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我懂了,你还好吗?

(一)

人都说:千金易得,知己难求。

人还说:酒逢知己千杯少!

所以当有一天你发现想和某个人一直喊着“干杯”,把对方往烂醉如泥灌的时候,这个人就是所谓的“千金”,不对,是重于“千金”。我有时候比较感情用事,交朋友一般都是靠运气,不过庆幸的是这样的方式居然给我带来了不少千金不换的知己、兄弟。

我一直在和他说:过去的就是既定的事实,不可更改的故事!

他说:我的故事是什么?

兄弟,你的故事之中没有战场上的硝烟,也没有童话中的魔法。而你,既不是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英雄,也不是骑着白马的王子……或者唐僧。你的故事属于这个世界上最不起眼的一类,但是它属于你。

我们都是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日子。小时候为了快乐而去玩耍,现在为了快乐而不去玩耍的傻兮兮的平凡人,发生的一切都是平凡人需要经历的平凡事。可以说是有幸,也可以说是不幸,你的兄弟我,刚好愿意把你的平凡故事写下来,留个念想。

看官莫急,我总算是和他交代了个清楚。他就那样一个人,我认识他有小三年了,在文章里我悄悄的叫他八两,因为我悄悄的觉得他只能喝八两。八两过后心比天高,粪土的何止当年的万户侯,这时他是连老天爷都不放在眼里的八两。他傻兮兮地。

有些人年少无知,还有些人永远无知,不过总有那么一个人,你可以看到他在成长,不过也顺便看到他的辛酸。这个时代属于我们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会形容,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得到了的,但是这个故事却是八两的,他最后好像说:我懂了,你还好吗?

(二)

我认识八两是在一次聚会中,黄色的冒着泡泡的啤酒让我觉得这个小伙儿挺有意思的。

那次聚餐你如果旁观,会看到他开始还在蛮文雅的扶着眼镜笑,一会儿功夫后却在和一个同样带着眼镜的小伙儿天南海北、海阔天空、乱七八糟的互相喷着吐沫星子。他俩动作看起来出奇的一致,右手两根手指之间紧紧夹着一根烟,左手拿着一个透明一次性杯子,杯底和杯壁以及杯沿都是喝剩的啤酒沫子,手耷拉在椅子一旁。

没错,那个和他一块儿的小伙儿是我,那天喝的是啤酒,看不出我们喝了多少,但是我始终相信给他换算成42度的白酒的话,肯定不会超过八两。对于半斤八两这个词的意思,我在认识他以后才有了深刻的体会,忽然间我对中华民族伟大的古代劳动人民之智慧感到无比敬佩。

八两和我上课闲暇总喜欢去喝点酒,这一喝就是三年。他的酒量十分神奇,有时候喝上半斤酒就开始颠三倒四,倒点香烟的同时指点江山,有时候又会喝到八两的时候才醺醺欲醉,摇头晃脑的闲暇挥斥方遒。我终于懂了,原来这就是半斤八两,半斤八两还真是一个样,以后谁也不许再说是古时候的度量与今不同,那就是因为八两神奇的酒量。

八两的父亲算是老来得子,我认识八两时就听他说过他父亲的年龄,心下对比了一下,和我姥爷是一代人。他上边还有两个姐姐,我都没见过,他还有两个小外甥,他说是他一手抱大的外甥。八两每次提起他的外甥就一脸陶醉,我很想把他眯起来的双眼给直接缝上。你能想象吗?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左手抱个娃,右手拿个奶壶的样子。

按道理说他应该是在一个太子级别待遇下长大的才对,然后变得像部分年轻人一样,自理能力差到不会自己吃饭那种才正常。可现实是他的桌子整洁的像是一个女生的桌子,柜子里的衣服也是规整的十分利落,我曾嘲笑他这是当奶爸落下的病根。

一开始我印象中的他是个书堆里长大,为了高考,曾大把透支过青春的孩子。是的,他当时看着还是一脸的稚气,根本不像是一个度过十八岁,走向自己人生的成年人。衣服一看就感觉是他妈妈买的,不然就是他姐姐,反正他不像是一个审美观健全的人。

而他一开始对我的印象也彻底证明了我的直觉是对的,他像个初中孩子一样觉得我不是个好人。直到那次聚会时,那杯递到他眼前的啤酒下肚之前,他一直那样觉得。但是自那以后,先喝八两,再言其他。

(三)

我是跨省到郑州读书的,那时候觉得豫区方言比起英语来都要难的多。每次我回家返校时他都比我早到学校,然后鼓捣个电动车带着一脸傻兮兮的笑跑到校门口来接兄弟。我满不在乎的点根烟,给他一根,烟味里满是他乡的温情。

两人行于夜色,骑着电动车,看着电车有点摇晃就知道,半斤酒是已经喝了,用来接风。和他一块儿喝酒的时候我不用装醒或者装醉,只管喝,然后聊。从我们的大学,聊到我们的高中,聊到我们的初中,再到小学,再到父辈,再到父辈的初中……说的口干舌燥,然后喊:服务员,再来两瓶酒,凉的。他是个节俭的人,除了一起喝酒的时候,尤其是在八两过后,那简直是国民兄弟的范儿。KTV里一首《海阔天空》直接吼到天亮,然后白天抱怨:你们到好,说睡就睡,知道我守着东西有多困吗?

八两大概是在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谈了第一场轰轰烈烈又奇奇怪怪的恋爱,短暂的像流星,但是并没有美丽的像流星。

系里的男女比例属于失调状态,女生远远多于男生的数量,但是他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一个叫月的川妹子。他说是因为她的嗓音,还有甜美的笑,还有整体的美貌。说的与语无伦次的,让我再次想把他眯起来的双眼缝上。

偶然一个机会让他看到了她甜美的笑,听到了她回答问题的声音,还有他说的整体的美貌。对于那个“整体的美貌”,我理解为他在形容的是月的身材,可后来他说不是,就是有种和谐的美感。好吧,我只能理解为情人眼里出西施。

他不知道怎么就有了月的手机号,qq号什么的各种联系方式,然后开始用最直接也是最不管用的方式开始追她。大体上来说都是些“吃了没?吃什么了?早点休息。注意身体,多喝热水”之类的话。我那个时候和八两的关系还没有那么铁,这些都是他后来才告诉我的。他居然说就这样追了人家三个月,三个月,是三个月不是三个星期。

估计月在诧异的同时也是很无奈的吧,请你原谅,他书读太多了,需要点时间来忘记。

我看的出他是真的喜欢月,那种对爱情的美好向往就这么淋漓尽致的体现在他执着的追求之中。我猜想这三个月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流逝,只是单纯的去问候,懵懂的去喜欢,我管他这种状态叫木,木头的木。“如果爱请深爱”是谁说的来着?站出来负个责呗,我这里有个爱情重度中毒患者信了你的邪。

八两在大学这方世界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成长,但是他对荷尔蒙的克制还是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想象。仿佛这满校园的情情爱爱都是浮云,他可以静静的问候她,然后等待一个时机把这一切宣之于口,直达月的心扉。守候着像鬼魂一样的爱情,“我觉得爱就像鬼一样,谁都听过但是谁都没见过”。这句话我听之于一部电影,它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他忙忙活活的准备了好多东西,有很大一束花,还有好多蜡烛。花儿红的就像四川朝天椒,一看就知道是在给月准备,蜡烛很多,我仿佛看到第二天腾讯新闻里他的影子在烛影中晃荡。这场惊喜是八两策划、众人帮扶、抄袭网络而来,它是用来敲开月心扉的一颗石子,八两拿自己未来半个月的伙食费买来的一切像一颗不太会闪光但是很美的钻石。

我记得我当时去帮忙了,八两啊,你当时就连一套表白时穿的衣服都没买,买那么多花干嘛!他在月的宿舍门口开始耐心的一个一个摆蜡烛,一个一个点着,隔着几米远我都能听到他那颗心在以法拉利发动机一样的速度跳动着。我敢相信,他不是因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紧张,而是因为内心对未知结果的无尽彷徨,他害怕竹篮打水的结果,害怕镜花水月的破灭,但是他还是整了整衣衫,然后静静等待。

可悲,当时甚至都没有宿管大妈的一盆水来让他下台,众目睽睽,我眼看着蜡烛在不断灼烧他青涩的爱情,快烤熟了……月最后还是出现了,只是没有走进八两给她用蜡烛画出来明亮如他内心一样的桃形圈内。她在黑漆漆的操场远远伫立,空气中并没有散发出爱意,但是八两没感觉到。他手忙脚乱了一阵,毫不犹豫舍弃了那个摆了很久属于他自己的桃形圈子,舍弃了那个像自己心一样的地方,抱着那捧花奔了过去。

我很好奇他们当晚说了什么,因为依着我的理解,月那样是要拒绝八两的做法。可是他俩居然就以这种颠覆我认知的方式开始谈恋爱了,虽然她只是说先试试,但是八两那段日子仿佛得到了整个世界。他和我多次形容过那种拉拉手就会脸红心跳,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导致失眠的感觉,第三次我想把他眯起来的眼睛给缝起来。那段日子他似乎喝酒都能多喝一些,喝八两白酒之后居然还能怼几瓶啤酒。

我真的不愿意承认他们还是按照我所想象的走到了再见。月始终没有觉得自己对八两有那种心砰砰跳的感觉,其实我更愿意说是八两那时候就不懂女孩在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甚至我觉得他肯定就傻兮兮的笑着,开心的像个十足的傻帽。月比他幸运,分手之后找到了一个一直谈到现在的男朋友,与和八两的爱之间兴许就差那么一点点玄之又玄的东西。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就是那一点点的差距使得他们的过去注定只能是八两在心中的回忆。如果再来一次你还会这样吗?我替他回答:会!

那个时候天气不冷,花的颜色不冷,甜辣辣的川妹子也不冷,但是八两心里却拔凉拔凉的。

甜辣辣是八两对月独特的体会,我也再没见过谁会把甜和辣放到一起来说。

我是相信因果的,但是怎么都没想明白这件事,是什么样的因才能使一个懵懂大男孩如此赴汤蹈火,而他赴汤蹈火之后又为啥会有了这么一个结果。想不通,我只能把这一切都归结到神奇又不讲道理的爱情上去,这一次我算是见着别人的爱情了,虽然怎么看都像是单方面的。

那时候的八两一个劲儿的说自己不懂。

(四)

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影响,随着他继续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成长,我甚至觉得他早就把这事给忘了,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件我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很缺心眼的事。

那一回我和八两还有小白三个人喝了丁点酒之后在校园里但凡有情侣的地方高唱分手快乐。小白是比八两还不懂这些的一个兄弟,所以我管他叫小白,课本以外的东西基本没什么认识那种白,空白的白。

小白跟着八两唱我可以理解,可问题是我这个自诩情场老手的人居然也跟着他没心没肺的嚎叫。那天晚上酒喝的很少,也没把任何人唱分手了,我们三个一直游荡在属于情侣的夜色中,八两在成长的空暇终于还是抽出了点时间来难过了。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只能看着他经历着一切,因为爱情里没有对错,只有选择,痛苦的根源是选择的错误,不管你是愿意那样选还是不愿意,这一次我只能说兄弟,你的选择出了问题,就别跟自己过不去了吧,再喝就醉了,醉了就白喝了啊。

第二天之后,好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听他提过这事。我们三个开始合计着考个证,为自己的大学生活增加一点价值(其实是他俩合计的,我只是想去旅游,因为他俩说要去洛阳考)。之后的一段日子平淡的像杯白开水,没有味道但是不喝又不行。

洛阳之行在我的期盼之中到来,三个男人的考试,居然和这俩货睡一个标间,把两张单人床合起来变成了一张三人床,不过是横着睡。八两是洛阳人,虽然不在洛阳市里,但也算是半个地主,所以第二天请我们俩喝了碗羊肉汤,吃了个饼,不愧只是半个地主。洛阳的水席我到走都没吃着,念在八两当时还小,我原谅他。

好时光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不断回味,想起三人以考前放松为借口在洛阳老街上行走时的情景,我仿佛可以看清楚记忆中那家书画店的那幅牡丹画。这个城市到处都是牡丹,牡丹做的吃的,牡丹做的香料,浓墨重彩的牡丹画,还有美丽如牡丹一样的女子。当时我一眼看中一家店里正对街面的一幅画,那几朵牡丹我是很想带走的,但是害怕话一出口暴露了口音被店主宰上一刀。于是戳了戳八两,让他帮我用他家乡口音问价钱,然后就被老板连拐带骗的带到店里去了。

我得知画不是很贵之后就开始对老板各种拍马屁,以博取最大的利益,那副嘴脸大家还是不要看到的好。最后老板答应给我们三个每人题一幅字,还说他有自己的字体之类的话,我一直都在说,嗯!“索知若痴”四个字现在还贴在八两的床边,倒也贴切。

老街上我跑来跑去,故意在他俩面前大张旗鼓的给女友买各种糕点,老八件、牡丹糕、各种各样,刺激的俩小伙子一路上都没帮我拎一件东西,不管我怎么谄媚都不帮。自己做出来的果还是自己担着吧。于爱情是这样,于秀恩爱也该,唉。

洛阳之行很是圆满,小白考到了证,八两满血复活,我累的半死还没吃到洛阳水席。那个城市我去过两次,每次都有一个假洛阳人作陪,但没一次吃到水席,是为一憾。另外一个假洛阳人我这里先不说了,会有机会的,我会专门介绍这个有趣的人。

八两在大二的时候又交了一个女朋友,不是甜辣辣的,我感觉像加多宝,凉茶一样的女孩儿。他说是很巧合的一个认识过程,其实我觉得大不了就是他无聊,她也无聊而已,能有多巧。我喜欢叫那个女孩凉茶妹妹。

八两的成长速度可以客观的量化成这样: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心理年龄是十四岁,大二的时候我感觉已经有十八岁了,就在我很害怕他会心理营养不良的时候,这个已经不那么愚蠢的家伙给自己找到了栖息处。对,我觉得凉茶妹妹于八两是个栖息处,而八两之于凉茶妹妹就像是月之于八两那样,他们俩开始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只是他的一个驿站,但是出于对兄弟的这份情感,我没告诉凉茶妹妹。唉,该死的轮回,不停的转,谁能知道谁对谁错,如果非要承担因果,那八两对凉茶妹妹的因果我来担吧,毕竟我是明知结局却依然牺牲了凉茶妹妹,为了不让这个傻兮兮的八两心理营养不良,不让他长歪了。

(五)

他无聊的翻看着手机,突然从一个同学的动态里看到了一道倩影,是一个半开玩笑的求脱单信息。八两好奇之下,问得了凉茶妹妹的联系方式,然后她倒了霉,他走了运。后来我和八两说他这种好奇的毛病得改,可惜是后来才说,晚了些。

在这世上每个人都会碰到一个一见如故的人,仿佛前世已经识得,只是今生才得以相见。这是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有些时候两人会是注定的恋人,但也有挚友,注定的那种。其实八两和凉茶妹妹该是后者的,但是最后却变成了互相只记得姓名的朋友,只因为最初方向走错了吧!八两虽然成长的够快,但当初大概也就十八岁的心理年龄吧。造物弄人,回头已不见牵着的你,再见吧,愿你安好如初,不曾被我牵绊,我只会站在你记忆中我脚下的那一点土地,再不跨出来一步。

他俩很聊的来,八两和我说他和凉茶妹妹在一块儿时总有聊不完的话,但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并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他和凉茶妹妹交往的日子不太长,那段日子他也没有肾上腺素分泌过多而失眠,他睡的都很好,很开心。但这显然不是他追求的那种爱情,没有荷尔蒙勾动,只是那种单纯的谈的来而已。这怎么能成呢?

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白,没有红的玫瑰、白的蜡烛。一切都自然的让人觉得哪里不对劲,她不苛求任何东西,觉得自己得到了该得到的一切,好女孩儿,其实我当时想劝你来着,但是从你的眼里我看到了对八两爱的火花,你是认真的。那你就认真吧,至少不会欠下自己什么。他牵你的手了吧?毕竟校园中的我们对于恋爱还是有些地方需要形而上学。凉茶妹妹的心里肯定是火热火热的,她那些日子可能是失眠的吧。

当八两从她的全世界路过的时候,她像一杯凉茶,在成长之路上走累的八两举杯干了凉茶,却没有再次拿起茶杯,而是拂袖,继续前行。八两曾问我他做的对不对?我说塞翁教给世人的也只是福祸难知而不是断定何为福何为祸,我又怎么敢妄加评论呢?兄弟,我只是觉得这次你的选择又出了问题,因为这一次你谈恋爱的时候我没有过那种想把你眯起来的眼睛缝上的感觉。尽管出了些问题,但是没有凉茶妹妹的问题那么大,我无意苛责任何人,任何事,只是觉得她也是个不该伤心的人而已。

  世上没有永远解不开的问题,也不会有什么事会一直错下去。他俩终究还是不合适,我其实真的想让凉茶妹妹当八两一辈子的挚友,这感觉很危险,内里有太大的因果,我承受不来。所以对不起,我不说。八两和她说的风轻云淡,但是这个善良的男孩儿还是免不了被浓浓的负罪感折磨。对此,由于他是我的兄弟,所以我说:活该!如果是外人,我都懒得正眼瞧他。

  于你,好姑娘,希望你不要牵挂着他,在你心中他只占半分最好了,就这半分也得是看在他出现于你最美的时光里。不管他带来了什么,好的坏的,美的丑的,都让它静静地待在岁月深处吧……

(六)

  这次八两的分手不用多喝酒水,不必声张于全世界,我依然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有了思考的过程,他站到阳台上思考时不只是看到对面阳台上的那些没晾干的衣服了。他后来才突然说,他做的是对的,我说你开心就好,有些事有些人必须经历,所以就得有另一些人去做,没什么对不对的。

  我与八两还有其他几个兄弟一起去嵩山少林寺走过一遭,最终也不知道自己登上的是不是最高处,只知道其实山上的人和山下的人看到的东西是差不多的。都是白茫茫一片,只不过登上来之后满眼都是白茫茫,山下时得抬头看一眼。嵩山海拔只有一千四,我家乡海拔也是一千四,从没想过爬上自己家的沙发会累得脚软。八两当时给我拍照的时候说我很牛,居然穿着双皮鞋。我当时还是面色深沉的装出了故意为之的样子,心里在哭着喊,我以为只是去少林寺看方丈的啊。

  青春岁月中总有那么一两次游玩会让我们记得清晰,于我而言嵩山之行算得上一次。事隔经年我至少可以吹嘘自己穿着皮鞋征服了嵩山,还有个兄弟夸我牛,而不是骂我傻叉。后来居然被我的歪理带着去穿皮鞋的八两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面子问题,你懂得。

久之,故事被岁月覆盖,八两的这段爱情故事再次在他飞速的成长之下被抛之脑后,他傻兮兮的发自拍,这时的自拍和之前已有了太多的不同。不同在于细节,有些日久不见的朋友没有看到任何不同。还是在评论一些幽默的话语来调侃八两,他此时只是看着,然后笑一笑找找当初的感觉,看似认真的回了他们。

天知道八两是什么样的狗屎运,大三上学期时我们几个轻狂的企业家梦醒了,决定要考研。正值其他单身狗都大呼想要个女友一起自习之时,影出现了,像预先设定好的那么恰如其分。又是一个甜美的女孩儿,看着如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恬静的美。

(七)

这一次我觉得是一场双方面的恋爱,终于。

他说很巧,又是很巧,就像和他喝酒的时候他总会说这酒不错一样。不过听了他和影的结识过程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除了他因为好奇的毛病而要了影的联系方式之外的一切确实有些缘分在里面。对,又是不要脸的好奇,他始终不愿意承认那是青春的原始冲动造成的。

影本来不该是那节课的,可是一切都像是写好的剧本一样。她出现在他们班的课堂,他做为班长肯定第一个注意到这个不属于自己班里的身影。八两后来和我说他就是因为好奇而打听影的QQ号的时候,我就和他说一句话:那约着去上自习也是好奇?你是不是警察局义工啊你。他讪讪的笑笑,也不说话了。

好奇这个词怎么就被八两抹上了青春的气息我也不好解释,反正之后我看到或听到谁说好奇的时候都会觉得此人心怀不轨。这是他给我造成的词语曲解后遗症,他得负责。而且这次我再问起他和影的感觉的时候他的眼睛眯成的那个缝隙又让我有了想缝起来的感觉,我开始讨厌这个好运的人了。

八两像个傻缺一样单刀直入的约影去图书馆自习,影也丝毫不害怕这是个鸿门宴的去了。我觉得吧,影知道这是鸿门宴,或者她根本就希望这是个鸿门宴,有时候少男少女之间那种感觉对了的时候就是这么不计后果。

我这个缺心眼的兄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自习上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走了,说是去办事。我当时听到这里时想给他一巴掌,完全没有绅士风度,极度违背男性本能,唉。还好影不傻,嗯,比八两聪明,她走的时候在八两那里放了张字条,还有袋奶。八两说字条他现在还留着,以后也会留着。

他这一次算是正儿八经的谈了场恋爱,他会把车骑走送影回去,而我走回宿舍。我只是想打他而已,我发誓从没想骂他,都是直接打。不是因为他重色轻友,就是因为他幸福的同时还不忘冲着我眯着眼睛笑,臭美的简直在作死。

这段感情里他俩吵吵闹闹,合合分分走的日子不是特别长,但是却美好的像是一个世纪。只是有那么一个小问题没解决,信任。这个大家都觉得是小问题的事,却导致了这段年轻的爱又一次的消失于这个大学里。学校有几万人,情侣有几千对,多这一对不多,少这一对不少,可是于他们两人来说却是狠狠的失去了彼此,目前为止爱的最真切的人。

这一次八两学会了两件事,一、酒不能喝到自己没有知觉的那种醉。二、恋爱不能谈到把自己都忽略的那种醉。我说这些只是现在的看法罢了,以后的事情谁能知道呢?教科书还会改版呢,何况生活的导师上课都不是按照常理出牌。万一哪天你突然有一时疯狂而不可遏制的想找回一切之时记得给自己一个巴掌,然后告诉自己,有些事就算知道要后悔也得做,谁还不被岁月欠下点儿什么呢?谁又能知道多年之后我拿起现在写的文章不会看着看着忍不住捧腹,这一切都不得而知,所以我们才会对未来充满期待。

她第一次和他说分手时,我们刚好在喝酒,八两拿起酒死命的喝,好像还哭了。他这次是真的受了伤,黯然神伤,我在想年纪轻轻的何必呢?丝毫不提自己也曾这样过。对于被月分手,只能说是对于美好爱情的憧憬的破碎,那颗还未曾成长的少年之心的莫名失落,还有失败。而关于影,是爱,实打实的爱,没有失败与否,只有伤心。他说疼,从胸口里边往外抽抽的那种疼。

他悄悄把自习室的书搬走,像个逃兵一样搬走。可是过两天他俩又手牵手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感觉晕,感觉看不懂这一切,但这一切又好像不是那么难懂。爱嘛,你愿意打,我愿意挨着,大家都是你情我愿。只是我觉得八两好像多少有点不一样了,此时他懂得了一件事,酒,是不能喝到自己没有知觉的那种的,那样白喝。

他俩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悄然出现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但是我依然抱着莫名的希望,期盼他们可以磨合过来,我希望这段爱走的很远很远。影开始翻看八两的聊天记录,但凡有点问题就是一场暴风雨,八两第一次觉得累,明白了爱之不易不仅在于难得,更在于不珍惜。

八两总是在颠覆我的认知,使我一度以为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不过,关于和影的分开,我算是料到了一点。当影第二次和他分手的时候他嗓音沉重的打电话给我,说自己很难受,想抽根我给的烟。我知道,那事儿还是来了,像支会转弯的箭扎在八两的胸口,箭尖儿准准的钉在八两的心上,十环。他静静地听歌,话也不多,理由是不想我跟着一块儿闹心。他眉梢渐渐多了一点男人该有的坚毅,他说爱情是真的,但是不合适也是真的。

那晚没有喝酒,不该喝酒,而是静静的失眠。我在脑子里想着要把八两的成长写下来,像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成长手册一样,文笔什么的也不追求,能看清八两这一段岁月就够,能看到一个男孩儿的短暂而又丰富的经历就好。几天之后,影再次来找八两和好,八两和影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八两不再回头,当他被赶走第二次的时候,他失望透了,但是丝毫不怨恨,伤心但是不再心痛。得到一个男人的心往往只是那么一瞬间,比如一张留在桌子上的纸条,而失去它却需要狠狠的用力的伤,比如一次又一次一样的分手。女孩儿都是富养起来的,于感情需要经历一些事,才能知道珍惜不只有在失去之后,当然,这些经历都不那么好接受。

无情的自然法则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恋爱总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生物的本能让我们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本能的避免重复的伤害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过程叫做学习,于八两,他害怕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痛苦,所以他放弃了眼前的甜蜜爱情。他也想教会影怎么样真正的爱一个人,爱,不光是种感觉,还要有些出于爱的本能行为,比如漠然走开。

生活是生下来活下去?那生存呢?想那么多干什么,你不累么?管那么多你不累么?短短的二十来年岁月没有教会我什么大道理,也没有那种多年后回首对青春的回味。只是写下一个身边的故事,八两是平凡的人,现在为了快乐而放弃玩耍,埋头考研的平凡学子。成长的让我目瞪口呆,一度颠覆我的人生观的八两。

如果说时间会证明所有,那么我愿意去守候未知的一切。

不管答案在明天的明天,或者比很远更远。

岁月告诉所有人,生命的印痕不要随便留在不该留的地方,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擦去。

时光不复当年,只谈寸金难买的是寸光阴,而那一寸光阴最大的价值莫过于与你共度。八两的运气不好不坏,经历了该经历的一切,然后阔步向前,与他共度光阴的姑娘,记得他吧,他叫八两。

成长就是不断的折腾,他长的很好,居然硬生生用应对高考的方式应对岁月的考卷。切莫浪费了时间,切莫辜负了对我们好的任何人——那些愿意花费只有一次的青春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人。

青春岁月静好,你我不期而遇,若有意共饮,只喝半斤,最多八两。

树青青,水清清,云轻轻,人亲亲。

他最后其实啥都没说,但是我觉得他想说:我懂了,你还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鼻子一酸就想哭出来 可是大晚上哭 第二天眼睛会很肿呢 瞧 我就是这样一个连哭笑都不能随心的人。 我知道一个人不能太...
    斐斐斐斐斐阅读 15评论 1 1
  • 沅茵 七十年代冬天的早晨,一轮红色霞光铺满大杂院,格外的灿烂,格外的明亮。老人说那不是冬天,也不是霞光,更...
    沅茵阅读 73评论 0 1
  • 寺中无人 那只佛陀也就没有必要拈花一笑 他只需躲在经幡后面 完成对世俗的垂帘听政 听完一千遍钟能不能修成正果 透过...
    小殳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