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老女人>

销售同事说,世界因我而变;

研发同事说,我因世界而变;

我想说,工资不变,世界就不变。

    揣着单份的工资,去干三个人的活。心残的人会觉得,生活就像美国蒂芙尼旗舰店柜台里的钻饰,高尚!五光十色!灵魂绽放!而脑残的人会觉得,自己简直在和这个世界一道在发光、发热、灵魂滚烫!我没有这么高级的心理素质和人文情怀,我只是残忍的觉得,尼玛这是屌丝的命相。

    整整一上午在中国移动实验室里扮演“测试工程师男一号”,相当于演艺圈里的一哥的地位,干活晕头转向直到午后,为赶时间迎接下午另一家中国联通的会议,我站在透风的阳台上匆匆把一盒“金枪鱼土豆泥”舔得干干净净,之后,我脱掉防辐射服,换上休闲西装,和优雅的帅哥同事,江湖名号“翻版古巨基”的Jerry兄一道快步迈入敞亮的中国联通大厅,我们要去参加一场重要的商务会,我开始改演“技术顾问男一号”,配角,也就是相当于演艺反派角色一哥的地位。商务同事早已为我们办理了入场手续,我们无需多加操心,直入会议现场中心,有点直捣黄龙府的气势。

    进入会场,安静坐下,感受到气场热烈,暖气十足,我条件反射,脱去外套,露出Office套装,开始听Jerry兄在会上发言,伊面无表情、沉着淡定、轻言细语,抑扬顿挫、口水滔滔,为配合他的发言,我顺着他的节奏,不停地在旁边做出略有思考、偶有点头的样子。

    会议进行的很流畅。开始轮到我发言,我站起来,在人头攒动的会议厅里开始响声论道。

    就在我流畅发言的开端,我突然不经意的发现,对面端坐的一位经理级模样的老女人正饶有兴趣的死盯着我,冷面!浓妆!我一面发言一面射出两道目光来测量她的目光落点的位置:是的!她正注视着我!目光落点一直死死地停留在离我脖子下方不到20公分的地方!我不敢低头看那20公分的位置到底发生了什么……深怕被她发现我已经发现了她……

    我一边演讲一边思考如何自然的引开她的注意,因为,她的目光使我言谈极不自然。我借机故意寻问旁边的Jerry兄:“Jerry!你看你还有其他需要补充的吗?”

    这招果然凑效,老女人立马把目光移向了帅哥Jerry身上, Jerry兄一脸茫然一脸阳刚,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你继续吧!”

    尼玛,我相当失望,看了看浓妆冷面的老女人,不出意料,她果然已经把目光又盯回了我。我极不自然的对望着她,继续开始我坑坑洼洼的演讲,一边讲话,一边心里暗自盘旋:我去!不会吧,不可能阿!明显Jerry兄比我更帅更有立体感啊!这是档次上的差距啊!为啥老盯着我看啊,为啥是我啊。。。

    一直到我坑洼的谈话结束,那位老女人还在不停地打量着我,冷面!浓妆!暖气很热!

    我红着脸,直到会议结束。

    当我披回外衣和同事们一同步入电梯时,Jerry兄突然注意到了我,惊讶地说:“哎哟!春哥,你太牛叉了吧,你竟然明目张胆的挂着中国移动的工作证来参加中国联通的会议!我靠!胸口挂着这么大个CMCC的工作牌!你是移动高层派过来砸人家场子的吧!也不怕被人乱棒打死啊…”

    听罢,我大惊!迅速低头,迅速目测工作牌的位置,恰好二…十…公分!前面的一幕幕记忆开始快速回放,瞬间,大悟、冷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