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城

路人


抱歉,把酒杯收起来吧。

我没有故事不能讲给你听。

你问我擦肩而过是什么感觉?

不好意思我忙着发微信,忘了。

所以就是这样,我们很难在行色匆匆里找到什么感觉。


哦,前面那个外国大叔的古龙好刺鼻。

这姑娘手里的MK不错。

然后你记得什么了?是雏菊还是鸢尾?

都不是。


1.齐齐哈尔

人家问我是哪里人,我笑而不语。就好像说了你就知道一样。

在这里我有过撕心裂肺的体验,号啕大哭一夜,然后心高气傲的过了三年。在那以后也算是给所有的故事一个无可厚非的理由。

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

屡试不爽。

别挡着人家路人乙丙丁戊。

时至今日我依然很感谢也很怀念那个自己。

这大概是最大的收获。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2.北京

我现在大三,在南京到齐齐哈尔的路上五次中转于北京。

我喜欢京片儿,特好听。就像是傍晚巷子里有一鹦鹉,嘿,开口就能报菜名,听得人直流口水,得嘞,今儿这盘棋下完就回家吃饭。

许多人一边拿着刚出锅的煎饼果子一边这样想着挤出人仰马翻的公交地铁。

如果非要说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除了北京国安,除了三里屯,除了炸酱面,除了二号线……是首都博物馆。

有幸遇到欧洲钻石工艺大师现场镶嵌,大概是女人对珠宝与生俱来的感觉,甚至会觉得他手上像是一片云烟,无声无息,没有北京城里的弦子,没有那些吆喝,一个愿意去承载愿意去经历的城市,熠熠生辉。

对这个偌大的首都而言,我大概就是一段盲肠,它可能会爱我,也可能丢掉我。

而我,也只是经过。

这次,但愿我是棵树。



3.南京

三号线。

如果你一定要我说点什么的话那一定是三号线。南京站,南林大,鸡鸣寺,浮桥,大行宫……大行宫一号出口旁边经常会有街头买艺的老人,二胡,竹笛……在零钱口袋的犹豫里,还是悻悻过去,不得而终。

刚来南京的时候大抵我是好奇中带着畏惧,诚惶诚恐。

如果你现在问我今后会不会在南京生活,恐怕还是未知。我曾在重八的历史里读过南京,也在李志的喉咙里听过南京,说不上迷恋什么,但从北到南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我已经习惯了这里。或许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开,恐怕我会经常回来看看二胡卵子。

金陵城一曲,梧桐树一诺。大概是最让我动容的地方了。无数的爱情在这里萌芽,却也在这里入土。在这座城市生活时间越久越会觉得有味道。

嗯,鸭血粉丝的味道。



4.上海

我很喜欢这里,即使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就算是站在人流里,灯火通明喧闹不息。

这一次我不想谈什么存在,什么兼容并包。

这里的繁华,让我觉得很舒服。是想要大醉一场再酣畅淋漓奔跑。

这里才是我想要的感觉。

街头巷尾甩开了许多城市挣扎在“老年迪斯科”边缘的无力感,像一只高傲倔强的小鹿,仰着头,也懒得说一句你好。

嗯?你说这里找不到自己?

不好意思,我从来就没奢求过什么归属感。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

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桃花扇,从来都不在这里。



5.路人的路

抑或是想要的太多,最后指尖能留下的就成了惶惶若风。

小时候最苦恼的事情就是和外婆出门。

傍水的市郊,三两飞雁。

三步偶遇老邻居,五步又逢旧相识。

小孩子耐不住那些家长里短的寂寞,只能买一大包爆米花左右张望。

那些我曾经用来打发时间查过的路灯,大树,也随着时光的洪流一点点冲散。对上了年岁的老人来说,故人旧友是自己曾恰同学少年的印记。那些儿女姑嫂道来的故事也都缄默在我一袋又一袋的爆米花里。

“上路吧”

我仿佛听见许多人对我说。

“路?路在哪里?”

我第一次这样的问自己。

没什么邂逅也没什么相识,

每一句“hello,stranger”都被揉碎在了“瓜子饮料方便面”的轮子里。

我是匆匆旅人,但我从来不戴面具。

时光在打磨,也在消磨殆尽。

如果可以,我还想去一个新城市。

但其实又有什么差别,

上了路,我们都是路人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喜欢说“呵呵”的人配常说“呵呵”的人,因为自己就这样,所以看不出彼此的二逼样,自然也不会嫌弃和鄙视对方;喜欢点赞的...
    文艺女青年专治各种不服阅读 1,024评论 3 19
  • 1、擦水乳霜时不注意避开眼周、只顾一通乱拍。特别有些女孩会把水乳特意用在眼周 为了省略:眼精华和眼霜这个重要环节!...
    护肤知识阅读 94评论 0 0
  • 考核,什么是考核? 考核是企业运行状况诊断的重要内容,并可以作为组织绩效改进的一个有力措施,帮助员工职业生涯发展规划。
    鼗豸爻爻阅读 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