们将会毫不愧疚的踩过去——这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必须做到的事情。”

  “如果你能够引导人类飞向群星……”她近乎哀求地说道:“人类在这寒冷的宇宙中寻到新家园的机会不也是更大吗?你比任何人类都要睿智……都要拥有远见……求求你留下来吧。”

  “不。”他冷冷地拒绝道:“我在大多人类的眼中是怪物,是我毁灭了地球,而不是神族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而怪物绝不可能永远引导人类——无论真相是什么,人们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展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从古至今,一向如此。”他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望着远方说道:“人类还是应该由人类自己来决定命运,创造任何东西去代替人类做决断从长远上看都是错误的。”

  “我也是这些错误中的一个。”他伤感地轻轻说道:“错误就应当无声的消失……而且,我真的很累了……几千年的痛苦,该结束了,该让我解脱了。”

  白桦将手指放在了圆柱体上的按钮上——这个按钮会发出求救信号,会有飞船前来救援获胜或是战败归来的战士们,而如今地面上却仅有她一人。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忽略艾尔奇亚的一切功绩并转嫁给已故人类战士们。然后这些英雄们就会成为真正的英雄,而艾尔奇亚作为工具则会被彻底的遗忘。

  “到最后,我依旧弄不明白自己对人类所抱有的感情。”她仿佛听见艾尔奇亚在耳边轻轻地叹息:“是责任感、憎恨、憧憬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呢?”

  “是爱吧。”白桦对着空空荡荡的身旁回答道:“只有爱才会让人自我牺牲。”

  艾尔奇亚的笑声从天穹传来,如梦似幻。

  “在下一个世界……在以你的爱作为桥梁通往的未来。”白桦在圆柱体上献上一吻:“我会记得你的……不,我们会记得你的。”

  未至的将来在群星深处,沉默地看着少女按下了按钮。

(本书完)


  艾尔奇亚的一切都已结束,但还有很多人尚未走到终点。

  包括我自己,还有艾尔奇亚的接班人。

  另一个在群星照耀下踽踽独行之人将要诞生——下一本书严格而言并不算是这本书的续集(尽管会借用这个世界的模板),因为艾尔奇亚之名将会被遗忘,而新的黑暗将要诞生。但是,火焰却会燃起——细微、将熄,但却支撑着世界。

  敬请期待我的下一本书《Hunter》,同时愿一直以来支持着我的人们在群星的护佑下砥砺前行。

  历经千重罪,练就不死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