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成长记

从小到大我是被爸爸宠着的孩子。

妈妈生下我之后,爸爸愣了一天,第二天才去买蝤蠓什么的给妈吃。

这些是妈有天谈笑中说起来,我只知道,从小到大,爸爸以他所能知道最好的方式爱我。

或许是受爸爸影响,家里人都很宠我。像天性乐观幽默的大舅舅,到现在,有时还戏谑地叫:“吴大小姐,吴大小姐来了!”

所以(我是否可以这么说?),到我23岁结婚以前甚至结婚后好长一段时间里,我是不会做菜的。

在家里,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想过要我做菜。甚至,在他们生意和家务最忙的时候,他们也都是自己能做自己做。或者,在偶尔叫我洗菜拣菜的时候,我只要说:“我的作业还没做!我的书还没看!”他们就会以比我还焦急的口气说:“赶紧赶紧!去做作业!去看书!”

记得有一次,大概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在河边洗菜,其中有一道菜是水龙鱼(即水潺)。邻居看后回家呵呵大笑比划着给妈妈听,说我怎么对软绵绵又溜溜滑的水龙鱼费劲地开膛破肚。

那时的我对这一点也不在意,还有点沾沾自喜。大概可能(现在已无从推测当时的具体想法,只隐约感觉)觉得自己只要把书读好,饭和菜都是现成的吧?!“洗手做羹汤”的日子应该离我很远吧?

时间过得飞快,书没读多久毕业后谈婚论嫁。嫁人妇成人媳后,马上感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欠缺。

婆婆是开食堂的。食堂的菜吃多了不免腻,所以我们在吃惯了大锅菜和食堂的重口味后,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己炒菜。

而这时,大显身手的就是我那能干的妯娌妹妹和我家小姑子。俩人都是炒菜能手。尤其是我那妯娌,拿起大铲,站在门口的大铁锅边,铁锅下支着的的一米多高的大煤炉兹兹地红旺旺地烧,她的铲子在锅上欢快飞舞。我看这哪是拿着大铲在钢铁煤灶大锅边做一食堂厨子,简直就是穿针引线天上人间轻巧美丽的绣花女!不一会儿,一盘又一盘美味新鲜出炉。我在大快朵颐的同时,又感到深深的羡慕,还有一丁点自卑。

于是,回家时,老爸若在厨房炒菜,有时便不免在他旁边多站了会儿。

记得有次回苏家,也在大锅边炒了一道菜——最简单的西红柿汤。在锅里放了点油,油热后下西红柿翻炒。婆婆在旁边笑咪咪:“今天看你做菜啊!都没做过,试试也好。”我含笑,又把鱼饼切成薄片儿,翻炒,再下小虾仁,水,嫩豆腐。烧开后加寸把长的葱绿段儿,起锅装在瓷白色碗头公里。婆婆舀了热乎乎的一调羹,点头,说:“不错,不错,好看又好吃!汤很鲜甜!”

得到婆婆大人夸奖,心里美滋滋的。其实婆婆不知道,这是我稍微花了点心思在爸爸家看的。

有了第一次的初试告捷,学菜劲头一发不可收拾了。

电视,报纸都成了我学菜的好课堂。坐电视前,一看到做菜节目,就拿出纸笔记下,兜着围裙的刘仪伟是我那时最喜欢看到的“油腻大叔”;读报纸时,美食版的菜品推荐,只要不是太复杂,基本被我用剪刀咔嚓咔嚓剪下;到外地一些餐厅吃饭,好吃的我总要揣摩研究食材和制作方法,可行性强的就随笔把它记下来以带回家学做。老公戏谑我:“学菜之路愈拓愈宽,愈宽且远。”

不多久,家里就有了几本厚厚的菜谱。刚开始做菜时,菜谱就翻开摆在一边。犹记得公爹和老公有时会取笑说:“今天这个菜要放几克盐啊?那个菜白糖要几克啊?”

当时喜欢给菜取名字。公爹有次跟朋友吃饭,我刚好在厨房,加了两盘菜,都是简单又有趣:一曰“波黑大战”——菠菜炒黑木耳;二曰“黑白两道”——豆腐加黑芝麻沾蜜糖。

又有一次,过年迎新的除夕饭,我邀请公公婆婆、小叔子妯娌一家来我家过。和女儿连夜翻菜谱,查电脑,做足功课。有一盘菜是“喜鹊迎春”。虾挑去肠线,背部用剪刀裁开一条缝,虾头反转,穿过背部,竖立,如一只鹊鸟,粉干油炸,似一鸟巢,旁边西兰花点缀,青青似树(虾造型部分现在看好似有些残忍,但我不知该怎么对待那些食材。如果它们在世时能安享天年,被端上餐桌后能给人营养和美味,应该是得其所)。那次的菜赢得了一家人的称赞。大家说:“啊,这满桌的菜,你真用了不少心思!”

会做了一点菜,有时亲朋好友团聚,便想请他们到家里坐坐,吃饭。老公说:“现在还有谁请别人到家里吃啊?!到外面多方便!”可我还喜欢在家里烧。一是从我家庭主妇的角度考虑,经济卫生;二实在喜欢家里的那种亲切热腾劲。买,洗,切,烧。有时一天忙下来是有些累,可亲朋相聚的那种融融乐乐,消解了我的辛苦。有时也难免匆忙,做出来的菜离预期挺远,但朋友们都不在意,还鼓励我:“好吃,好吃!”我知道,大家珍惜彼此相聚同桌同餐的时光。后来,又有朋友说了句话,当老公反对时,我可以用它拿过来做名言抵挡:“在家里吃是最高规格的待遇。”只是,这几年,随着大小酒楼的林立,随着人们出入吃喝场所的频繁,也随着人们的忙碌和其他一些原因,“最高规格的待遇”越来越不起眼,也越来越少了,或者它也变成了“敝帚自珍”“自我解嘲”。

做菜有时要靠心境,也看心情。记得暑假,自己整天烧菜。早餐,中餐,晚餐,一天的时间是在这三餐里过的。有时会想:“诶,时间怎么过得恁快?一下子的功夫又要做菜了?”懒懒地,便有厌烦应付之意。有时会想:假如不用做菜,自己这时会干嘛呢?该不会看看书,写写字,邀上三两朋友到处走走吧?多消遣惬意呢!有时望着栅栏外静静的河水,不知怎的三毛《永恒的母亲》又浮上心头:“母亲的腿上好似绑着一条带子,那条带子的长度,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大门虽没有上锁,她心里的爱,却使她心甘情愿把自己锁了一辈子。”自己又想:假如母亲不用做饭菜,她的时间会怎么用呢?她最喜欢做什么呢?我这做女儿的,从未在母亲忙着洗碗做饭菜的时候上去帮帮她。而且,少时放学回家,发现饭菜稍不合意往往会嘟嘴——想着想着,便低下头专心做我的菜。

老公回家,往往会做深呼吸幸福陶醉状:“哇,好香!”桌上的菜已摆好,倒上一杯他喜欢的酒,酒快见底时满满地添上一碗饭,他有不知何时学起来双手接饭,说:“娘子赠饭,谢谢!”我说:“饮食夫妻,应当!”

这两年,愈发现自己在做菜方面的简单,亦似有“返璞归真”的境界与追求。记得上次友聚吃饭,一大桌十几菜,十来个当季时蔬,基本凉拌,蒸煮,省时方便,没想到大受那些吃惯了油腻的肠胃欢迎。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常常会采取简单的方式,盐水蒸煮,细嚼慢咽。有次,很欣喜地跟老公说发现:“饭里有甜味呢!”老公显得很知识广博的样子说:“饭,本来就是甜的。”“菜,也都各有各的味道呢!”

“人间有味是清欢!”微信里说:“你以为你在追求健康简单的生活方式,其实是你老了。”我老了么?呵呵!“丁零零......”这边电话响起来了,“晚上买菜,一定要记得买排骨,买那种有肉的排骨,啊!”

好,又要开始我的厨房奋斗史了!

——前段时间听到一段话,在此录下,权当后记。小姑子一个常在外地的朋友对我说:“听说你炒菜很厉害?”“哪里哪里!”“听说你烧鱼的时候,要站在凳子上,鱼一扔到油锅你就跑,凳子都被你踢翻了,哈哈哈......”

 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每天下班回家就忙着做针线活。她会吩咐我怎么准备食材,怎么做,如果碰到比较有难度的,就让我给她打...
    mimi播报阅读 87评论 2 6
  • 电影《小森林》是讲述一个日本女孩的故事,拍摄者以女主踩脚踏车在森林里骑行开篇,灰白色被风吹起的衬衣,两旁郁郁...
    雨后却斜阳阅读 83评论 0 0
  • 你以为我天生就爱做饭,错了,不是的。阿仔说:“妈妈,只有你们这代人爱做饭。小时候你们被家长要求,不得不学做饭,长大...
    mimi播报阅读 225评论 3 5
  • 2011年10月20日为什么糊涂 回家的路上,晓晓打了个喷嚏,妈妈有点紧张:“怎么了?”却说成了:“怎么办?”说完...
    羊羊羊羊汪阅读 7,702评论 2 12
  • 说起早恋,相信大部分人第一印象就是高中生早恋。高中时男女同学要是谈恋爱,可是生怕班主任知道,一旦班主任知道,那地下...
    妖妖静子儿阅读 4,609评论 8 6
  • 雾霾依然继续,天气还是那么阴沉。不过周末人总是轻松惬意的。两场精彩的NBA比赛,一扫天空的阴霾。勇士对阵76...
    救赎的公牛阅读 168评论 0 4
  • 每日精选笑话:非要我们当天完成 老师:“大家平时要耐心点,罗马也不是一天就建成的。” 小明:“可老师每次布置作业,...
    火锅家族阅读 149评论 1 2
  • 徐俊除了妈妈之外,她还有另外一份属于自己的职业,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每天的培训产品多而杂,再加上照顾家庭和...
    思维导图实战派何亚婕阅读 1,19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