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风行侠影录(15)兄弟参商(上)

96
平如蘅
2018.01.10 22:41* 字数 2171

上一章


第七章 兄弟参商(上)

第二天天刚一泛亮,两人便又策马急奔,直走到将近正午时分,才远远望见冀州的城墙。林甫煌见墨苍玄神情有异,想:“他从小在这里长大,当年匆匆一别,如今再回故地,却早已是无家可归,就算他为人通达,又要如何抛却这刻骨铭心的乡情呢?”

又想:“但他实是一心为国为民,他如此才智,却是落得孤身一人,难道忠孝终究是两难全吗?”又一想:“我虽不知亲生父母是谁,但有慈母恩师教诲,终究幸福,岂可不思回向这苦难百姓,而独自苟安呢?母亲,道灵,你们说是吗?”

他正胡思乱想间,忽见墨苍玄翻身下马,站住了,端视着前方。林甫煌也下了马,顺势瞧去。只见前方路口处,正立着一人一马,那枣红马足有一人高,鬃毛上扬,皮毛光亮,真是骏健异常。再看那人,方面长须,剑眉星目,身披紫色长袍,头顶玉色儒冠,左手反执一香斗,虽是闲立,威势自生。再看他神光内敛,正视前方,如日月临照,似乎将一切都收入眼底。

墨苍玄向前走了两步,盯着他,并不言语。那人也看向他,似笑非笑,似怒也非怒,正沉寂间,只听得一声轻笑,“哼,终于等到你了。”林甫煌听得声音,才发现原来那人身后,还站着两个儒生,这话正是那个偏胖的儒生说的。

墨苍玄却不理他,微微一笑,道:“久见了,大哥!”他一言既出,林甫煌倒是吃了一惊,细看他二人面貌,实在不甚相像,墨苍玄身形文弱,那人却一身华贵,但既是他亲口喊出,便断无虚假之理了,此人当是墨苍玄的兄长程玄鉴,心中不禁担忧是福是祸。

却见程玄鉴一凝眉,道:“世传墨者无君无父,玄璧,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兄长吗?”

墨苍玄道:“墨者随性而为,为得是不受人伦纲纪之拘束,却也不曾刻意疏远,你自然还是我的大哥。”

程玄鉴神情一敛,厉声道:“好随性,随性到登门相扰,拐骗儒生,目无尊长了!”

墨苍玄知他言下之意,当下说道:“所以连你今天也要来阻止我了。”

程玄鉴道:“你随我回去,事情则尚有转圜。”

墨苍玄叹道:“我有该行的路,大哥,你就别再执着了,就当我……”

程玄鉴不等他说完,昂声道:“当真糊涂,今日你走得了吗?”他一句一步,向前迈了两步,香斗一横摆,是说要以武力留人了。

墨苍玄道:“大哥真要逼我?”

程玄鉴一沉声,又踏上一步道:“我悔当初太放纵你,今天,你哪里也去不了。”

林甫煌眼见情势危急,忙道:“你趁先生有伤在身,所以强留他,亏得还是他兄长。”

程玄鉴却似铁定心,理也不理他,说道:“进招吧。”

墨苍玄又叹一声无奈,只得向前挥掌攻上,他内息既封大半,故运起如意掌法。此掌法专以精妙为主,强在速度与方位拿捏之准确,绝无拖泥带水之感。一招既出,七招接踵而至,正是程家家传绝学。旁人见此精妙掌法,无不注目凝视,似想要看清他究竟如何收掌出掌。

程玄鉴却瞧出他掌势虽快,却是后劲不足。他既熟谙此套掌法,左手不动,单凭右掌便尽抵他之攻势,过了十六招,招式已尽。墨苍玄见久取不下,变尽又变,随意而发,噗地一声,打中程玄鉴肩膀。却见程玄鉴不动不摇,左手不知何时已将香斗之末端,对准墨苍玄之胸膛,紧挨在衣衫上了。

程玄鉴长叹一声,道:“根基不稳,你练到京房卦变又有什么用,唉……”说着收斗起掌,向他压落,墨苍玄哪里肯束手就擒,他不敢强行运功,只得勉力提掌去接。

程玄鉴却想:“玄璧之内劲当不致如此,莫非是不愿与我真斗,我且试他一试。”他这一掌,真气早已提足,只是蓄而慢发,只看墨苍玄能抵得几分,正好挫挫他之锐气。

他一掌与墨苍玄相接,却不料对方内劲微弱,两分劲力一送,只觉墨苍玄体内真气流转混乱,毫无章法,竟似未曾研习过正统心法一般。他一探便知不妙,心中惊道:“玄壁之内伤果真沉重!”当下强收内劲,气息骤变,反冲自身。

这一下收劲太猛,倒是自己受了三分力,登时向后一退,凝神纳气。墨苍玄受他一掌,也是向后一退,不过他既有内劲抵御,又借掌势后退卸力,伤势倒是轻微。

墨苍玄轻叹一声,向林甫煌道:“走吧。”

旁人却哪里知晓其中变故,只当他二人一对掌间,两败俱伤。却见那胖儒生嚷道:“谁准你们走了。”顺势上前攻向墨苍玄,却见林甫煌一个纵身,提掌相迎,一勾一搭,按上那人肩膀,道:“要车轮战吗?在下奉陪!”他一句话说完,掌上运劲,将那胖儒生推后一步,冷眼瞧着他。

那胖儒生自知不敌,心中急躁,看程玄鉴在一边调息,恨道:“传闻程执令智勇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那瘦儒生听他此话意带讽刺,向前一站,道:“你说什么?”

程玄鉴向他一挥手,自叹道:“我忝为兄长,技不如人,确实是有愧此位。”

墨苍玄不知他心意,道:“大哥……”

程玄鉴又一挥手,道:“走吧,走吧,今后好自为之,我何德何能,以后的事,便由儒门定夺吧。”

墨苍玄背转身去,不去看他,径直往前走了十多步,停下脚步,道:“我还是那句话,程家的事,与我早不相干。”

林甫煌随了他脚步,向北而去,回头一望,只见程玄鉴望着墨苍玄的身影,若有所思,那胖儒生却是一脸怒气,狠狠瞪着他。林甫煌也不去理他,快走两步,自去探查墨苍玄伤势。

程玄鉴见二人已走远,转身向城门走去,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回去吧,哈。”那偏瘦儒生牵了马,跟在身后,那胖儒生只是闷哼哼地跟着走。

程玄鉴又道:“烦劳你回禀陈执令,是玄鉴无能,管束无方,回去便即刻向礼部请示,我今夜有伤,只好请舍弟设宴,为贤侄一洗晦气。”那胖儒生虽是心中不乐,但既远来是客,究竟不敢太造次,只是应道:“不敢当,不敢当”,也随了他回城去了。


下一章

武侠-风行侠影录
武侠-风行侠影录
20.7万字 · 5640阅读 · 26人关注
唐末五代北方势力为背景,在儒门、墨家、摩尼教的明争暗斗下,以一个儒生的遭遇与命运为主线,青梅竹马的同门师姐,恩怨纠葛的契丹郡主……诸多情意纠缠,他如何一一面对?一个儒生的命运,飘摇在国破家亡的血泪哀歌中,挣扎在爱恨情仇的嗔痴牢网中,又是怎样的无奈写照?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