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前桌后桌

课间。

郭莹转过身来对凌襄说:“凌襄,作文给我看下。”

凌襄:“没问题,要看哪篇?”

郭莹:“全拿来,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值满分。”

凌襄一边翻抽屉,一边说:“那是肯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才压子建,貌胜潘安。”

郭莹身体向前倾,一手捂住胸口:“噗……咳咳咳……拜托,想帮我省钱都不带这样的。我这两天还想吃饭呢。”

凌襄:“既然这样,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饭卡拿来,你不吃我吃。”

郭莹转身拿出饭卡递到凌襄面前,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凌襄说:“拿。”

李怀德大声道:“拿,凌襄你不拿不是男人。”

凌襄:“你才不是男人,你就忍心看我们如花似玉的小莹饿肚子?你还是不是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只要是个人想想都觉得心痛,你就是连内心都腐烂了的木头。”

李怀德:“墙头草!伪君子,你就是一坨。”

凌襄理都不理他,转过头来赔笑着对郭莹说:“我这不开玩笑嘛,快点收好,一会我请你吃饭哈。我怎么舍得让你饿肚子呢,绝对不会的。”

郭莹忍住笑,低声道:“可是我答应了中午请陈玉莲吃饭。”

陈玉莲脑袋一抬,笑着转过身来道:“对啊,郭莹说中午请我吃饭的。”

凌襄:“这算什么问题啊,我一块请了。这下行了吧?”

李怀德:“还有我!我也要!”

凌襄:“你滚蛋,木头不用吃饭,找块肥点的土壤吸收去。”

郭莹:“不要这样嘛,我看李怀德也挺好的,一起吃才热闹嘛。”

凌襄:“好啦,好啦,既然你开口就算他一份吧。”

李怀德:“重色轻友的家伙,嘿嘿,有饭吃真好。”

凌襄:“哼,贪便宜。”

李怀德:“嘿嘿。”

郭莹:“那谢谢你囖,作文找到了吗?”

凌襄:“客气什么,找到了,拿去。”

-------------------------------------------------

张岭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坐张岭背后的李建良画了个乌龟悄悄贴在张岭衣服背后,司马侧身看,李建良打手势让司马望别出声,司马望笑一笑示意明白,同时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后背,以防被暗算。

李建良向张岭前面的郑宇打了个OK的手势,郑宇会心一笑,摇摇张岭道:“张岭,晓明老师找你。”

张岭眯着眼抬起头来,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往外走,班里见到的人都捂着嘴偷笑,有的还笑得很大声,只是张岭迷糊的脑袋根本没想过他们是笑自己,还在抹脸擦眼屎好让自己看着精神点。一路上张岭去到哪,笑声就到哪。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张岭强打精神走到办公室问道。

“嗯?我没找你。”

晓明老师正说着,看到其他老师脸上的笑意,想了一下,接着道:“转过身来我看看。”

张岭迷惑着转过身去,晓明老师一看明白了,眯着眼笑道:“我想起来了,那个你帮我叫一班的邓月明过来一下。”

张岭“哦”的应了一声就往外走了,心里嘀咕道,奇了,今天的人怎么了,这么好笑?等张岭踏出了办公室,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笑翻了。等等,是不是谁搞恶作剧了,我想想……张岭路过教室的窗外的时候特地照了下镜子,没有啊,脸上也没什么啊,奇怪,难道我在做梦不成?

张岭带着一脸的迷惑来到一班,邓月明正在走廊上。

“邓月明,晓明老师找你。”张岭说完带着一脸的疑惑看周围的人。

当张岭侧身的时候,邓月明看到了张岭背后的乌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你不觉得今天周围的人看到你都在笑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正奇怪呢?怎么样了,怎么回事?”张岭急忙道。

“你伸手摸一下自己的后背。”邓月明忍住笑道。

张岭伸手一摸,一接触到纸就感觉不好,等那只大大的乌龟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笑翻了,而张岭的脸也彻底绿了。

“尼玛,混蛋!谁干的,我要杀了他!”张岭吼着走回课室,一课室的人看到张岭气急败坏的样子回来全都笑得直不起腰来,笑得肚子疼的大有人在。张岭看着这群人,是又气又无可奈何,只见他走到司马望身边,大声质问道:“司马,是不是你?!”,那样子,要是杀人不犯法的话估计他肯定是大开杀戒了。

“天地良心,绝对不是我!”司马望连忙否认道。

“那到底是谁?!”

张岭气疯了,大声道,他知道司马望一定知道。司马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李建良,摇摇头道:“不知道。”

“李建良!我杀了你!”张岭从司马望的眼神里找到了答案,大吼道。

李建良看到司马望的眼神瞟了一下过来就知道坏事了,张岭还没发作他就远远地跑开了。

……

“老师,你找我吗?”邓月明问晓明老师。

“嗯,是的。”晓明老师道。

“什么事?”

“没什么,就让你看看在张岭背后的乌龟画的好不好。”晓明老师忍住笑道,旁边的老师又笑倒一半。

“……”

上课,老师还没到,李建良从后面鬼鬼祟祟地跑回座位,

“啊!”李建良刚坐下就大喊一声,立马跳了起来,只见裤子的后面全湿透了,蓝色的内裤清晰可见。

“哈哈……”全部都笑得弯了腰,这两个活宝,实在是太欢乐了。

“张岭,你!”李建良想要发作,张岭面对着李建良面有得色,周围突然静了下来,李建良抬头看老师已经走进了课室,只好哑巴吃黄连,认了。

------------------------------------

吕皖一手托着下巴,叹道:“我以后要是能进NBA打球就好了。”

李畅一手摸吕皖的额头一手摸自己的额头,道:“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吕皖一手把李畅的手拍开,道:“死开,很奇怪吗?”

陈宇民转过身来,道:“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这是天方夜谭!”

附近的人不自觉露出微笑,吕皖道:“愚民就是愚民,永远说不出聪明话来,考虑到你的智商,我不跟你计较。”

郭小冬:“不觉得啊,我觉得陈宇民刚才那句话就很聪明。”

李畅:“我也这样觉得,再聪明不过了。”

吕皖:“你们三个皮痒了是不是?”

陈宇民:“是有点痒,不过你确定你一个人能帮我们三个抓痒吗?”

郭小冬:“算了,陈宇民,考虑到他的智商问题,我们不要跟他计较了,你说是不是,李畅。”

李畅:“那是,不然别人会说我们欺负他个子大。”

众人哄笑。

吕皖:“来来来,看看我能不能把你们三个抓痒,试试到底谁欺负谁。”

吕皖正要动手,三人一哄而散,剩下吕皖一人在那叫嚣。

李畅:“吕皖,告诉你个好去处,WCBA需要你,你只要把头发留长就可以了。”

“哈哈。”众人又笑做一团。

吕皖向李畅追上去,大喊道:“你想进WCBA我帮你,让你如愿以偿!”

李畅边跑边说:“要去你自己去,不关我事。”

--------------------------------------------------

张清:“郭旭,你以前画画得过奖吗?”

郭旭:“得过,还是一等奖。”

张清一脸佩服,道:“真的?厉害喔!什么时候啊?哪个比赛?”

郭旭:“幼儿园的时候,不记得什么比赛。”

庞剑飞:“哈哈,接下来是不是该发展到从此你对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一发不可收拾,在往后的日子里一定努力画画,不辜负幼儿园老师对你的期望是不是?”

郭旭:“滚,你以为小学生写作文呢。”

张清也是一脸笑意,道:“没有了吗?”

郭旭:“没,我一直都是自己胡乱画画,没参加过什么比赛,也不知道有这些比赛,以前学校和家里都不赞成画画。”

张清:“好厉害喔,你还坚持了那么久,而且画得那么好,你一定很有天分的。”

庞剑飞:“嗯,是的,我也觉得你很有天分的,特别是在画裸/女上,哈哈。”

程濂:“庞剑飞,你这样说就错了,枉你跟郭旭一起坐了这么久还同宿舍呢,难道你就没发现他除了画裸女之外,还会画裸男吗?”

“哈哈……”附近的人大笑。

郭旭:“你们,想画裸男是吧,把衣服脱了我立马帮你们画。”

郭旭站了起来:“程濂,你先来,你别走。”

程濂:“不走才怪,你要画帮庞剑飞画,我可没这兴趣。”

庞剑飞也跑开了,道:“我也没兴趣,张清那么仰慕你,你找她画去。”

张清红着脸,拿起庞剑飞桌上一本书就扔过去,道:“去死,你才要画。”

……

--------------------------------------------------

李天楚:“王毅鸣,你下课怎么都不出去走走啊?这么用功,会傻的。”

王毅鸣抬起头来,有点迷糊地说:“没什么好走的啊,刚才老师说的我还不太明呢,我要再看看。”

李天楚:“出去透透气也好啊,有什么不明白的一会问陈奕常就好啦,他给你讲一分钟好过你学十分钟啦。”

王毅鸣:“那不一样,陈奕常说过了,养成自己学习最重要,不能老是依靠别人,自己学会才记得深刻。”

李天楚:“他是忽悠你的啦,他是被你问烦了才这样说的。才不要信他。”

王毅鸣:“不是的,他说的是实话,我自己有体会。”

李天楚:“那你继续努力吧,我趴一下才行,困了。”

王毅鸣:“嗯。”

……

陈奕常和前座的黄彦斌从外面回来,一路说着话。

陈奕常:“毅鸣,在看什么?”

王毅鸣:“刚才老师说的,还有一点不太懂。”

陈奕常:“哪里不懂,要我教你吗?”

王毅鸣摇摇头:“到晚上还不会你再教我吧,我想先自己想想。”

陈奕常:“没问题,加油喔。”

王毅鸣:“嗯。”

黄彦斌:“我怎么没陈奕常这么好的同桌啊?你看李天楚,就一只猪,又在睡了。”

李天楚抬起头:“不要以为我睡着了就说我坏话,你也不见的有哪点好,整天看小说。”

陈奕常:“没什么啦,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可以问我啊,大家同学嘛。”

黄彦斌,李天楚:“那肯定,要不然不是浪费了你的才能。”

---------------------------------------------------

我们都有许许多多的前桌、后桌,也许随着时光的飞逝,他们终将离我们远去,可是我们毕竟曾经有缘如此接近,曾经度过一段宝贵的岁月,有一天我们终将老去,我们会忘记彼此,但是那份情谊,那些笑声,我们会记得一辈子,并伴随着我们走向生命的尽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